• 第四十一章 奇怪的鱼(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6本章字数:2731字

    吴莫离死死地攥着那个包裹,踉踉跄跄的走上前来,又是一阵咳嗽,道:“这家伙终于被网住了!”

    等吴莫离走到跟前,看到葛秦鉴的模样,也是吓了一跳,急忙凑过来蹲下身道:“师傅,这东西让我抓住了,你看怎么处置?”

    吴莫离喊了两声,葛秦鉴费力的睁开眼,轻轻地说道:“不用管它,是死是活,自有天界主宰。你放开包袱吧,它跑不了的!”

    明看着包袱里的东西在上下乱蹦,很是烦躁,力气却是不小,几乎把那包袱要穿破一般,也不知那包袱是件什么原料制成的,松张力出奇的好,像皮筋一样任里面的东西拱出老远,又重重的弹回去。

    我走到跟前才看清,那竟然是一件绣着金线的斑斓袈裟!袈裟上密密麻麻的绣满了卐字形体。在袈裟的金线上,竟然串联着九颗金光朔朔的星星,却是按照北斗九星排列。

    人们常说北斗七星,其实不然。在七星之外还有不太明显的左辅星与右弼星,合称为北斗九星,人们常把它们叫做七现二隐。这也就是道家的九曜星。

    而袈裟却是佛家的着装,典型的八字手印也是出自佛家。而北斗九星却只存在于道家一说中。因为道家一直以九为尊,并为那两颗星分别取名叫洞明星和隐元星。这九星依次为:天枢星、天璇星、天玑星、天权星、玉衡星、闓阳星、摇光星,洞明星、隐元星。他们还有一种叫法和解释:阳明星,天之太尉,司政主非;阴精星,天之上宰,主禄位;真人星,天之司空,主神仙;玄冥星,天之游击,主伐逆;丹元星,天之斗君,主命籙籍;北极星,天之太常,主升进;天关星,天之上帝,主天地机运;辅星,天尊玉帝之星;弼星,太常真星。

    而这次的葛秦鉴其实请来的就是主管伐逆的天之游记玄冥星!

    这个袈裟就是当年祖师左轮撒的传下来的衣钵,左轮撒位列仙班后,早已将这件袈裟注入灵气,所以这件袈裟并不是一件凡品,当然也只有圣门历代掌教才能拥有和驱使!

    很显然,在这次降服禺妇的过程中,葛秦鉴又一次运用了佛道一家的至高理念,并运用的淋漓尽致,恰到好处!

    佛不离道,道不离佛。

    吴莫离在一边吹嘘道:“嚯!我被那家伙扯入了淤泥,眼看就要完蛋了,我一想,这可不行,死我倒不怕,关键是我若死了,那禺妇就要加害你们了,我咬咬牙,就赶紧按照师傅交给我的办法,猛地扯开了那件包裹。此时那禺妇化作一阵青烟眼看就要钻到我的体内了,我一把把它揪出来,往包裹里一塞,只听的耳边一声炸雷,眼前便出现了一片铺天盖地的红,那家伙几乎都没有来得及叫唤便被那片红裹了进去,接着似乎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道‘玄冥星君在此,小小禺妇还不就擒!’接着我只觉得脚下一实,就站了起来!”

    吴莫离一口气讲完这些,顿时觉得浑身便没了力气,他不由后悔起来,是的,已经饿的前心贴后背了,又费了这么多力气穷摆活了这么一大通。

    此时,葛秦鉴已经相当的虚弱,我们连忙把他架到岸边。这是我们这才看清,这岸边其实就是一座山峰的山脚。山上光秃秃的,裸露着无尽的黄沙。山不高,在上面隐隐露出一个小小的寺庙还是道观,因为是在漆黑的夜里,又距离较远,故我们看不太清。

    等把葛秦鉴安置好了,我们几个就围着他坐了下来。他的鼻翕不停的扩张着,胸脯也起伏的厉害。我知道,饥饿和伤口都是能扼杀他的天敌!可是,在这里,去哪找一口吃的?一想到吃的,我的肚子又开始疼了起来--饿的。

    这时,吴莫离手中的包裹已经没有了动静,接着便慢慢的软了下来,我们尚在诧异间,就见袈裟的纹丝里流出一汪黑色的水渍。吴莫离小心的打开袈裟,里面,除了只剩一滩恶臭的黑水之外,再也空无一物。

