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抄它老窝(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7本章字数:2721字

    西陵岩。五里铺子西面的一个地望,峡底沟深林密,仰头巉岩怪石。村民所说的黄皮子窝就在万丈悬崖千峰悬削的峭壁之上。已是秋季,但依然顶颠松柏接云青,石壁荆榛挂蔓藤,万丈峰岭峻,千层壑岩深。

    葛秦鉴顺着村长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西陵岩的峭壁上远远地看见了一个黑洞洞的山穴。只是并没有像村长所需获得冒出白烟。这里的峭壁巉岩很是人迹罕至,几乎连一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葛秦鉴几个人悄悄地攀岩而上,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们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大喘一下。

    终于来到了洞口,葛秦鉴挎包里的通灵剑便铮铮的颤抖起来,葛秦鉴心里一阵狂喜,知道找到了这些家伙的老窝,通灵剑已经向他发出了预警的信号。

    这个洞的面积,远远出乎我们的意外。仅仅洞口能开进一辆手扶拖拉机是绝对没问题。里面很黑,看不清有多深,不过我们倒没什么惧意,这毕竟是在陆地上,实在不行我们就可以跑,也不用担心什么禺妇、河童、胡雷。

    一进来,葛秦鉴就掏出一把红丝线,在洞口来回结了个网,并在前面燃起几柱香,嘴里面念念有词了一番,我好奇的问道:“师傅,这是什么?”

    葛秦鉴笑着说:“这叫做天罗网,这些丝线取自当年蚕神螺祖的胡须和天蚕丝拧合而成,任何邪祟都撞不破。”

    吴莫离不相信,“真这么厉害?我试试。”说着伸手便要去扯。

    葛秦鉴愠怒的踹了他一脚:“我说的是阴灵邪祟,你是阳间人,对你能起什么作用?”

    吴莫离嘿嘿的笑道:“哦,我还以为把咱也困在里面了。”

    接着葛秦鉴便命令煞神胖三和村长守住洞口,我和吴莫离大振跟着他便向里面走去。洞里面并不是十分的齐整,到处是裸露突兀的巨石,地上凹凸不平,头顶犬牙交错,真是一个光怪陆离的洞穴世界。不过我们不是来旅游的,每走一步,骚气便重上几分。我们跌跌撞撞的走了好一会,知道出口的那一丝亮光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整个洞穴里便漆黑一片。只剩下我们几个人脚下绊到石头的回声。

    几盏手电筒同时亮起,便少了许多磕磕绊绊。接着我们又迂回了老长的一段距离,前面豁然开朗,竟然不小于一个篮球场的一半。只是,却凭添了好几条洞口,每一条都是黑洞洞的。

    吴莫离伸手取下自己的挎包,把手电叼在自己的嘴里,摸索了好一会,竟然从挎包里拿出一个罗盘,放在地上便一本正经的研究起来。

    我好奇的问:“你从哪来的?”

    吴莫离得意的说:“从镇上地摊上买来的,六块钱。赶我们这行的,没这个怎么行?”

    葛秦鉴也有些好笑,走过来纠正道:“这罗盘你得调整他的准确方位才行。”

    罗盘这东西,在这里我就不再一一赘述,你们只需记住它又叫罗经,中国四大发明之一。有人说了,四大发明里哪有罗盘?不错,他正是借助了指南针的原理,并在指南针的基础上加以深挖掘,使指南针的作用更趋向深度化。它又分,天经地经人经,在阴阳占卜中是不可或缺的神器。如果把它的使用方法逐字写下来,恐怕又要耗去诸多笔墨,而且这些晦涩的天干地支阴阳八卦朋友们也懒得去研究推敲,是的,有这功夫不如百度一下什么都有了。

    大振疑惑的说:“葛大哥,你们捣鼓着玩意儿干嘛?”

    吴莫离故装老成:“嗨,当然是找出哪个洞才是黄皮子的老巢。”

    大振噢了一声道:“没这么复杂。”

    吴莫离白了他一眼道:“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大振笑了笑,也不言语,从洞里顺便划拉了一大把烂草,跑到几个洞口逐个放了一堆,再掏出火柴点着,刹那间,整个洞里便烟雾缭绕。

    吴莫离有些沮丧的收起罗盘,嘴里嘟囔道:“用烟熏?你不早说。”

    不错,用烟熏,是对付黄皮子的最好办法。即便是穴穴相连,洞洞相通的松鼠也逃不过无孔不入的烟雾。

    葛秦鉴赞许的看了看大振。

    这里足有十几个洞,大振只不过在其中的几个放了烟雾,少顷里面竟然传出了阵阵咳嗽声!

