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神祇乔璧星(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6本章字数:1317字

    人们问他,屋里到底有什么?老头笑着回答,该有的有,没有的也有。看到一脸倦意的葛秦鉴,老头倒是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力约葛秦鉴晚上去他的屋里做客。葛秦鉴昨晚亲眼见到那一些无头客,在屋里跳来跳去,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现在一听还要去做客,不仅连连摆手。

    转眼到了伏天,大旱几个月的BX县,突然连降暴雨。多少年来葛秦鉴还记忆犹新,那场雨一直下了七天七夜,狂风携着暴雨,暴雨卷着狂风,所有的电力设施全部断闸,所有的道路大多冲毁,多处山川沟岔汇集的泥流终于聚集成了山洪,田里的玉米、南瓜、山药在山洪以摧枯拉朽的恢弘气势下,像无根的浮萍一样,在水里打着旋儿,便倏尔不见。连日来的暴雨、山洪,不仅影响到了人们的生活生产,对农作物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又因为冲下来的树木枝桠堆积在村子的下游,好像筑起了一道屏障拦坝,造成了洪水的回流上涨,已经危急到了整个村庄的安全!甚至几处地势较矮的农舍里,大水已经没过了屋顶,人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就这样在天灾面前不堪一击。

    看这暴雨的势头,三五天是绝对停不了的,那么谁家的房子能在这暴雨里浸泡三天?那时的房子多半都是泥坯夯就的,优点是冬暖夏凉,而且极大程度的降低了修房造屋的成本。但缺点确是致命的,那就是怕水泡雨淋。

    一些老百姓便开始“骂天”,就是使劲的往街里仍盆盆罐罐,努力的制造出极大地响声,并且拿出过年时才舍得燃放的炮仗,可劲的放!这是老百姓最原始的乞天方式,乞求老天爷听到下界这水深火热的怨艾。

    可是,那年的天空像是被戳了个窟窿,如注暴雨毫无停下的迹象。惊慌失措的人们这才感到事情不妙,于是家家户户做好了迁移的准备。但是,真正的迁移谈何容易,有年老多病的,有青衣稚子的,圈里牲畜,家中粮仓,这都是问题啊。穷家值万贯。整个村子陷入了巨大地困境,生与死的困境!

    这时,那个老头来了,他顶着一顶破草帽,还打着一把老式的黄油伞,挎着一个破烂的帆布挎包。他的到来,并没有阻碍这些聚集在河坝上人群是逃命还是等死的商榷。几百个汉子依然熙熙攘攘,各执己见。

    现在最迫切的,一是逃命。二,就是有人把那些堵挡在村东的那些巨大树木枝桠挑开,疏通河床,使水顺利的流向下游河道。可是,在这狂风暴雨里,谁又能力在滚滚洪水里去挑开那已经堆成小山的树木枝桠?没人敢,也没人办到。

    老头慢慢地站出来,声音不大,但字字有声,句句有力:“我来试试!”

    人们这才注意到老头的存在,讶然的看着这个早已被忽略的他。

    老头笑了笑也不多说,嘱咐葛秦鉴为他撑着雨伞,自己在挎包里摸索出一只蜡烛和一些香火。

    当时的天色已经隐隐的黑了下来,洪水的呜呜声像野兽一样吓得这些六神无主的人们像热锅上的蚂蚁。老头的毛遂自荐并没有引来这些人过多的注意,直到他点燃了香烛纸钱,人们才把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身上。

    老头的面前,支起了一张桌子,上面简单的放着一些三牲果品和一沓黄表纸。人们这才发现,老头今天换上了一件青衣道袍,道袍的背面是一个八卦图案,前面却向袈裟一样缀皂金线,手里拿着一柄剑,对,就是那柄通灵剑。手里却打着一个奇怪的佛家卐形手结。

    人们这才察觉,这老头是要作法。当时“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呼声正甚嚣尘上,老头的举止完全违背了人们的信仰原则,马上有人站出来,一边呵斥他的这是杂技,一边就要掀翻他的道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