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芸芸众生(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8本章字数:2647字

    这时,葛秦鉴从树后闪出来大吼一声道:“住手!芸芸众生,寿康在天,岂容你一个小小的邪祟为所欲为?既然被我遇见,那么也是你前世的宿业今朝偿还!”

    丑时之女忽然被跳出的葛秦鉴吓了一跳,又被他疾言厉色的训斥了一通,不由得呆了一下,便慢慢的丛树上滑了下来。她滑下来的姿势很是奇怪,头朝下,脚朝上,快到地上时,便像一条蛇一样,身子一软,就站到了地上。

    她冷冷的看着葛秦鉴,手里的那个小草人已经扔了,锤子也不见了。手缩在和服宽阔的袖子里,夜风偶尔掀开她的乱发,露出惨白但极美的脸颊。

    起风了。

    夜风撩开葛秦鉴的道袍下摆,也掀起丑时之女的和服下摆。地上的枯叶被风卷起,漫舞着,偶尔有几片贴在了葛秦鉴和丑时之女的脸上,但两人静的就像两尊雕像,巍然不动。

    李所长早已拔出了手枪,偷偷瞄准了丑时之女,只待葛秦鉴一声令下就扣动扳机。

    此时,葛秦鉴的道袍慢慢的暴起,像吹了气的气球,接着就见葛秦鉴慢慢的踏出了一步,这一步脚步很是沉重,似乎在试探,也似乎胸有成竹,鞋子刚刚离开地面,几乎是擦着地皮迈出去的。左手里已不知何时多了一道符咒,嘴里也急速的念着杀鬼咒。右手的通灵剑已经高高举起!

    此时,天上忽然风云激荡,刚刚皎洁的月亮也忽地被飘来的云隐了起来,整个天地仿佛都陷进了无底的深渊。这是葛秦鉴施咒所引发的反应,他所召唤的是自己的信仰!是除魔卫道的必杀技!

    葛秦鉴斜跨几步,大吼一声,一剑直刺丑时之女的前胸,手里的符咒也同时拍向她的面门。而那丑时之女仿佛傻了一般,竟然站在当地一动不动。难道她就这么甘心束手就擒吗?就在葛秦鉴诧异之间,丑时之女忽地发出冷冷的一笑,葛秦鉴的通灵剑就要刺到她身上的时候,忽然只觉得面前一闪,自己的面前凭空多了一个人!

    葛秦鉴这一剑来势端地急恶,誓在一剑毙命,忽然面前多出一个人来,不由急忙收住剑式,但还是晚了,这一剑还是刺到了那人的胳膊上!

    剑刺到了那人的胳膊上,葛秦鉴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他确切的感到自己的胳膊正在经受钻心的疼。

    葛秦鉴稳住心神,往后退了两步,这才发现,面前竟然站着一个人。站着一个人并不稀奇,也可能是丑时之女幻化出的人性,但葛秦鉴却呆在了当场,因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他的这一剑刺到了对面那个“他”身上的身上,而自己的胳膊却在汩汩的流淌着血液。

    葛秦鉴骇然的看着那个“他”,那个人也是捂着伤口一副痛楚的样子。右手持剑,左手握符,与葛秦鉴的动作一模一样。

    葛秦鉴忽然想到,在罗布泊时的玉佩,那也能幻化出人影,不过举止各异,不尽相同,而且思维也不一样。可是面前的这个自己,却完全是自己的翻版,自己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竟然被他同时模仿。

    葛秦鉴捂着自己的伤口道:“你是谁?”

    “他”也捂着自己的伤口道:“你是谁?”

    葛秦鉴知道今晚自己遇见了难题,想要杀掉丑时之女,那就必须先过对面的“他”这关。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要真是杀了他,那么自己也就会命丧九泉。因为他们竟然是同一个人!