    人的咳嗽声!

    葛秦鉴脚踏步罡,手持通灵剑,左手掐诀,冷冷地道:“天地乾坤,邪不胜正,汝等邪祟不顾修行之不易,屡屡使奸,附人体,灭我门,屠戮全村鸡禽,六畜何辜?人子何辜?累累罪行人神共愤,罄竹难书罪责当诛!”

    大振道:“他们怕了?”

    吴莫离大手一挥:“这些家伙指不定在里面商量什么鬼主意。”

    我的顾虑却是怕他们从另一条道跑了。大振说不可能,要是真的有出口,那就不会这么呛了。

    就在这时,突然从里面冲出几只毛色淡红的黄鼠狼一起向一个未曾遭到烟熏的洞穴跑去。

    葛秦鉴知道,这些黄皮子不会就这么甘愿束手就擒,但是从里面冲出来的这几只黄皮子,还是令他吃了一惊。因为他知道,皮子分五种。一种就是最普通的,皮毛属于苍黄色,就是我们常见的没有一丝道行的那种。第二种的皮毛属于淡黑色,这种黄鼠狼至少已经有二百年的道行。第三种是白色的,那是已经度过一次渡劫的,至少已经在五百年以上的道行,且已经具备了很高的道行,具备了附体的本事。第四种就是淡红色,这已经叫做狐狸精了,能幻化出人影,是人影,不是人形。就是虚幻朦胧的人物,远远地看,一般人不会发现破绽,只是它幻化出的不是实在的有血有肉的。而第五种,最厉害,就是通红的,全身红似火。它们可以随意的变化人形,不受任何条件限制,就是说它已经历经三次渡劫,之后,连雷神也拿它没有办法。

    只是真正达到第五种的等于没有,历朝历代只有商朝纣王的妲己才达到这种深度。而妲己并不是黄皮子,而是狐狸精。而第四种的也是少之又少,因为它至少经历了两次渡劫,它们体内蕴藏的能量已经不敢令任何人小觑。

    吴莫离并不知道这是何故,操着他的驴蹄子就撵了上去。刚追过去,就听里面吱吱呀呀的一阵怪叫,接着便掀起一片狂乱的风声!上次在罗布泊吃过孤军深入的亏了,这次吴莫离吓得连忙止住脚步,警觉的晃着手电连连观看,于是他看见了诡异的一幕:成千上万的蝙蝠黑压压的布满了洞顶,一个个张开着恐怖的嘴露出森然的牙齿!从洞顶上,还有几条黑色藤蔓垂了下来,像秋千一样在来回悠荡,待悠到近前,吴莫离才发现,那竟然是好多只蝙蝠串联而成的藤蔓,那些蝙蝠头尾相衔,就像猴子捞月一样连成一串。

    洞穴并不深,吴莫离已经看见了那几只淡红的黄皮子就警觉的站在最里面一块突兀的岩石上,机警地看着吴莫离,奇怪的是这些黄皮子围成一个圆,里面的一只两脚着地站起来,两只前腿像人一样的双手合十,对着这些的蝙蝠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要冲过去抓住这些黄皮子就要穿过这些蝙蝠阵,吴莫离有些恶心的拣起几块石头,远远地投过去,却落在了距离黄皮子老远的地方。只是他这几块石头落地之后,卷携的风声又引起那些蝙蝠像受惊的蜜蜂马上躁动起来。

    吴莫离有些胆怯,急忙退了出来,这是葛秦鉴和我怕吴莫离吃亏已经赶了过来,听吴莫离一描述里面的的情况,葛秦鉴脸色一变,叫了一声不好:“不好,这些黄皮子用的是神心术。”

    我好奇的问:“什么是摄心术?”

    葛秦鉴一把拉起我们俩便向洞口跑去,边跑边说:“摄心术,是修炼到一定程度的黄皮子精利用自己的道行去主宰另一些动物的心理、腥味、意识,使它们的意志彻底瓦解,无意识之下甘心为施术者所驱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