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黄皮子的报复(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6本章字数:2709字

    前几天,铁匠铺里的活计不忙,大振便拎上他那杆猎枪去冈上试试身手。他们村西的山脉和我们村西的山脉统属一支,莽莽叠叠,浓荫遮日。

    可惜,春天草深枝茂,遮掩了大振的视线,直到中午,大振还是一无所获。就在大振口干舌燥,万分沮丧时,忽然一只黄鼠狼从一边的草窝深处窜了出来,那家伙个头不小,甚至与一只成年的兔子不相上下!

    本来,黄鼠狼这家伙的肉质并不鲜美,甚至还有一股浓烈的臊味,真正的猎手懒得有人理会;再者,它的皮子在春季里也很不瓷实,容易脱毛,所以,即便你白给,收皮子的皮货商都嫌它碍事。

    可是今天,一无所获的大振正在没好气,阎王不嫌鬼瘦,所以看到这只送上门来的黄鼠狼抬手就是一枪!他的意思是打住这只黄鼠狼自己也不见得要,说白了,一是练练枪法,而是发泄一下愤懑。

    大振的枪法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那真是枪无虚发,弹出必有声!可是这一枪过后,那只小小的黄鼠狼竟然发出一声惨叫,狼奔豕突般逃走了!

    大振心里有气,咋?连一只小小的黄鼠狼也拿不下,自己真算是丢人到家了。大振也就较真了,无论你跑到哪里,这次我都要把你抓住!

    于是大振拎着枪,循着血迹一路披荆斩棘就追了下去!

    追过了两道山梁,大振也暗暗纳闷,是的,按照这失血的程度来说,那只小小的黄鼠狼也早该挂了,可沿着这一路的血迹,并没有发现那只倒卧草中的家伙。就在这时,大振忽然发现了两个人。

    不错,就在这人迹罕至的深山密林,就在这荒无人烟的野岭荒冈,竟然出现了两个人!

    一个老汉和一个老妪。

    那个老汉正坐在一只小马扎上,头扎在老妪的怀里,老妪正在不停的在他的头上摸索寻找着什么。

    大振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问道:“嗨,大娘,你可见刚才一只中了枪的黄鼠狼从这跑了过去?”

    那老妪抬起头来,满脸褶子的脸上挤出一丝阴森的笑意:“哦,见了,刚刚从这里跑过去,感情那是你的猎物啊!”老妪一边说,一边远远地指了一下。

    大振把枪收起来,走过来,自豪的说道:“不错,正是我的。也是奇怪哈,那只黄鼠狼明明中了我的枪,却又溜走了,真是奇怪……咦,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大振走过来问道。

    “哦,我在给我家老头子捉头上的虱子……”老太太抬起头,两眼射出瘆人的厉光。

    “呵呵,你们老俩真够恩爱的啊!”大振一边说一边走到近前,忽然他的脸色大变,那一刻,他的脑袋一片空白,心脏却仿佛要从喉咙里跳将出来一般,他努力地掐了自己一把,可疼痛的感觉却马上把他虚幻的世界拉回到现实--这不是梦!这是活生生的现实世界!他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大振看到了什么?他竟然看到诡异、离奇的一幕--那些被老妪从老头头上捉下的虱子竟然是一个个铁砂--正是从大振枪膛里喷射出来的铁砂!

    大振的头发全部竖了起来,也不说话,一路狂奔,从圪针窝里荆棘从中一路窜了过来,直划得他满脸的血痕,身上的衣服也成了丝丝缕缕。当他跑出了老远,依然听见后面传来的咬牙切齿的凄厉哭声:“老头子,你死的好惨啊,我一定让他家破人亡,血债血偿!”

    大振终于跑回村子的时候,一下子便瘫软到了地上,人事不省。

    在床上躺了两天后,病恹恹的大振才勉强回过神来,向那些来看望他的乡亲讲述他这次诡异的见闻。

    “啊,你这是遇见皮子精了!以后可要当心!”乡亲们也是感到万分吃惊。毕竟,这黄皮子精可是百年不遇,又十分棘手。

    这天,大振和妹妹香娥正在家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香娥是大振唯一的亲人,俩人自小没了父母,兄妹俩相依为命,甚是亲近。香娥小心翼翼的问起哥哥那天的见闻,大振叹了一口气道:“我们以后尽量多行善事,少造杀戮。不过这几天,我们都要小心,都说那黄皮子狡诈的很,而且有仇必报!”

