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奇怪的蛇(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9本章字数:2676字

    黑暗的夜空,偶尔传来一两声鸟鸣和不知名的动物低吼,远远地传来也甚是可怕。

    吴莫离忽然问道:“师傅,你说我们这算是干什么的啊?说是为拯救华夏,可是除了挖坟盗墓我们也没做过别的什么伟大成就啊!”

    胖三插话道:“你不是说过吗,盗墓的是耗子,我看我们就是耗子!”

    吴莫离翻了个身道:“而且是经常给鬼打交道的耗子!”

    胖三嘻嘻的笑道:“我看,我们干脆就叫鬼鼠得了!”

    葛秦鉴笑了笑,没有说话。其实他也感到了一丝无奈,是的,堂堂的圣门掌教竟然也干起了挖坟盗墓的勾当,说起来,真是有辱师门。

    到了后半夜,帐篷外的火已经熄灭了。寒意伴着露水一并袭来。帐篷的穹顶上甚至能听到水珠从树上滴落的声音。

    大振像一个老大哥一样,钻出帐篷,默默地拎着砍刀想去附近砍一些柴火。

    他刚走了不远,还没动手,就忽然觉得眼前一个黑影忽地窜了过去,大振禁不住吓了一跳。这个东西的个头比家狗不小,两只眼睛闪着幽蓝的光。

    大振差点惊叫出来,这东西像是狼,又像是豺狗,但是动作又比狼敏捷许多。大振又警觉的看了看四周,除了夜虫低鸣,一片万籁俱寂。大振好歹砍了两颗枯树,扛在肩上急忙往帐篷那赶去。

    刚走了两步,大阵忽然听到沙沙的声音,本来他以为是树冠蹭到地面的声音,可是又觉得不太像,因为这声音来自于头顶之上。大振止住脚步,果然在头顶的上方传来沙沙的声响,大振刚想抬头,忽然就觉得一阵腥风扑面,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道黑影暴射而来,大振讶然一声,身体本能的向下一蹲,急忙歪过脸,肩上早传来一阵钻心的疼。大振把肩上的枯树忽地扔到地下,皱着眉闷闷的呻吟了一声。

    他怕吵醒葛秦鉴和吴莫离胖三。

    大振肩上的疼痛已经超出他所能忍受的界限,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低落,他把右手做拢状,把五根指头紧紧地压住伤口的四周以减轻疼痛。

    大振大口的喘息着,腿竟然像是灌了铅,每走一步都要付出比平时多几倍的努力。帐篷就在自己面前几米远的地方,可是他已经是在迈不动脚步了,刚要扶住一棵树干休息一下,就觉得双手仿佛也不听使唤,竟然抬不起来,一下子扶空了,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可是大振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不知是浑身麻木了,还是肩上的疼痛远远大于摔倒的疼痛,大振倒下后连一声哎呦都没发出来,他甚至已经觉得舌尖发硬,喉咙里也被一大块什么堵住了,他这才感到了恐惧,急忙想努力的站起,可是浑身除了意识还稍微清醒外,再也没有可以活动的地方了。大振张嘴想喊,可是怎么也发不出音来。大阵忽然苦笑了一下,就这样静静的躺在这里,想到了香娥,想到了那无辜罹难的乡亲们,自己的死也是一种解脱,可以向他们赔罪,向他们道歉……

    大振的思维渐渐的混乱了起来,整个脑子一片嗡嗡,像是无数的马蜂在耳边盘旋,又像是打铁时那鼓风机发出的工作噪音,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得身体一轻,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接着耳边便传来胖三焦急的声音:“大振哥,大振哥……师傅,大振哥在这里……”

    葛秦鉴跑过来,打着手电,看到大振惨白的脸和肩头上的伤口,皱着眉头吸了一口冷气道;“赶紧背到帐篷里,他这是中了蛇毒了!”