    一边的丑时之女,冷冷的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葛秦鉴,看他怎样解开这道难题。

    葛秦鉴不信,自己的举止能被其模仿,思维也能吗?于是葛秦鉴装着愤怒的样子挥剑向“他”杀去,心里却在盘算着,等真的到了眼前,自己虚晃一枪,绕到他的背后,径直杀了丑时之女。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但真正落实起来却根本行不通。

    双剑刚一交锋,葛秦鉴便急于绕到他的后方,可是还没转过身,那个“他”好像读懂了他的思维一样身体一横,早已经挡在了面前。葛秦鉴也不说话,反手一拳正击在他的胸前,这一拳力道不小,葛秦鉴竟感到自己的拳头隐隐做疼,可是他还没缓过神来,就觉得自己的胸前一阵闷疼,接着便倒退几步,喘了几口气方才稳住阵脚。

    葛秦鉴这才知道,面前的自己真的不能动手,因为你无论怎样出手,最后那都会转化到自己的身上。

    葛秦鉴几乎要崩溃了。他从没有见到这么奇怪的现象。他没辙了。

    对面的丑时之女,看着葛秦鉴莽撞的狼狈,正得意的笑着。

    这时,天空中月亮又露出了惨淡的光亮,正照在丑时之女胸前的镜子上,反射出阴阴的光芒。

    葛秦鉴恍然大悟,是哪个镜子在作怪!

    他这才想起,丑时之女胸前的镜子叫做还魂镜。这东西,能吸食人的精气魂魄,也能幻化出相对的人。现在的葛秦鉴等于面对的是真正的自己,所以能明白他的思维。

    葛秦鉴甚至不明白,究竟自己是真的,还是镜子里的是真的?因为镜子里走出的那个他也正一脸的茫然。

    葛秦鉴忽然想到镜子的成像是相反的。于是他就转过身,背对着那个“他”,向后面的李所长走来。他刚走了几步,便偷偷转过头去,看到那个自己果然也向反其道而行。当然,他在扭头的瞬间,那个“他”也正在扭头回望。

    只可惜,葛秦鉴有两个,而李所长只有一个,葛秦鉴走到李所长的身边,低声问道:“他在干嘛?”

    李所长早被眼前的诡异惊得合不拢嘴,那还顾得回答?倒是指导员比较平静小声地说道:“他正背对着咱们,止步不前。”

    葛秦鉴小声道:“这就是了。马上命令最好的枪手赶紧打碎丑时之女胸前的镜子!”

    葛秦鉴话音甫落,李所长手里的枪早响了!李所长是从越南前线回来的老兵,枪法自然是没的说!

    李所长的枪音刚落,就听见一阵稀里哗啦镜子碎裂的声音,接着那个丑时之女便发出愤怒的怒吼,葛秦鉴转过身,那个“他”早已烟消云散,不知所踪!

    见打烂了丑时之女胸前的镜子,葛秦鉴心中大喜,转过身,便向丑时之女杀去,嘴里大喊道:“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详。登山石裂,佩戴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挟六甲,右挟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当葛秦鉴念到这里的时候,人业已杀到丑时之女的身边!

    这时只见丑时之女又是一声冷笑,张嘴一吐,一道黑光激射而出,那葛秦鉴一来没有防备,二来距离实在是太近了根本躲不开,待发现时已经晚了,就觉得自己的胸前一阵钻心的疼痛。

    葛秦鉴马上知道,自己中了暗算!就在略一犹豫之时,葛秦鉴忽然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阵模糊,脚下一软便仆倒在地……

    丑时之女一招得逞,不由一阵冷笑。慢慢的走向倒在地上的葛秦鉴,手里不知又何时多了一个小人。她从地上的葛秦鉴身上用力的撕下一块布,塞到小人的体内,合拢。嘴里便开始有又急速的念起咒来,并且把那个小人摁到树上,手里有随即多了一颗钉子和小锤。

    现在,吴莫离最为清楚,只要这个小人被钉到树上,那么葛秦鉴恐怕也就不会再醒来。现在来说,除了葛秦鉴之外,当属吴莫离的心智最为坚磐。这家伙别看整天咋咋呼呼,但是心眼最多。此刻,他一见葛秦鉴命悬一线,急忙冲李所长道:“开枪啊,快开枪!”

    吓傻了的李所长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冲丑时之女扣动扳机,树后的警门也急忙闪出来,一起对着丑时之女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