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三魂七魄(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8本章字数:2712字

    讲到这里,不妨回忆一下,您身边的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当小孩子(因为小孩子魂魄不固,往往遇见突发事件或听到突如其来的声响都会哆嗦一下,接下来往往会嗜睡、精神萎靡、低烧等症状,那就是魂在受惊之后,在体内乱窜,不经意间就冲破魄的约束,俗称,丢魂了)丢魂之后,往往会有家长站在房上,手拿孩子的衣服,在夜里冲着四面转着圈喊着孩子的名字道:回来吧,回来睡觉啊,爹娘等着你呢。再有,就是在孩子的睡着以后,拿一小碗,盛满小米,用白布(有地方用黑布的)蒙上,再倒置着,在孩子的头顶顺时针转三圈,一边转一边念咒道:床上惊床下惊,鸡叫狗咬吓着惊,爹也惊娘也惊、爷爷惊奶奶惊,婶子惊大娘惊……,俺给某某(小儿名)收收惊。说到这里自问自答道,好了吗?好了。连续念3遍(也有七遍之说)。当你揭开白布时,会出现奇怪的现象,那满满的一碗米,会无缘无故的少上那么一个坑。这是最简单的收惊咒法,效果却出奇的神奇。我在老家农村就遇见过这样一次,当时一个小孩正是因为被一只黑狗追着咬,回到家后连续低烧,胡言乱语。这是他在外游荡的地魄把所见的事情反馈了回来。而这家人偏偏是个忠诚的无神论者,带着孩子远去各个大医院,做检查,请专家,钱花去了不少,可是病却没治好。正好被我回家赶上,轻而易举的做了个收惊咒,孩子在睡了一觉后第二天就活蹦乱跳的跑去玩了。其实,他这是魂魄离体时间长了,如果时间较短,甚至能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这个简单的收惊咒,无论谁都能做,不必担心有其他的反噬或不良。因为这是在行善事。还有先前那位和尚念的“者者扎拉呙,者者扎拉呙”这也是一种咒语,是止血咒,不过是佛教的咒语罢了。佛教咒语与道教咒语的最大区别,就是佛教的比较晦涩难懂,甚至连字也认不全。而道家的咒语则是简洁明快甚至朗朗上口。但都有异曲同工的效果。道家的止血咒也有很多,比如:《鲁班经》载:太阳出来一滴油,手执金鞭倒骑牛。三声喝令长流水。一指红门血不流。又比如:手执红尘法宝草,挽断山根止血口。雪山童子到,雪山童子到,截住血路口,急急如律令敕。”这个咒语要一口气念完,方能生效。当然里面还有许多注意事项,在这里就不一一罗列了。

    这叫做咒语。只是最简单的咒语。然而,咒语并不是张口即来就能生效。这就需要持咒。持,既是修的意思。说简单一点,某些咒语并不是一念就灵的,因为所有的咒语都有一个召唤的神灵,比如,太上老君,比如,观音菩萨,比如雪山童子等等。想要让他们依附在咒语上,从而达到呼之即来的效果就需要持咒。比如,有一种壮胆咒是这样念的:八方无碍,心境澄明,四方坦途,明光华腾,观世音菩萨敕。这句咒语,就需要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在观音菩萨的神祇前,点蜡,焚香,再跪在面前虔诚的重复这句咒语。期间不要受外来事物的干扰而中断。这样,这个咒语就算成了。有效期为一年。当然也有一些咒语则需要去一些恶坟里完成它的加持过程,比如,有一种叫做小鬼抬轿的咒语,那么施术者就需要找一个很是凶恶的坟地,也在大年三十的晚上,焚香祭拜召唤出小鬼来,并以礼祭许诺,而达到操纵小鬼的条件。当然,这叫做鬼咒。像葛七巧学的应该就是这种法门。只是后来不知到了哪个掌门的时候,《佛道问尊》的后半部,也就是葛七巧苦心造诣学习的《鬼道》被人撕了去,再也不见。

    葛秦鉴看了看金德的瞳孔,又看了看他的舌头。沉思了一下道:“去捉一只黑狗来,要小狗,做好是未曾交媾过的小公狗。”

    金发不敢怠慢,急忙就去村里转悠着找狗了。

    吴莫离走过来道:“师傅,上次杜修言招魂的时候也不见您这般麻烦啊,还要捉什么黑狗?”