    胖三强有力的身体在这里有了用武之地,几个大跨步,就把大振背到了帐篷里。吴莫离还呼呼地睡着,香甜的打着呼噜,嘴里喃喃不清的说着什么。

    胖三使劲踹了吴莫离一脚,吴莫离翻了个身,继续睡着。胖三也没空再计较,急忙把大振放到被子上,此时的大振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纸,一张死人时用来做引魂幡的白纸。

    胖三刚把蜡烛点上,回过头来,却见葛秦鉴早已趴在大振的伤口上用力地吸着毒液,吸一口便啐出一口乌黑色的血水。

    胖三知道,大振这次伤的不轻,刚刚一个大活人,才一会的功夫就变得这样人事不省了,那蛇的毒性之猛烈可见一斑。

    胖三焦急的问道:“师傅,怎么办?我们也没有药,大振哥这情况我看不乐观啊!”

    是的,此时的大振已经由刚才的呼吸急促变得渐渐慢了下来极慢,而且沉重!

    葛秦鉴笑了笑,拿过他的那把通灵剑在胖三的面前晃了一晃,胖三顿时恍然大悟,那通天兕的角本来就是能解天下百毒的神器!

    葛秦鉴拿出小刀,在通灵剑上小心的割下一小块。是的,这把通灵剑已经传了几百代了,到他的手里,这把剑更是精通人性,几乎和他心灵和一,人剑共鸣了。所以要想从剑上拉下一块角体,他还真有点心疼,甚至比割自己的肉还疼。

    葛秦鉴拉下两小块,一块小心的喂到大振的嘴里,一块小心的塞进他的伤口里。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大振的身体急剧的抖了两下,接着便头一歪,哇地突出几口乌黑的鲜血来,腥臭无比,就连吴莫离也被臭醒了,揉着惺忪的眼睛爬了起来,茫然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紧接着,大振伤口处也发出滋滋的声音,并且泛着白色的沫沫,也是腥臭无比,可是还没等大振醒过来,伤口竟然奇迹般的痊愈了。

    少顷,大振才哎呀一声回过神来,艰难的翻了个身想坐起来,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只是象征性的动了一下便又躺到了被子上。他是在太虚弱了。

    这时,只听见被窝里呜呜的叫了两声,无影便从众人面前跳了出去,吴莫离早已经和无影亲密无间,自然知道无影这是发出了抗议,发出了愤怒的挑战!

    无影现在已经完全脱离了众人的掌控,它个头已经超过一只成年狗了,而且又破通人性,在罗布泊里毫发无损的闯了过来,自然在心智上更胜一筹,讲到野外生存,它天生具有的本能,也就注定了它才是真正的王者!

    葛秦鉴细细的问着大振的事情原委,以加强防范。大振还没有讲完,无影就回来了。而且,它的嘴里还衔着一条乌黑的蛇,这条蛇不过筷子粗细,脑袋却大的出奇,就像是野生的鲶鱼。只是它的牙却在外裸露着,由于下嘴唇远远地超过了上嘴唇,所以下边的牙像两个竖置的钉子,挡住了上颚的唇。

    奇怪的蛇。

    剧毒的蛇。

    无影悠闲的走过来,因为它叼着蛇的中端,所以这条蛇的头尾晃来晃去的,不知道死活。吴莫离天生怕蛇,早已连连摆手冲着无影怒道:“赶快把它扔出去,恶心死了!”

    无影大概是不满意吴莫离对它的怒骂,也抗议般地叫唤了一声,接着头一甩,脖子一扬,那只小蛇竟像面条一样被它吞了下去!

    吴莫离跳将起来,指着无影恶狠狠的骂道:“你这只臭狐狸,真他娘的恶心死了,今晚别他妈的给我在一个被窝里睡!”

    无影低鸣了一声,似乎是有些委屈,便跑过来在吴莫离的腿上蹭着--这是它示弱或认错的表示。吴莫离急忙跳到一边,冲无影道:“滚蛋!离我远点!”

    无影又呜呜了两声,便跑到胖三面前,用舌头舔着胖三的手。胖三用手轻轻梳理了几下无影的背,又拍了拍它的头道:“等吴莫离睡着了,你再叼一条小蛇放到他的被窝里,看他能如何。”

    无影立即发出幸灾乐祸的吱吱声,看来他找胖三这个靠山很是正确,对胖三的提议很是赞同。吴莫离大骇,他知道无影精通人性,如果真的叼来一条小蛇,即便是死的那自己也保不齐不被吓死。

    吴莫离再不敢说话,只得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葛秦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