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毙敌(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8本章字数:2711字

    葛秦鉴冷哼一声,将丧门钉放进挎包,稍微一停顿,接着忽然走出了一种奇怪的步伐:右足在前,左足在后,次复前右足,以左足从右足并,是一步也。次复前右足,次前左足,以右足从左足并,是二步也。次复前右足,以左足从右足并,是三步也。葛秦鉴双腿弯曲,身体前倾,加之步履蹒跚,似老态龙钟之相。

    大振吴莫离顿时摸不着头脑,疑惑地向和尚看去。和尚却满意的说道:“好,禹步,想不到你这小子还有些悟性,竟然领悟了禹步配七星,看来葛青山收你这个徒弟是收对了。”

    《尸子》云:“古时龙门未辟,吕梁未凿,……禹于是疏河决江,十年未阚(《太平御禹步览皇王部》引作‘窥’--引者注)其家,手不爪,胚不毛,生偏枯之疾,步不相过,人曰禹步。”

    据《洞神八帝元变经禹步致灵》说,自夏禹创禹步以来,后人“推演百端”,“触类长之,便成九十余条种,举足不同,咒颂各异”

    禹步最早为巫祝采用。道教承袭此术,作《洞神八帝元变经.禹步致灵》以申明之,曰:“禹步者,盖是夏禹所为术,召役神灵之行步,以为万术之根源,玄机之要旨。昔大禹治水,……届南海之滨,见鸟禁咒,能令大石翻动。此鸟禁时,常作是步。禹遂模写其行,令之入术。自兹以还,术无不验。因禹制作,故曰禹步。”

    禹步,代表了中国古代大无上的道家智慧,因其步法依北斗七星排列的位置而行步转折,宛如踏在罡星斗宿之上,又称“步罡踏斗”。

    此时,葛秦鉴一步一缓,腿脚似乎十分沉重,每走一步都十分吃力,可是他每踏一步,相应的七星位置上的符便发出一道金光,刺眼而灼热,那个被丑时之女感情之火即将烧着的符也迅速恢复了原样。

    葛秦鉴嘴里喃喃的念着咒语,一步一步的向丑时之女靠近,手中的通灵剑也发出兴奋地震颤。

    丑时之女明显的感到了恐惧,身体极力的扭曲着,面部的表情也显出了很不自然的神色。是的,死亡的临近,神鬼惧怕。即便是鬼,也要重温一遍死时的痛楚与惊恐。

    忽然,丑时之女转过身,面向葛秦鉴,嘴里急速的念着咒语,双手擎天,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那两盏灯的火苗忽然跳跃起来,在头顶拧成一股火绳,像贪婪的蛇一般,吐着引信向葛秦鉴飞射而来,葛秦鉴大吼一声,手中的通灵剑应势而出,直斩向火蛇的七寸!

    那通灵剑本是一切邪灵的克星,又被历代掌教浸以精元,自然十分的厉害,葛秦鉴只觉得犹如快刀切豆腐,那火蛇的头应声而落,葛秦鉴不由松了口气,刚要收势,没想到,那无头之蛇竟然又冒出一个头来,依然向葛秦鉴咬来!葛秦鉴大惊,挥剑已经来不及了,急忙向旁边一侧身,蛇头是躲过了,但是那蛇的尾巴在他的肩上啪的扫了一下,那青色的道袍竟然烧焦了一道印痕!葛秦鉴就觉得肩上火辣辣的疼,定睛一看,那皮肉竟然都烧焦了,发出难闻的气味。

    葛秦鉴又惊又怒,即便是在凶险万分的罗布泊地下古墓,他也没受到这样的算计,想不到一个小日本死去多少年的丑时之女竟然如此厉害。葛秦鉴顿住脚步,左手打了个手结,嘴里激昂的念道:“七星神曜,辅弼神君,腾天捣地,驱雷奔云,队仗千万,通领神兵,开旗急召,不得稽停!急急如律令!”

