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葛铭又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6本章字数:3438字

    从罗布泊回来之后,葛秦鉴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出门,沉默寡言地蜷缩在他的那间小草寮里,像是一只受到惊吓亟待复原的小兔子。我们都知道,他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走不出王庆和和李继洲命殒黄沙下的悲壮惨景。

    村里的乡亲们大多数都来探视过,一般都是胖三和吴莫离接待。说是接待,不过就是给大家端茶送水,搬凳递桌罢了。而大家来的时候,都会大包小包的带一些坚果或肉食什么的,来这里,不过就是为了借借我们的地方罢了。他们都说,在葛秦鉴的身边,安全!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村里还真是再也没出过什么邪怪的事情。

    倒是吴莫离见谁就给谁讲我们一路遇见的奇闻异事,不过,他讲话的人家一般都不相信,认为他是哗众取宠,甚至是胡说八道。吴莫离气鼓鼓的拉着胖三求证,胖三却只是笑,不置可否。惹得吴莫离好长一段时间洗脱不了吹牛皮的嫌疑。

    我爹娘也问过我,我知道说出来他们也不信,如果它们真信了,恐怕也得吓得背过气去,所以也就懒得给他们讲,只是说,有过一些小事,不过没那么邪乎。

    回归故里,无影最高兴,整天可着山一个劲的瞎跑,不过这家伙也真是灵敏,在很短的时间内竟然学会了抓一些活的小动物,比如小松鼠,禾家雀、松鸡等。

    无影的伙食大多数是自力更生,我们的伙食也是不错,一天三顿大多数都是村里人轮流送来的。尽管葛秦鉴一再嘱咐我们几个不要收取乡亲们的食物,可是,这些话在好客却倔强的山里人面前,就等于刮了一阵小微风。

    我们几个倒是像极了旧时的少爷,整日里围在草寮前聊一会儿天,再逗一会无影,整日无所事事。蟒头沟的花,已经开的很艳,特别是那一串串的洋槐花,一嘟噜一嘟噜的煞是可爱,胖三费了老半天劲才爬上去摘了一跨篮子,要洗吧洗吧做蒸菜,吴莫离却来了一句:吃那干嘛,多像死人了门口挂着的引魂幡!惹得胖三连说恶心,一脚把一篮子槐花踹出去老远。吴莫离叹着气又说:遭罪啊,你忘了我们在罗布泊古墓里的那艰苦岁月?那时别说吃的,连一口槐花也摸不着啊,那挨饿的滋味,啧啧……胖三愣了好久,跑过去,把槐花捡回来,还没等吴莫离又说出什么离谱的话来,劈头便把那篮子槐花砸在了吴莫离的头上!吴莫离便嗷地一声拍着屁股跑了。

    葛秦鉴慢慢从那王庆和李继洲的故事里走了出来,也偶尔和我们一起坐在太阳下小晒一会,三月的太阳虽不是很毒辣,但坐久了也感到额头烧溜溜的。葛秦鉴胡须的长度已经快赶上头发了,远远地看去,活脱脱像个叫花子。那一件青衫道袍,早已被吴莫离洗的干干净净的放在了箱子里。现在他穿着的则是一件花格的毛衣和一件宽松的运动裤,因为他是在太瘦了,所以穿在身上像荡秋千一样。

    有时我们三人也很好奇,这葛秦鉴到底是何方人氏?从哪里来?家里还有什么人?来这里到底干什么?但是从葛秦鉴忧郁的眼神里,我们永远看不到答案。(若干年后,我在整理葛秦鉴的遗物时,才找到了他的身世之谜。葛秦鉴,河北房子县人,后入赘BX县,育有两个儿子,最后,却均死于一场离奇的意外,至于是一场什么样的意外,我在这一卷会提前告知大家,并非杜撰,因为这件事的亲历者,现在还大有人在)。

    这天早晨,我们吃过早饭,依然重复着千篇一律的背咒语,画命符,打手结。结果还是一样,早上学会的东西,不到中午我们就把它就着咸菜吃了。有时我也纳闷,那简单的一个符咒,怎么比枯躁的英语单词还难记?

    就在我们几个为讨论中午是树栋还是三妮子的父母抑或是我爹娘来送饭以及送什么饭的时候,远处又重复起去年的影像:一个秫秸杆子和一个水瓮正朝这儿走来。

    不错,正是灵门掌门葛铭和他的师弟。

    吴莫离上次利用无影偷了秫秸杆的“石林”香烟,难免有些做贼心虚,而且加之那秫秸杆又会什么读心术,真要是让他读出是吴莫离指示无影盗取了他的香烟,怕不撺掇着葛秦鉴赏他几个耳光才怪!

    吴莫离刚要走,一到关爷河边的秫秸杆马上便扯着嗓子喊起来:“哎,那个谁……谁……吴……莫离,你小子别走,上次你炒的菜还挺好吃,尤其是那个炖野兔,今天再露一手!”

    见到秫秸杆没提香烟的事,吴莫离便松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装作惊喜的样子迎了过去:“哎呀,师叔祖,好久不见!”