    葛秦鉴吃力的道:“好了……那东西被降服了……”说到这里,葛秦鉴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他每咳嗽一声,泛着泡泡的血液就从伤口里涌出来,李继洲用力的摁住仍然不济事。这时,吴莫离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跑开去,在那团未灭的篝火边忙活了一会,稍后就跑了回来,他的嘴巴已经在大幅度的运动。

    “吃,吃这个,好吃!”吴莫离手里拿着几条禺妇之前架在篝火上烧烤的怪鱼,嘴里模糊不清的说道。一想到丑陋的禺妇,再看到这恶心的食物,谁都不会有心情吃。可是一看到吴莫离狼吞虎咽的吃相,肚子早已不争气的上下翻腾起来,如果再不吃,急红了眼的胃恐怕自己要从肚里跳出来一般!

    吴莫离先撕下一块肉来,送到葛秦鉴的嘴边,看着葛秦鉴慢慢的吃下去,像是立下了什么功劳一般,自己便咧着嘴笑了,我和李继洲一见,也连忙抢上前去,从吴莫离手里抢过来一只,也不去鳞,就大快朵颐起来。

    这东西的味道异常的鲜美,还有种淡淡的酒香味道,真不知这是什么东西。只可惜这两只东西是在太少了,仅仅够我们塞牙缝,却更加勾起了我们更加的饥饿感。我抹了抹嘴唇,意犹未尽的说道:“要是吃个饱该多好啊!”

    这时,无影有些恼怒的呜呜了两声,我们这才想起,只顾着自己吃竟把无影这家伙给忘了。

    吴莫离一拍脑袋道:“我刚才被那家伙拖进泥沼的时候,里面有好多的东西在我身边拱来拱去,想必就是这个东西了吧,我找找看!”

    说完,吴莫离就跑回淤泥滩,弯下腰,两只手在淤泥里胡乱的抓挠起来。我和李继洲一见,也了跳进去和吴莫离一起摸索起来。

    而这时,葛秦鉴忽然啊了一声站起身来,用力的蹦跳了几下,并用手使劲的擂锤自己的胸膛,那是他刚才受伤的部位。

    我和李继洲、吴莫离一见,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也就顾不得抓鱼,急忙跑上岸来。

    我们跑到葛秦鉴身边的时候,葛秦鉴正在皱着眉头冥思着什么,可他胸前被李继洲压迫止血的烂棉套却丢在地上,再看葛秦鉴裸露着半拉膀子。而那刚才还兀自冒血不止的伤口处,此刻竟然结了一层厚厚的痂。

    李继洲兴奋的说道:“真是奇怪,难道这鱼肉竟然有起起死回生、止血生肌的神效?”他刚说到这,葛秦鉴顿时大惊,道:“不好,难道是传说中的豝鱼?”

    话刚说完,我忽然就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的掐住了,那力气却又大的很,在这一瞬间,我第一个意识是,又有不知名的鬼怪向我们开始了新的侵袭!

    我多么渴望葛秦鉴看清我的处境,我想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脖子想要被什么拧断一般!

    我在倒下去的一瞬间,一脸哀怨的向葛秦鉴看去,看到的却是他和李继洲、吴莫离都在难受的挣扎,都用手费力的在脖子上乱摸,像是使劲向挣脱脖子上的羁绊一样。

    我知道,不只是我,连他们也都中招了。

    在吴莫离、李继洲、葛秦鉴慢慢倒下去的一瞬间,我忽然感到一种释然,仿佛有种解脱的感觉。那种感觉我之前在米蓉事件里就已经有过,我知道,那是灵魂离体的征兆,难道我们就这样死了么?

    尽管有些不甘心,但现在连葛秦鉴也倒了下去,还能盼望什么样的奇迹出现?然而就在这恍惚之间,我忽然看到远远的跑来一个人……

    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顿时觉得精力充沛,神采奕奕,四肢百骸充满了力量,那种饥饿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我明明觉得自己行朽将木,甚至灵魂已经离开自己的身体,在这无边的暗黑世界里游荡,可没过多久,就感到一股无形的召唤吸引着我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于是我身体一沉就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