    念咒完毕,那和尚也在一边配合着葛秦鉴迅速的布了一个简单的道坛。说是道坛,不过是在一个较高的突兀的平地上插了三炷香,燃了一些纸钱,本来这些应该是葛秦鉴做的,可是葛秦鉴已经腾不出手来,吴莫离早已看傻了,所以和尚一见葛秦鉴要布七星阵,早已配合着做出了相应的举措。

    晴朗的天空一声炸雷,那霹雳像是要撕裂整个天幕。葛秦鉴怔了一怔,和尚也怔了一怔。因为这朗朗的清夜,本不该出现如此景象,七星加上左辅右弼,现身时都不会出现这种先兆。那只有一个原因,七星,没有被他们召唤来。这可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事。和尚屈指稍顿,叹道:“命数,命数!真是合该有劫么?”原来今晚正是七星之母紫光夫人北斗九真圣德天后的生日,他们都去为母亲祝寿,故不能及时前来,就派值日功曹雷水星君代劳。雷水星君早已瞅见丑时之女的命眼在她的两盏火上,也不含糊,就远远在天上降下一片恶水,要熄灭她的火种。

    李所长和指导员当然看不到星君,只是感到万分的惊诧,是的,明朗无云的夜空竟然霹雳阵阵,急雨瓢泼。这些,彻底颠覆了指导员的科学理念。使他心甘情愿的接受某些科学解释不了的事物,是真实存在的这一现象。

    丑时之女那肆虐的火蛇忽然遇到那从天而降的恶水,马上变得萎靡下来,像是一条麻绳一般软软的瘪了下来,并急着要回到头上的灯盏里。

    胜负已分。吴莫离等人互相看了一眼,刚要松一口气,忽然就见丑时之女大吼一声,身上的大红的和服竟然像吹足了气的气囊一般,暴涨数倍,帛帛有声,众人正不知所以然,那件和服忽然从丑时之女的身飞了出来正罩住那条惊恐的火蛇,那火蛇忽然露出贪婪的神情,忽地钻到了那件和服里,接着奇怪的事情出现了,那件和服忽然着了起来,熊熊的火光忽然幻化成一条巨大的火蟒!那个头比刚才的火蛇大了不知几十倍!凶狠的目光,伴着粗如筷子般的引信,呲呲的像葛秦鉴袭来!那恶水淋到它的身上竟然丝毫无碍。

    葛秦鉴大惊,连连后退,他知道,这是丑时之女最后的孤注一掷,因为她现在的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肮脏而丑陋的身躯在夜里像一尊木乃伊,木然的站在那里。是的,它千年的道行都浸淫在这大红的和服里。这和服就是她的全部道行储存之所在。

    葛秦鉴早已收起了禹步,敏捷的躲闪着火蟒的攻击。和尚在外围也是焦急,他似乎也没想到丑时之女还有这一招。吴莫离凑过来小声说道:“灭了他的真身,她会不会就完了?”

    和尚摇头道:“不行,她的道行都在衣服里,你即便毁了她的身体,灵魂不散也是枉然啊。”

    这是那火蟒血口暴涨,冲葛秦鉴咬来。虽然是幻化出来的假象,但葛秦鉴还是强烈地感到一阵腥气扑面而来。

    那火蛇约有一丈来长,蛇口已经向葛秦鉴咬来,那尾巴也从葛秦鉴的后面包抄过来,葛秦鉴顿时进退两难。

    那和尚大吼一声,手里的念珠爆射而出,化作两道厉光,直向火蟒射去!可是那两只念珠还没到火蟒的身边竟然化成了齑粉,变成了两股青烟。看来那火蟒的温度已经打倒了几千度也不止。远远在圈外的吴莫离等人也感到一阵热浪灼的厉害,使人呼吸都有些困难,一边的草木都翻卷着叶子,像刮风一样的来回摇晃。

    众人大惊,心说不好,连和尚都没有了办法,葛秦鉴如何能化险为夷,死里逃生?难道这里就是葛秦鉴最后的归宿?

    这条火蟒有暖瓶粗细,遍体火红,昂首吐信,甚是恐怖。葛秦鉴连连后退,身后的七星符也呼啦啦的翻卷着,马上要从树上掉下来一般。

    和尚在外面急得直跺脚,嘴里急切地说道:“早知道这家伙困兽犹斗还有这么厉害的法门,真该上来就解决了她。”

    吴莫离也是干着急,在一边直骂娘,却毫无办法。大振和胖三道士不管这些,一人操着一棵干枯的小树就冲了上去,可是还没冲进阵里,那火热的炙烤,早已将两人击退。

    指导员和李所长急忙掏出手枪,对着火蟒蓬蓬的开了几枪,却像泥牛入海,有去无回,毫无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