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灭门(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6本章字数:1573字

    葛秦鉴也不知道走了几天,才蹒跚的回到了蟒头沟。

    我和胖三、吴莫离、大振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摇摇摆摆的像风中的荷叶。

    葛秦鉴这一病就是半年。在这半年里,他没说过一句话,没露出一个笑脸,没见过一个生人,偶尔有人来请,也不过是两个小小的邪病,都是吴莫离帮着处理了。当然也无非就是个招魂引魄。这最好弄,看了一遍我也就会了。比如,某人受到惊吓,失魂落魄,夜不能寐,吴莫离就拿上一碗小米,用红布紧紧地扎紧了,念几句咒语,倒扣着碗在这个人的头上转上三圈,再拿上此人的衣服站在十字路口或房上冲着丢魂的方向扯着长腔自喊自答:“XX,回来吧,家里等你吃饭哩!……哦,知道了,我正往回走呢。”“到哪了?……哦,到家门口了……到家了,到炕上了……”于是躺在炕上等魂的人便觉得身体忽然轻松了,这就是自己丢失的魂魄着体了。

    当然,在这半年里,大振的妹妹香娥倒是隔三差五的来,她不仅包揽了我们所有的洗涮,还兼当起我们的烧饭主厨。我们都清楚,她这是来报恩的,若不是为了救她,葛秦鉴家也不会出了这么一宗灭门血案。这债,香娥一辈子、两辈子都还不清。

    马上就八月十五了,我们也想庆祝一下,但这个合家团圆的节日,我们又怕刺激了葛秦鉴。我记得很清楚,八月十四那天下午,葛秦鉴忽然起床了,从屋里走了出来,呆呆的望着天上的月亮。他心里想什么我们都清楚。

    在床上躺了半年的葛秦鉴,此时简直没了一点人样,瘦弱的像一根麻杆,眼窝深陷,有点像西域人的大鼻梁更加消瘦。尤其夸张的是,那胡须几乎和头发连在了一起,整个人活脱脱就像是一个野人一般。怪不得无影见到他也发出一声惊呼。

    他从屋里走出来,冲我们笑了笑,叫上大振就走了。剩下我们三个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所以。我们三个人在争执着去还是不去,最后,胖三道:“如果师傅想让我们去,早就带上我们了,之所以不带我们去,肯定有他的道理。”吴莫离倒不这么认为:“肯定是去办危险事了,怕连累我们,所以自己去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们三个二话没说,飞一般的追了过去。

    葛秦鉴在打大振的带领下,径直去了大振的村子五里铺子。

    大振七拐八拐的领着葛秦鉴在村子里转了一通,葛秦鉴还在村里的小卖部买了一些饼干点心,最后在一栋红砖蓝瓦的平房前面停了下来。大振也不敲门,直接就推开门进去了,看来,他对这家人并不陌生。

    院子不大,到处是杂草,几只蛐蛐在草丛中吱吱的低鸣,惹得俩大公鸡贪婪的搜索着。院子中央是一堵不算高的影壁墙,也已坍塌大半,不过,那具泥塑的土地倒安然无恙的居中而坐。一棵枣树与屋门前早已结了一张大大的网,一只蜘蛛在上面忙碌的劳作着。

    大振冲我们无奈的笑笑,接着便轻声的喊道:“七奶奶,七奶奶……”

    哦,七奶奶?就是那位传说会通灵的七奶奶?就是那位我早半夜里听到的那个叫江惠蓉的神秘的七奶奶?

    屋子里传来了一声低低的老态龙钟的声音:“葛秦鉴,进来吧。”

    我们几个都面面相觑,是的,如果正如大振所说的,七奶奶已经半身不遂,足不出户,又是如何知道来的是葛秦鉴?

    葛秦鉴倒没留露出过多的惊讶,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中,也许是自从妻儿惨死后,他已经变得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了。

    我们撩开厚厚的门帘进得屋来,顿时一股阴冷窜到了我得四肢百骸。冷!这是我到这间屋里的第一个奇怪的感觉。我扭头看看胖三,他和吴莫离也一样把脖子缩进了衣领里。

    屋里很黑,黑的令我想到了罗布泊的地下古墓。

    幽幽的声音从面前传来:“葛秦鉴,让你的这些徒弟出去,我不想外人看到不该看的。”外人?切,我们是师徒。我虽然有些冷笑,但也想急忙从屋里撤出来,毕竟,这间屋子里的气氛可不是我想要的。

    胖三吴莫离大振鱼贯而出,我刚也要出去,“小子,你留下。”又是那幽幽的声音响起。不用猜,当然是说我的。但我还是假装问道:“谁?”

    “你!”

    我很不高兴的留下来,这才看到黑阴影里,一个瘦小的有些猥琐的老妪坐在轮椅里,像枯树皮一般的脸上堆满了难看的笑容。

    这就是能通灵的七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