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报复(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7本章字数:1737字

    厅长大概六十来岁,相貌威严,一身绿军装裹着瘦弱的身体,不时的咳嗽。对案件的侦查都事必亲躬,亲自督导,一丝不苟。

    上午十点的时候,省市医疗卫生部门的专家也赶来了。他们将负责在整个村子的消毒灭菌,以防其他疫情的发生蔓延。

    虽然我和师傅胖三吴莫离不是五里铺村的,但是所有的恩怨都是由大振香娥葛秦鉴引起的,我们几个人患难与共,也便理所当然的留下来帮忙。只是场景实在太惨烈,引得我们几个不住的呕吐。不过,在经历了罗布泊那样的生死之后,我们面对大批死尸的坦然倒大大出乎厅长的意料。

    厅长招手把我叫过去道:“小娃娃,你难道不怕这些什么人么?”

    厅长的话音不高,尤其是说道“什么人”的时候,我知道,他口中的“什么人”指的就是这遍地的死人,他这是尽量的使用那些令人不舒服的字眼。

    我对这位厅长,除了他执拗的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难以沟通外,颇具好感。我笑着说道:“不怕,这有什么好怕的。连最可怕的胡雷……”说到这里,葛秦鉴在一边急忙打断我的话说道:“修言,你和吴莫离去大振家一趟,别让他想不开了。”葛秦鉴这一句话,暗带三个玄机。一,他不想我泄露罗布泊之行,有些事必定牵涉到国家的隐秘和利益。比如,那古墓,就属于国家的宝藏,却被我们大肆破坏了。如果派出考古队员的话,那一具胡雷不知要卖上多少钱。二,大振和香娥从小相依为命,现在香娥忽然去了,大振一时想不开也不是没在情理之中。三,他实在不好意思去见香娥,他竟然忽略了香娥的感受,这几个月以来,她对自己端屎端尿,洗衣做饭,本来以为她这是为了报恩而心甘情愿的付出,谁知这个小自己二十岁的姑娘竟然偷偷地喜欢上了自己。他为自己的粗心而感到愧疚。是的,至少,他应该对香娥的态度有个表态。是接受,还是拒绝,都别让人家在镜子里空等。正像香娥写的那样:

    你要走,我不会送。

    你回来,我定会迎……

    下午时分,厅长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电话那头也是十分的关注此事:“不惜代价,拯救伤者;不遗余力,缉拿真凶。”厅长唯唯诺诺,毕恭毕敬。我想,那一定是比他大得多的大官。果然,放下电话后,厅长擦了一把汗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小声说:“老爷子对此事十分关注,要我们拯救伤者,可那都是招招毙命,没一个活口啊!”

    老爷子,谁?多年后我才知道,那原来是ZHONGYANG的N号首长。

    接着,大批的记者蜂拥而来,这个小山村里顿时站在了历史的备忘角度。时间,1991年,阴历10月19。

    这些记者的直觉是敏锐的,话题是敏感的:全村村民莫名的离奇死亡,凶手手段诡异的令人费解,这案子的侦破期限和整个五里铺的今后走向是继续旧址新建,还是整体迁移?死了这么多人,如何向公众解释?如何消除人们的疑虑和恐惧?

    厅长勃然大怒;“有这时间,你们多去抬两具死尸,慰问一下生者,在这里装腔作势,咬文嚼字!”

    厅长严厉的斥詈,令这些记者感到很不受用,纷纷转向其他的采访对象,厅长在一边大吼:“这血淋淋的场面你们觉得兴奋么?你们为掌握第一手采访资料感到有了成就感了么?你们,为他们能做些实质性的帮助么?”

    可这些记者根本不买他的帐,依然在大批的医护人群中、武警中,幸存者中寻找那些八卦的线索。

    厅长冷静的对警卫说:“把这些记者统统清除出去,告诉他们,对这件事我们会适时召开新闻发布,请他们不要再这里捕风捉影。另外,这次的采访,不要见诸任何纸质媒体和电台广播。否则,我们就会按照泄露国家机密罪加以严惩。”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有时本人说的话不一定十分灵验,但传达者所释放出的效应却会事半功倍。那位警卫把那些记者召集到一块儿,照本宣科的传达了一下厅长的指示,这些记者才明白知情的严重性,纷纷主动退出。

    因为死的人太多,邻村的一些亲朋也赶来帮忙,我们村也过来一百来号人,不过,都被那些武警战士拒之警戒线之外。这里已经太乱了,他们的到来不只又要平添什么样的麻烦。可是这些人又不愿离去,是的,五里铺在光天化日下突遭屠戮,谁知到下一个会不会轮到他们的头上,这里有武警,有葛秦鉴的保护自然安全指数大大提升。何况,还有大官在此,那安保肯定更加严格。

    当天晚上,几台铲车开进了村里,在村外的清风冈上挖了几个深深地大坑,这将是五里铺所有遇难者的公墓。事出仓促,棺材都来不及定做,特事特办。这几百具尸体就这样默默埋在了深深的泥土里。

    这个夜晚,整个五里铺死一样的寂静。仿佛整个五里铺,也已经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