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黄河边上(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7本章字数:2564字

    吴莫离早将门打开,跳到街上。迎面走来几个人,抬着一口大红的棺材,与平时不一样的是,这送葬的人没有几个,只有抬棺材的和几个哭的伤心的老弱妇孺。吴莫离说了声晦气,急忙又跑回来。

    葛秦鉴也觉察到了事情的异样,便敲开老板的门道:“掌柜的,我们昨晚来的时候就觉得整个镇上很是奇怪,按说,这里紧紧挨着旅游区,为什么这么冷清?”

    老板听那些哭丧的人群走得远了,这才小心谨慎的把葛秦鉴拉回屋里小声道:“最近镇上不太平,你们最好可不要乱跑。”

    “不太平?这世界难道还有强盗不成?”葛秦鉴理解不透他的意思。

    掌柜的小声说道:“不是,最近镇上出现了一个鬼灯笼,光害精壮男人,这一个月镇上已经死了三十个男人了。”

    “啊!”葛秦鉴诧异道:“什么是鬼灯笼?你再说详细点。”

    虽是上午,暖暖的阳光却出一股邪气,阴冷的令人不寒而栗。

    店掌柜再不敢言语,连连摆手。被葛秦鉴问的急了,就说了一句,你若真想知道,就去那些亡者的家里问问吧。

    要找到那些亡者的家,其实很容易,因为在死者的墙上往往会有一张当值的丧事安排调度表,就是所说的红白理事会。葛秦鉴在村里转了一会,果然就发现了二三十个贴着白纸的庄户。

    葛秦鉴随意的敲开了一家。这一家只剩下了老两口和一个刚刚丧夫的孀居女人,和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对于葛秦鉴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这一家人显得很是意外,老两口甚至还责怪媳妇为什么不锁住门。

    葛秦鉴进得门来,顺手把自己来时买的一箱方便面撂在了院子里的桌子上:“老哥,我们从河北来,想去看兵马俑的,到这里看到咱这个村子最近不太安稳,过来看看端倪。”

    那老头大概有六十多岁,黑瘦,眼里流露着刚刚丧子之痛的伤悲。头上裹着一顶毛巾,听葛秦鉴这么一说,便扯下头上的毛巾,擦了一把眼里溢出的泪水道:“你是来看风水的先生,还是走江湖的郎中?”

    葛秦鉴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蹲下来,胖三适宜的递过两只烟。老头接过烟,看了看一脸真诚的葛秦鉴,叹了口气,把自己坐着的马扎让给葛秦鉴,招呼自己的老伴再搬来一个。

    已经到了上午,暖暖的阳光透过院子里湛绿的梧桐叶,碎碎的洒落一地的金黄,可是老头接下来的讲话,令葛秦鉴一伙不寒而栗……

    在这一带,因为有着厚厚的黄土层,对烧制砖瓦很是适合。附近各地的小型砖窑随处可见,置一台制砖机,添几个工人,再建一个火窑,就等着白花花的银子往兜里流吧。在村西,成片的砖窑已经成了规模,大家都共同在一个叫做八亩地的土惗子上挖土。

    既然叫做八亩地,那当然有着不小的面积。土惗子,是土话,就是高出地面的土质台面。这个八亩地的土惗子约有十几米高,被采土的工人劈的峭立上下,从下面看犹如刀削斧劈一般。土惗子的下面四周则是那些砖窑加工和烧制窑炉。土埝子上面则经常需要洇水,以保持土层的湿度从而达到制转泥坯的粘合度。因为砖的需求量特别大,所以,这些人干起来常常是通宵达达旦的加班,八亩地这一带常常是机声隆隆,热闹异常,一片喧嚣!

    就在一天晚上,一些加班的洇土工人,刚刚放了头茬炮,还没等硝烟散去,就有人惊讶的看到,在离地面五六米的断土岩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洞!

    在以往制砖取土时,也偶尔的会挖出一些小型的坟墓,这些人就把那些尸骸胡乱拾掇一番,随便找个地方埋了。记住,是埋了。别侥幸的想扔到炉火熊熊的窑炉里。说到原因,还有一个小故事为证。

    有一个砖窑在取土过程中,无意的挖出了一个小小的普通的墓葬,那些彪悍的无所畏惧的洇土工也不在意,上来就把这些尸骸胡乱的拾掇了一堆,转身扔到了温度达到一千多度的烧砖窑炉,那些霉烂的尸骨马上便化作一股黑烟,顿时尘埃不见。

    对这些大无畏的农家汉子来说,这本来是一件看似很普通的事,然而在开炉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整整一窑的砖,竟然全部报废!不是夹生就是瘤砖,而且诡异的是,极个别烧制品相较好的砖上竟然显现出骷髅的影子!

    老板大为震怒,这几万块钱的砖说毁就毁了,在当时万元户这个名词还在风靡一时的年代,这一窑砖可能就决定着一家人的生与死!

    烧窑师傅发誓,自己烧了一辈子窑,从来没有昧过良心,也没往窑炉里使坏。话又说回来,就是使坏对自己也没好处,再说他也没那么大的能耐把整整一窑炉砖烧成这样。他没有这个本事!

    后来,那个往里扔尸骸的工人可能认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便主动的交代了事情的缘由。开始时,老板还是不信,后来一试,果不其然,真的出现了类似上述的现象。再后来,这些老板们都知道了这里面的玄机,只是不知道是什么道理。

    而这次,在离地面五六米深的地方出现了这个洞,人们感到很是意外。因为这一带的墓穴挖的都比较浅,大约都是两米左右,五六米的深度根本没有。几个人一见,几乎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因为在此前的墓穴里,偶尔也挖出过铜钱、瓷器什么的,也能换几个钱花。

    这几个人跳进去,打开手电,这才发现,这是一间并不大的墓穴。因为他们刚才的炸药已经毁坏了一小部分,所以这个黑洞实际就是这间墓葬的穹顶。这几个人打着手电巡视一番,发现除了一具棺材外,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一伙泄气的人们马上便打上了这具棺材的主意。于是几个人便你争我抢的打开了这具棺材。

    奇怪的是,这具棺材里,并没有什么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有的只是一具奇怪的尸体。从棺材的腐烂程度来看,这具尸体埋葬了不止知几百年,可是这具尸体四好美哦有腐烂的迹象,这具尸体是位女性,大概有三十来岁,长得相当标致,华丽的服饰配着满头珠翠,整个人唇红齿白,明眸皓齿,栩栩如生。身段窈窕,体型标准。只是这个人的头上和四肢上均贴着一张符!这还不算,那个女人头上的发髻里竟然还点着三只蜡烛,不过早已熄灭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不得其解。其中有人说,这恐怕不是什么正经东西,要不干嘛还贴着封印?当然,也有几个老光棍看着眼前秀色可餐的美女,看着吹弹可破的脸颜,竟然淫火大炽,欲念高涨!于是,这几个老光棍便支开了那几个认为害怕的人,几个人便争抢着要在这无主女尸身上泄欲火。

    ……

    几个人满足的坐在坟墓里,讨论着适才的惬意,嘴里不住的发出啧啧的贪婪。这时,一个老光棍忽然道:“这几张符到底是干嘛的?”

    有人怂恿他道:“那你敢把它撕下来吗?撕下来的话,这个娘们今晚就是你的了。”这人也是癔症,嘴里说道:“大不了她再活过来,那倒肯定更有一番销魂滋味。”说话之间,这人就直接把她身上的五张符咒揭了下来,并在这伙人面前得意的炫耀道:“说好了,她今晚可就是我的了!”

    就在这时,有人忽然发现,那具棺材竟然晃动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