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孰真孰假(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8本章字数:2111字

    县长一见,心说这丢人真丢到家了,自己竟然还陪着这三四个家伙胡吃海喝。弄了半天竟然是几个冒牌货。

    县长顿时一脸不悦,站起来拔脚边往外走,局长一见急忙追了上去,在后面陪着笑道:“失误失误,真没想到这几个家伙真的胆大包天,竟敢到派出所骗吃骗喝,我已经吩咐过了,这几个人一定严加惩处,从严从重从快,绝不姑息!”

    县长和公安局长前脚刚走,李所长就勃然大怒,几乎毫不客气的就把吴莫离从椅子上揪起来:“冒充国家人员,你的罪大了!”

    吴莫离的嘴里还含着一块鱼肉,含糊不清的说道:“即便我不是省厅的,说让你回家抱孩子去你就得去!”

    话一出口,李所长勃然大怒,啪的就甩了吴莫离一个大耳光子;“我就是脱下这身警服,也得先办了你!”

    吴莫离嘴里的鱼肉一巴掌被李所长打的飞了出来,吐了指导员一身,指导员也站起来指着李所长道:“上面三令五申,不得打骂体罚,你这是违反政策!”

    镇长一见这俩人又要掐架,急忙劝阻道:“老王啊,你就少说两句吧,李所长就是这个火爆脾气。”

    镇书记站起来道:“要狠狠的处理这件事,没看到么,县长都生气了。”说完转身就出了雅间。

    李所长隔着窗户看着县长和局长的车子慢慢的远去之后,朝楼下一招手,顿时上来十几个干警,来到屋里首先冲着葛秦鉴集体敬了个礼,刚要称呼葛厅长,李所长怒冲冲的叫道:“什么他妈的厅长,一群冒牌货,全部抓走!”

    几个干警愕然,刚才还是前簇后拥的,现在怎么成了冒牌货了?

    一个干警诺诺道:“上铐子不?”

    李所长恨恨的说:“上!上背铐!”

    几个干警就要动手,指导员皱了皱眉道:“暂时先别上,别人都知道我们是陪厅长吃饭的,到时候若被知道我们是在陪着几个冒牌货吃饭,我们的脸还往哪儿搁?”

    李所长愤愤的哼了一声,怒气冲冲的走了。

    葛秦鉴一见事态急转而下,也是有些意外,虽然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

    于是一伙干警又簇拥着葛秦鉴一伙从楼下走了下来,大堂经理等人连连按动快门,想要留住这伟大的历史性时刻。大堂里已经悬挂上“欢迎省厅领导莅临我店指导工作”,看得出来,这是刚刚赶制的,因为来时还没有。指导员看着“省厅领导”那几个字,简直就像讽刺的利剑直戳自己的心窝。出了门,门外远远地围满了看稀罕的老百姓,是的,这么大的官在这个偏远的小县已不多见,何况这个小镇呢?

    葛秦鉴等人一上车,那些干警立马换了嘴脸,上来就把他们摁倒在座位上,嘁哩喀喳的就上了背铐。背拷,就是一只胳膊从肩膀上翻过去,另一只胳膊从腋下到背上和那只胳膊接上头,而衔接的媒介就是手铐。

    吴莫离在一边大喊大叫,死活不让戴。倒招惹了几个耳光,只得老老实实地戴上。

    才为座上客,又为阶下囚。

    警车呜啊呜啊的转了几道弯,又开回了派出所。几个人径直被押到了审讯室,一进刑讯室,李所长就拿着一个电棒冲葛秦鉴几个过来了。指导员上前拦住道:“上面三令五审,不得刑讯逼供,要教育为主!”

    “教育?教育不是万能,就得打!”李所长说完一把拨拉开指导员,拿着电棒就冲吴莫离扎过去。

    吴莫离骇的急忙往后闪去,嘴里面叫道:“你真敢打我?先听我说完!”

    李所长铁青着脸,指着指导员道:“请你出去,别妨碍我审问。”

    指导员一见叹了一口气,刚要走,就听吴莫离道:“我们没有胡说,只是在酒席上不便说明,章万平是我的叔叔。”

    章万平,就是那位为了五里铺全村遭戮而下来追究原因的那位真正地厅长。当然,章万平的副厅长名号在全省警界系统那可是大名鼎鼎。

    李所长上前一脚把吴莫离踢了一个跟头,大吼道:“就是你亲爹这次也不行!今天不撕烂你这张油嘴滑舌的烂嘴,我就叫你达达(达达,方言,爹的意思)!”李所长是真被吴莫离气急了,说话也有些口无遮拦。

    葛秦鉴这才想起原来吴莫离这家伙之所以有恃无恐原来还记得章万平这个砝码!于是,便淡淡的说:“如果李所长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拨通章厅长的电话,孰真孰假一问便知!”

    李所长哇呀呀的暴跳如雷;“就算章万平亲自来,也保不了你们!”

    葛秦鉴依然淡淡的说:“你如果敢动我们一根汗毛,明天你就真的回家抱孩子了!”

    葛秦鉴本来一直话不多,都是吴莫离代言,而葛秦鉴的每一句话深沉而有力,倒也令李所长不由一愣。

    指导员疑惑的看了一眼葛秦鉴的道:“你真的是省厅派来的?”

    葛秦鉴不置可否,“解开我们的铐子,我打电话自会证明。”

    那年头,一般人根本不会有大哥大的,能玩起大哥大的主,非富即贵,再要不就是公门里的人。而穿的邋里邋遢的葛秦鉴竟然从挎包里掏出一部崭新的大哥大,倒也不能不令李所长感到惊讶。那阵子,大哥大就是身份的象征。当然,那部大哥大还是李将军当年送给他的。

    葛秦鉴很随意的拨通了省厅办公室的电话:“喂,请接一下章万平!”

    葛秦鉴上来直呼其名,并不以厅长冠之,这倒令李所长大为惊讶!李所长在葛秦鉴的手机上看得清楚,那号码正是省厅办的内部号码。

    这时,电话里传出章万平豪爽的声音:“你好,你是哪位?”

    “葛秦鉴!”

    葛秦鉴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抛出了自己简单的名字。

    “啊,是葛先生?”电话那边立刻流露出惊喜的声音,“我们首长前几天还念叨您了,说有空请您来北京做客,咋啦,不行我们派车过去接您?”

    说到这里,李所长头上的汗珠已经大颗大颗的顺着脸颊往下落,两条腿也不住的打起颤来。是的,他最清楚,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人家堂堂的厅长,让自己回家抱孩子那还不是一句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