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以命续命(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8本章字数:2685字

    金德的家里。

    葛秦鉴焦急的看着这两支即将着完的香。这两支香如果着完,金德也就完了。葛秦鉴略微沉思,一咬牙上前拔起那两根燃烧的筷子,又命令金发找来两条细绳,分别拴在自己的左手食指和中指上,并咬破舌尖在上面呸了几滴鲜血,念道:“中指代命魂,食指为天魂。双指不屈,以命续命。”这是一个十分凶险的咒语,即葛秦鉴在为金德续命,他把自己寿命嫁接到了金德的身上,在这一段时间里,如果金德的寿命一小时不回来,那么葛秦鉴就会损失一小时的阳寿。

    金德的老婆风风火火的赶到村西钟馗庙的旧址,在路边原来公社翻盖的一间小屋里找到了那尊已经蒙上蜘蛛网的天师钟馗。这尊钟馗像大约有膝盖来高,为泥胎彩釉。金德的老婆也不说话,上来就直接拿着他的那条裤衩就捂了上去。她一捂住,就觉得那尊泥塑的钟馗发出强烈的反抗,似乎要从她手里挣脱一般,金德的老婆什么时候见过这种事情,心下大骇,刚想撒腿就跑,有忽然想起葛秦鉴说的话,于是即便胆战心惊,但也只得勉强闭着眼忍着。大约过了一分钟,金德的老婆便依照葛秦鉴所说的,急忙扯下那条脏裤衩,跪在钟馗前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道:“天师赎罪,实在是为了我家男人三魂聚顶,还望天师赎罪。”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跑了。

    葛秦鉴只觉得手里金德的那件衣服忽然像钻进去一个人,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便急忙把那件衣服往金德的身上一盖,再看那一支代表地魂的香嗖嗖的着了起来,几秒钟的功夫便就着到了尽头,葛秦鉴一见急忙把自己手上的两支香和地魄并列插在一起。这时那三支香几乎同时着完了。

    再看,床上的金德这时忽然翻了一下身,接着便哎呦叫了一声:“饿死我了!”说话间竟然坐了起来。金发一件急忙跃过来,惊喜的叫道:“哥哥,你终于好啦!”

    金德茫然的望着屋里的这些人,皱着眉头问:“他们是谁?在咱家干嘛?”

    这时金德的老婆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惊喜的看着自己的男人,也不说话,从炕上把他拽下来,硬生生的给葛秦鉴磕了几个头。葛秦鉴也不阻拦,只是笑盈盈的看着,嘴里忽然喷出一口鲜血,接着便摇晃了几下,便要倒下去,大振在一边手疾眼快,一把跳过去扶住了葛秦鉴,焦急的叫道:“葛大哥,你怎么了?”

    一伙人便像众星攒月班的围住了葛秦鉴,个个焦急的看着葛秦鉴。

    众人一起把葛秦鉴抬到炕上,葛秦鉴脸色苍白,勉强的笑了一下道:“没事,休息一会就无碍了。”

    吴莫离知道,诸葛亮七星续命,是为自己续命,而葛秦鉴双指续命,是以自己的阳寿为代价,为金德续命。平白无辜的减了自己一炷香的寿命,要是常人早得躺上十天半月了。众人见葛秦鉴无碍,也都松了口气。只是听吴莫离说就减了一炷香的寿命,都觉得惊讶。同时对葛秦鉴以命相续拯救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又都觉得难能可贵。

    这时金德向众人讲道:“昨夜我正睡得迷糊,忽然就听见有人叫我。我就站起来随着他走了。那人看不清样子,离我很远,不知是男是女。他就这样带着我走了老远,奇怪的是我怎么也跟不上他。后来我还走到了一块开满黄花的地里……”金德讲到这里,我们就明白了,昨晚丑时之女胸前的镜子上已经显示出那块黄花地。

