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摄魂(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7本章字数:1972字

    我一见葛秦鉴满脸是血,急忙跑过去想缠住葛秦鉴,没想到却搀了个空,再细看,我的手里竟然搀着一根黄皮子的毛!

    我不禁大骇,再转过头来,那群黄皮子早已不见了影子。我不禁想起葛秦鉴所说的,这些黄皮子达到淡红色级别的时候就能幻化出人影!不用说,刚才的这个人影肯定就是那只黄皮子幻化出来的。

    果然狡诈!

    此时的葛秦鉴自然不知道眼前的这几个黄皮子发出阵阵啸声正是为了召唤他的那些同类,赶紧毁灭那张天罗地网,保全自己一族血脉,能跑出几个是几个。它们已经隐隐知道复仇心切的葛秦鉴这一次是不会放过他们的。这些黄皮子已经听懂了人言,刚才从胖三的一句话里,他们就已经领会到了天罗地网在破阵关键就在那柱香上面,所以他们首先召唤出一群蝙蝠,企图用这些挡箭牌撞开那张网,没想到却毫无作用,相反,跌落的成堆蝙蝠却以外的压灭了那柱香,也算是无意插柳。

    大振此时已经清醒过来,看到自己茫然的躺在地上,也是一头雾水。此时那几只黄皮子已经知道自己的皮子皮孙们已经逃了出去,当下也是毫无牵挂,便紧紧的凑上来,眼里闪烁着幽幽的蓝光。

    葛秦鉴大叫道:“不要看他的眼睛,那样它就不会摄你们的心智了。”

    哦,原来如此,后来吴莫离再次见到书秸秆的时候也刻意的不去看他的眼睛,果然,秫秸杆子再也猜不透他的心思。事实证明,摄心术和读心术其实同属一脉。不过一个是迷惑心智,一个是走进心里罢了。

    那几只黄皮子听葛秦鉴这样一说,便互相对视了一眼,接着便嘿嘿一阵冷笑,声音不大,但是却震的几个人耳膜发疼,那声音像是一道电流传进了脑子里,几个人顿时头疼欲裂。葛秦鉴刚要稳住心神,就见耽兰满目哀伤的走过来紧紧拉着他的手,无限哀怨的道:“秦鉴,我在下面好苦啊,又冷又饿,快来救我啊。”

    葛秦鉴心里却想到:“七奶奶不是说了吗,他们在下面过的很好,而且她写给我的信也看了,真的挺好,唯一的遗憾就是丈母娘临死前的道歉我没收到。”

    葛秦鉴正在胡思乱想之际,他的丈母娘又走过来,一脸怒气的扯开耽兰,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这个败家子,毁了我们一家还不够,现在又要为我们大造业怨,看看你的两个儿子都成什么样子了。”

    葛秦鉴一转脸,果然两个孩子一脸怨恨的站在自己身后,尤其是那个小儿子,七窍流血。脑袋都被压成了扁扁的,两颗眼珠子几乎要垂到地上:“爹,放了这几只黄皮子吧,我们不怨恨它们。”

    葛秦鉴心里感到奇怪,黄皮子把自己一家害成了这样,他们竟然不恨它们还为其求情,难道自己真的错了?这时,就见耽兰指着葛秦鉴的身后,怒冲冲的对葛秦鉴道:“杀了她,这个女人才是罪魁祸首,使他杀了你的两个宝贝儿子!”

    葛秦鉴转过身,青衣正冷冷的站在自己的身后,轻蔑的说道:“来呀,来杀我啊,我就是要让你们家破人亡,葛秦鉴你不是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吗?这次你又能奈我何?”

    葛秦鉴大怒,叫道:“阴魂不散,这次我看你怎么逃!”

    说完,一挥通灵剑直奔青衣刺去!

    待这柄剑马上就要刺进青衣地身体,自己忽然被两个人紧紧地掣住了,耳边叫道:“师傅师傅!”

    葛秦鉴心里深处忽然一凛,暗道不好,连忙念了几遍静心咒,才觉得耳清目明,不觉长长的突出一股秽气,暗叫惭愧。原来自己刚才所见到的这些皆属于幻象,不用说,这自然都是黄皮子的杰作。

    葛秦鉴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正紧紧的被大振和胖三一左一右的扯住胳膊,而吴莫离的胳膊上已经鲜血淋淋,正脸色苍白的坐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他。葛秦鉴的剑尖上,鲜红的血丝正在滴滴答答的飘落。

    葛秦鉴一脸茫然:“这是怎么了?”

    胖三心有余悸地说;“师傅你真的没事了吧?刚才你真是吓死人了,挥着剑一个劲的要杀掉吴莫离,完我就发现你不对劲,就往你脸上泼了一些冷水,赶紧把你摁住了。”

    葛秦鉴心里一阵汗颜,自己堂堂圣门345代掌门人竟然被这几个黄皮子迷惑了心智,操纵了灵魂,真是丢人。这说明自己还是心有旁骛,意志不坚,才被这些黄皮子趁机而入,是在惭愧。

    捉弄了葛秦鉴,那几只黄皮子颇有些幸灾乐祸表情。这时,这几只黄皮子忽然抱成团,竟然转着圈跳起舞来,葛秦鉴不明白这群畜生又要弄出什么花样,就觉得脚下一阵剧烈的颤动,头上哗哗的掉下几块石块,噼里啪啦的落在众人面前,扬起阵阵的尘埃。就见那几个黄皮子越转越快,越转越快,竟然像风车一样令人眼花缭乱。最后慢慢的停了下来,众人这才看清,刚才的那几只黄皮子忽然幻化出几个影子,只不过都变成了虚无飘渺的影像,每一个皮子的嘴里都吐出来一个玻璃球大小的淡红色圆球,在自己的头顶轻轻飘荡上升。

    待到了一人多高的高度,这几只圆球竟然融为一体,就像水银间的吸附力,成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红色红球,这只红球慢慢的移到其中一只黄皮子的头顶时,那只黄皮皮子一跃而起,一口衔在了口中。而这些吐出珠子的黄皮子在一瞬间便瘫软在地上,眼里留露出无限的留恋,而那只吞下的珠子的黄皮子刹那间像一只吹了气的皮球,马上便长成了一只大如野狗般的黄皮子。

    葛秦鉴失声叫道:“诸魂合体!他们竟然会诸魂合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