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鬼打牌(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8本章字数:1609字

    李所长讲到这里的时候,吴莫离插话道:“啊哈,谁知他掏出的钱竟然是一把冥币,是不是?”

    李所长一愣,道:“你咋知道?”

    吴莫离得意的说道:“这种事你在各地均有发生,那几个就是赌鬼,只为赌钱找乐,并非谋财害命,是不?”说完还偷偷睥了一眼葛秦鉴。

    见葛秦鉴赞许的点了点头。吴莫离愈发得意起来:“这种鬼,你不惹他,他也就不惹你,算是好鬼吧。”

    李所长这次倒没有苟同,说:“可是,老王头还真是惹上了。”

    原来,老王头从掏出拿一把冥币时,心里便知道自己昨晚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便收拾了一把行李,说什么也不在那住了。生产队长问其原因是,却是死活不说。因为,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遇鬼不过三。意思就是遇见鬼的人,寿命不会再超过三年。老王头守口如瓶就是为了破那个“遇鬼不过三”的局。

    可是,那个小卖部的老板早把这件事当成稀罕,传的沸沸扬扬。于是左近几个村的人都来找老王头以便求证,再者就是想听听这刺激的故事。

    老王头回家后,一连两天倒也平安无事,悬着的心不由放了下来。俗话说,贼过三年不打自招。没过几天老王头嘴里边跑了风:“那几个鬼,我大概认得,一个是咱村冯二蛋的爷爷,那俩就不太清楚,我打牌的时候,哈哈,老是耍赖,他们竟然看不出来,你们看,连鬼都看不出我耍赖的手法!”

    也就从此以后,老王头也便有了“鬼难拿”的绰号。

    冯二蛋蒯着一篮子鸡蛋,找到老王头,询问自己爷爷在下面的事情。老王头总不能白受人家这一篮子鸡蛋,便添油加醋的说道:“很不好,很不好,在下面缺吃少喝的,见了我还给我诉苦,说你们也不经常看他,如果再那样,就回来找你们算账。”

    这本来是老王头信口胡诌,可谁知,冯二蛋却当真了,马上回家,带足了纸倮香烛在祖宗的坟前好一顿赔罪。晚上,冯二蛋便做了个梦,爷爷埋怨道,自己在下面挺好的,不用记挂。

    冯二蛋便把老王头耍赖赢了他们钱的一事与原原本本的给爷爷说了一遍。

    冯二蛋的爷爷一听便勃然大怒:“好小子,连我们几个也敢捉弄,看我怎么收拾他。”

    当天夜里,老王头睡得正香,忽然觉得有人在耳边轻轻地吹风,他便惊醒了,朦胧中只看到屋子中间站着三个人影,虽然看不清脸面,但他依然觉得出他们的冷笑。

    “老王头,我们哥几个无趣的很,来找你搓几牌,从学校里搬走咋也不打个招呼,害得我们好找。”

    老王头自然不敢明说,便哆嗦着下床与他们对阵设局。当然,这一晚,打死他也不敢耍赖了,自然,这一夜,他是输的体无完肤,可却是不敢吱声。

    如此一连半月有余,且不说老王头输赢多少,因为整日与鬼祟交往,他的身体已经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了。他这才知道,沾染多了阴气,阳气就会锐减。这就是所说的此消彼长,阴盛阳衰。

    没办法,老王头只得偷偷地搬家了,搬到了距离村子20里的外甥家。头两天一切顺利,那几个赌鬼也没再来找事,老王头也能吃能睡了,精神自然也就好了许多。可第三天晚上,那几个赌鬼又找到他了,并且很是不悦:“老王头,你跑什么?连个招呼也不打,害得我们找了你好几天,既然既不喜欢在家玩,那我们就去外面玩啊。”

    说完老王头只感到脑子一懵,便不知何处是他乡了。直到第二天,外甥才在离家三四里地的一座老坟圈子里发现了痴呆的老王头。再后来,外甥急忙找了几个神汉巫婆讨了一个法子,在冯二蛋爷爷的坟前烧了好多的纸钱,并且做了一场不小的法事,老王头才算悠悠醒转。从那后,老王头就再也没敢碰一下牌。

    李所长讲完这些,征求性的看看指导员。指导员笑笑道:“总以为我爷爷是骗我的,叫我向善,不要耍钱弄鬼之类的。可是后来奶奶亲口给我讲,我才信了。”

    说到这里,指导员又试探着问道:“你们说,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葛秦鉴还是笑笑,并不回答。他知道,对这种坚强的唯物辩证主义者,只有以事实说话。

    这时,李所长说道:“葛先生,你们来的目的是干嘛的?我知道你们不是省厅派来的,只是章厅长的朋友。”

    葛秦鉴道:“如果说我来的目的正是因为这件案子的,你信吗?”

    李所长愣了一愣,坚定的道:“信!”

    “为什么?”葛秦鉴问道。

    “因为你们的身上有股子浩然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