    葛秦鉴笑了一下道:“那是他们丢失的魂魄不同,上次修言被米蓉携走的是命魂,那是米蓉一心想要和修言和好,并无阴毒之意,而这次的丑时之女就是要置人于死地,丝毫不留一点客气。上来就把金德的地魂给摄走了。地魂这东西,又叫影魂,是天魂通过命魂反射过来的影子,无地魂不成像。要不你看看……”

    葛秦鉴一边说着,一边把金德扶起来,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斜斜的照在金德的身上,奇怪的是金德的身边果然没有影子!

    在一边的李所长和指导员不由十分兴奋,是的,饶是他们活了大半辈子,这超出科学的自然法门还真是没见过。是的,人活着竟没有影子。

    指导员好奇的插话道:“那么,都说鬼魂没有影子,是不是这回事?”

    葛秦鉴把金德发到床上道:“那是他的地魂在外游荡,等三魂聚首,他也就可以轮回转世了。”

    葛秦鉴边说,便命令金德的老婆倒了一碗小米,上面插了三根筷子,放在金德的头顶处,接着又从挎包里掏出一张符,刺穿在中间的那根筷子上。接着又擎出通灵剑,威风凛凛的站在金德的头顶前。

    这时,金发抱着一只小黑狗跑了回来,气喘吁吁的问道:“葛先生,没误事吧?”

    葛秦鉴颔首道:“刺破它的鼻尖,取鲜血一碗。”

    金发照做,拿来一柄做针线活的针,在小黑狗的鼻尖上狠狠地刺了一下,那只小狗吃疼不过,便汪汪的叫了起来。

    葛秦鉴端起那小半碗狗血,从金德的头顶开始,一直到门外画了一条血线。

    接着,葛秦鉴便站在金德的面前,将剑横于胸前,左手持着金德的一件衣服朗声念道:“桥归桥,路归路,尘归尘,土归土。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浩浩乾坤,朗朗青天。四方偈帝,土地、庙王、五昌、游师,携魂来送,纯阳之血做路印,不侮脚踪。圣门弟子虔诚相迎,三魂七魄安稳放送!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念到这里,葛秦鉴剑尖一直,只见那穿刺在筷子上的符,竟然腾腾的燃烧起来,那三根竹做的筷子竟然也着了起来。奇怪的是,当一根着到一半的时候,忽然火势微弱了下去。葛秦鉴微微诧异,嘴里不禁更加急速的念着咒语。可是几分钟过去了,那支筷子还是光华暗淡,甚至有熄灭的迹象。其实这支筷子就是所谓的地魂,不燃烧,就是回不来,他不回来,那么就等于作法失败。这时,其他两支筷子着的几乎只剩下四分之一,而那只代表地魂的筷子只不过才着了四分之一。

    这时葛秦鉴脸上的汗珠就大颗的落了下来,也停止了念咒自语道:“天魂和命魂一起相邀,竟然还不回来,这半路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完,闭目了一会,对金发道:“你们村西,一公里处可有什么神祇所在或穷墓恶坟?”

    金发搔了搔脑袋道:“没有啊,啥都没有。”

    葛秦鉴道:“那这就奇怪了,按说他的魂魄正在村西一公里处受到阻拦……”

    说到这里金德的老婆忽然道:“前几年那里有个钟馗庙,后来修路时好像扒了,不过钟馗像还在一个路边的大队马棚里。”

    “这就是了,快,你赶紧拿上一个脏东西,捂住钟馗的眼睛,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揭开,不然你男人的性命休矣!”葛秦鉴急切地说道。

    金德的老婆一听,急忙从炕头上扒拉出自己刚换下的一件内裤,风风火火的去了。

    金德的老婆刚走,那两支香也就快着到头了。命魂和天魂回来后,地魂也就永远地留在外面,也就是说,金德永远就是这样的一个废人。就是医学上所说的植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