    金德接着讲:“我得身体轻盈的很,随风飘着,也不知飘了多远,却飘到一个庙宇里,里面有两个黄衫童子,扯住我说‘你平时粜粮食的时候,昧过人家一次秤,少算了一个老妪三斤玉米,所以这次要打你三鞭子。’说完,就听见内堂里传来砰砰的响声,我不由疑道‘我在这里站着,你们打谁’?‘地魂本无形,身受一样疼。’说完,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胫骨火辣辣的疼,我先开裤子一看,小腿内侧竟然出现了三条鞭子印!我便往外跑,这是却看到两个朦胧的人影道‘金德,快回去,快回去!’我当时还纳闷,这俩人看似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吴莫离插话道:“那一定是你的命魂和天魂了”。说到这里,看了一眼炕上的葛秦鉴。葛秦鉴微微点头,示意正确。

    金德接着讲:“我便跟着他们往回跑,谁料等到了村西,一个豹头环眼。铁面虬髯的蓝衫大汉把我截住了,那个人我一见就浑身胆颤,两腿都迈不开……”

    吴莫离接着解释:“嗨,可不就是钟馗吗?”

    “这是就见我的老婆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拿着一块红布往钟馗的脸上一盖,钟馗的眼睛顿时被遮住,我趁机便跑了回来。刚到家门口,远远地就见一道橙红大道就铺在我的面前,钟馗远远地追过来,看着这条大路却很迟疑,我刚踏上去就忽然觉得浑身一震,睁开眼时就看到了你们在这里了。”

    金德说到这里,忽然觉得自己的脚下有些粘连,抬起脚来不仅哎呦一声,我们这才看到他的鞋上竟然踩满了狗血--他可是刚刚下炕啊,而且那血线距离他的炕也还有几米远的距离。听他哎呀了一声,我们便询问他何事,他这才弯腰掀起自己的裤子,我们这才看到,他的小腿上果然有三条鞭子抽过的痕迹。

    金德好奇的说:“咿呀,这做梦也能成真的?”

    葛秦鉴笑笑没理他。

    吴莫离也疑惑的问:“师傅,这是怎么回事?”

    葛秦鉴道:“他那是做过昧良心的事,土地爷在惩罚他。”

    金德红着脸道:“平生也就做过那一次亏心事,待以后再还与她。”

    这时,金德皱着眉道:“葛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金发埋怨道:“还能怎么回事?都是哪个鬼灯笼使得坏,要不是葛先生舍命救了你,你也就和那三十个人一样,去地里看地头了。”

    金德疑道:“俺可是谁也没招惹啊?”

    葛秦鉴道:“这都是丑时之女犯的罪。这东西往往在捡到人的身上之物,比如衣服、毛发或者一口唾液,只要是人身上的,她都能诅咒。”

    众人这才想起,那丑时之女趁葛秦鉴昏迷的时候,从他的身上拽了一些什么,原来这是想要施法的前提。

    “我已经见过那个丑时之女的真面目了,她头上的三盏灯,分别代表仇恨、怨念和感情。可是,她头上的那盏感情之灯已经将近熄灭。这说明她的内心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了,有的只是无尽的怨念和仇恨。”

    感情之灯居中。仇恨居左,怨念则居右。

    一左一右的两盏灯正烧的极旺,则是表明她的怨念和仇恨已经深入骨髓了。

    要剿灭丑时之女,就要破了她的胸前镜和丧门钉,最后要打破她头顶上的几盏灯。那样它就自然灭亡了。

    胸前镜已经被李所长击碎,丧门钉也已经为葛秦鉴所有,那么只剩下她头顶上的三盏灯了。葛秦鉴现在只需要充足的睡眠,因为他今晚要再战丑时之女!

    那面镜子能幻化出人影,幸亏被葛秦鉴机智的打破;而那枚丧门钉,却差点要了他的命,若不是那位神秘的和尚出手,只怕葛秦鉴也早就着了道,说不定早就挂了。

    葛秦鉴在寻思着,那位神秘的和尚究竟是谁?还有,师傅葛大海本来已经死了,为何他又屡屡提及师傅?还有,上次大战黄皮子时,自己的体内竟然幻化出师傅的精元,这难道暗示着,师傅葛大海难道已经位列仙班了么?是的,位列仙班的人,自然不会死的了。那么也就是说,师傅会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会出来为自己帮忙吗?

    乱七八糟的想着,葛秦鉴终于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