    这家伙嘴甜,也不知道辈分对不对,张嘴就来,并且老远就张开了手,看样子要与秫秸杆子握手。

    秫秸杆子走过来,一把紧紧地握住了吴莫离的手,刚才还笑嘻嘻的脸马上就堆起了一脸寒霜:“妈的,上次竟敢偷老子的烟……”

    不知是这小子的手劲真的不小,还只吴莫离故作夸张的叫唤,反正看样子是不太好受。葛铭也不说话,绕过我们几个,径直向屋里走去。

    葛铭进得屋来,葛秦鉴正坐在床边闭目沉思什么,听到声音,急忙起来就要施礼,却被葛铭一把拦住了:“葛掌门不要客气,你们历经九死一生勇闯罗布泊,已经令我感到万分敬仰,却只很不能与你们一起共赴死难!”

    葛秦鉴叹了口气道;“幸不辱使命,也是机缘巧合,上天垂怜,令我们轻易地找到了神器金箍棒。”

    葛秦鉴一边说,一边从一个箱子里取出了那柄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金箍棒。葛铭接过金箍棒,小心的托在手中,仔细打量一番,激动地说道:“不错,这正是当年孙悟空一路降妖除魔的无敌神器。他就是拯救宇宙核心不可或缺的物质之一。”

    确切的说,这柄铁棒的长度是一米二,重36斤,它并非像《西游记》里所说的金光灿灿,而是通体乌黑,上面也没有镌刻着“如意金箍棒”五个字。只是在取经路上,孙悟空一路降妖除魔,完全依仗的就是这只兵器的功劳,可以说这只铁棒已经锁住了无数邪灵的魂魄,充满了无边的煞气,有时在夜里,我们还能听见它在箱子里剧烈的跳动。可以说,它的灵气恐怕比师傅的那件通天兕都要深厚。而且,那质地属于金属,实际上早已超出了师傅那件通天兕的牛角质地。

    葛铭激动了好一会,便把金箍棒放到三清祖师和左轮撒的画像前,点了一炷香,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当然,这一次,没等葛秦鉴提醒他,他也知趣的在左轮撒的画像前磕了三个头。

    这顿午饭还是在这座小草寮里进行的。不过,饭菜倒比上一次丰盛了许多,因为无影在吴莫离的怂恿下,很是卖力的住到了几只野兔和山鸡,我和胖三也从关爷河齐膝深的河里捞了两碗河虾,还意外的撅出了两条黄鳝!

    酒多的是,喝吧,村里那些村民隔三差五的拎着酒肉上山,厨房里的东西比村里的小卖部还要富裕。

    炒兔块,炖野鸡,炸河虾,焖黄鳝,一盘火腿,一碗蒸槐花。白酒,是村长在外地上班的兄弟带来的竹叶青,这酒很粘稠,有股淡淡的中药味,甜丝丝的。这顿饭很丰盛,难得的是葛秦鉴也露出了久违的笑脸,而这笑脸也许是因为葛铭的到来而强装出来的。

    席上,秫秸杆子道士一个劲的积极找吴莫离碰杯,弄得吴莫离受宠若惊,其实我知道,秫秸杆子这家伙在打无影的主意。吴莫离在被秫秸杆子抓住手腕后,也许是受疼不过,也许是为了推卸责任,竟然把无影供了出来。

    无影本来就是上传说中的一种异兽,秫秸杆子自然兴趣大发,非要一睹为快,可是那无影死活不往他跟前走,虽然秫秸杆子会读心术,可是却读不出无影的半点踪迹。

    因为竹叶青绵软回甜,我们几个也是放松了警惕,放开了肚皮,等感到头晕目眩的时候,也已经醉的差不多了。

    葛铭和葛秦鉴都没多喝。葛铭沉默了好一会道:“这只铁棒,我要带走。”

    葛秦鉴也沉默了一会;“嗯,拿走也好,省的我们操心。不过,请你记得我们的誓约。”

    葛铭笑道:“放心,我这就回去安排他们,为迎接师祖左轮撒重皈师门做准备。”

    葛秦鉴喝了一杯酒道:“事不宜迟,接下来我就要去寻找诸葛武侯的扇子,只是,那具体的地点……”

    葛铭马上又从怀里掏出一张地图道:“和上次一样,为了节约你们的时间,我已经派人拟好了地图。”

    说到这里,葛铭犹豫了一下道:“希望你们的动作在快一点。”

    葛秦鉴道:“上次你不是说不急,还有20年的时间吗?”

    葛铭干咳了两声道:“不是,关键是已经有别的门派捷足先登了,而且,听说几个日本鬼子也不远万里赶到了中国,想要分一碗羹。”

    葛秦鉴道:“日本人也插手了?看来这件事情真的事关重大。”

    沉默了一会,葛秦鉴道:“如果我们尽力了,却功亏一篑,结果会怎么?”

    葛铭一怔,继而笑道:“只要葛掌门尽平生之力,有功亏一篑的可能吗?好啦,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秫秸杆子依然在缠着吴莫离,想要一见无影的庐山真面目,可是无影遭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秫秸杆子这次倒是很大度的掏出一包石林塞给吴莫离,可吴莫离只是笑笑又把烟给了他。接着从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了整条的云烟。秫秸杆子红着脸,再没吭声。

    又是去年一样的黄昏,又是去年一样的场景。葛铭拎着那柄金箍棒兴奋的走了,他不知道,他拎走的不只是金箍棒,而是两条鲜活的生命在里面……

    葛铭临走时,留下了2000块钱,说是给我们的补给。葛秦鉴什么也没说,却一把火烧在了王庆和和李继洲的灵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