    俩人正在说话间,就听到院里扑通一下,好像有人跳进来,俩人不仅吓了一跳,接着便听见有人在幽幽的哭。

    香娥皱着眉头道:“难道是村里的花婶去世了,前几天就听见她的儿子说过不了麦收了。”香娥一边说,一边向外走去。

    待香娥出了门,大振就听见啊的一声,接着便没了声音。大振喊了两声,也不见回音,于是便感到不妙,急忙从屋里出来,就见到恐惧的一幕:香娥正逮住一只大公鸡,囫囵的往嘴里塞。听到大振叫她,不禁回过头来,一脸诡异的看着大振,那嘴里是满满的鸡毛!

    大振感到事情不妙,急忙上来叫道:“香娥,你这是在干啥?”

    香娥冷冷的道:“你杀死了我的爷爷,我要你们偿命!”那声音,虽然是从香娥嘴里发出来的,可是声音完全不是香娥的,而是一个陌生的、可怕的雄性的声音。

    大振不傻,第一时间就知道,报复来了!

    大振知道,这种事情并不能以武力来解决,而且自己也解决不了,便急忙跑到村里去请神婆七奶奶。据说,七奶奶这人很是有一些道行,会通灵,会求药。通灵,就是能与一些死去的人对话,能知道死去的人在下面享福还是受罪。经常有一些孝顺的孩子老远的驱车过来,许以重金请七奶奶过问一下已逝家属在下面的状况,好有的放矢的烧些纸钱或衣服。更有死去多年的托七奶奶捎回信来,交代一些在世时尚未来得及交代的事情,十分的灵验。

    有一个叫做小双的孩子,父亲在世时是位卖矿的老板,家财万贯,突然死于非命,留下偌大的企业交付他打理。可是,留下家业的同时,也留下了一笔不小的债务。对于经济上的往来,那些债主们往往都有着条子并盖着煤矿的大章和他父亲的签名以作证据。父债子偿,天经地义。可是把这个煤矿卖了,恐怕也抵不起那些赊账。

    会计说,你爹在死前说过,外面对我们的欠账远远大过我们对外的欠账。意思是说,只要我们对外的帐收回来,完全可以抵消这些债务,甚至还有富余。可惜的是,他爹死的仓促,尚未来得及告知孩子们,便撒手西去了。

    小双的母亲就让七奶奶给地下的死鬼捎了个信,问问他生前的账单到底在哪里。七奶奶果然厉害,去下边走了一遭后,回来告诉他们,那所有的账目都在一个叫做卡莉的女人手里。卡莉是谁?经过多方打听才得知,那竟然是他刚刚结识的地下情人!当然,这若不是从七奶奶嘴里说出来并得到证实,恐怕,那些账单就会烂到卡莉的家里。

    就凭这件事,七奶奶就威名远播。何况,她还会求药。有些生病的人找到七奶奶后,七奶奶会在神龛里烧一些祭祀用品,在神龛面前放上一只碗,再跪在前面虔诚的念着一些别人无法领会的咒语,时辰不大,奇迹就出现了,那本来空空如也的碗里,竟然凭空多出半碗的水来!你可以质疑这与魔术的串联,但这药喝到病人的身体那是旧病陈疴一一而愈。当然,这药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得到的,一些求不到药的病人,多半都是不治之症,这也就成就了七奶奶能左右生死,未卜先知的美誉!

    大振在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此人,他惶惶的跑到七奶奶家,刚要开口,七奶奶却叹了一口气道:“你不用说了,也是该香娥遭罪了。”

    大振一怔,喘着气道:“奶奶,您就快点去救救她吧。”

    七奶奶已是满头华发,老态龙钟。她颤颤巍巍的从椅子上站起来道:“大振啊,不是奶奶不随你去,而是奶奶真的没有这个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