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夜里采药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8:06本章字数:1929字

    李雨走了过去,中间穿过一绿油油的苞米地,不过,李雨无心欣赏这片翠绿,刘玉似乎了发现了他有点那个的目光,于是笑道:“先生,我很好看么?”这片菜地里一片寂静,四处只是一片翠绿,没有其他人。李雨笑道:“你的确很漂亮!”两人不知怎么地越走越近,两人都听到了彼此之间的心跳声。刘玉的脸红红的,李雨上前一步,一只手不觉就牵住了她的手。

    刘玉看看太阳老高了,连忙摘上一点菜回家去了。李雨由在菜地里找了几棵草药,在小沟边洗净尽了泥巴也慢慢悠悠地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发觉娘已做好中饭了,李雨才觉得很饿了。于是,他盛了一大碗饭,美美地吃起来。

    吃了饭后,李雨喝了一杯他自制的凉茶,觉得舒服许多了。

    “先生哥哥,我妈脚扭了一下,请你去给她看一下。”张寡妇的唯一的孩子小中在门外道。李雨的这个称号连小孩都耳熟能详了。

    得,看来又不能午休了,李雨暗想。他挎上大伯留给他的一个仿古药箱,就跟着小中走了。到张寡妇家只不过十分钟的样子。

    张寡妇正一脸痛苦地坐在床上,那白嫩的小脚踝肿了一圈,李雨到了。

    张寡妇抬走头,叫了声“先生”,便试图挣扎着起来,李雨用手势制止了她的行为。他搬了一条短单凳,就在她床前坐下来,然后说:“你这只脚是怎么弄伤的?”

    张寡妇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李雨道:“刚才上山砍柴,在背柴下山的时候踩上了一粒石子,滑了一下,脚就肿成这样了。”

    李雨用手轻轻按了按脚部,张寡妇一阵吃痛,不过,她忍住痛没有出声。李雨通过触摸,细心感觉到她没摔伤骨头,应该是扭伤了韧带。于是他从随身带来的药箱里拿出了大伯传给他的金针,运气于手,开始全神贯注地给她针灸起来。他自小有空就跟着大伯学习他的秘方,因此他的针灸扎得很好,张寡妇先是有痛的感觉,然后便是一阵麻麻的感觉,再接着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行了半小时针,痛感消失。李雨又按照大伯所教的按摩术,慢慢在在患部按摩起来。张寡妇的脚很好看。他敛住心神,开始用独到的手法轻轻地给她不断地按摩,力道非常均匀,张寡妇便觉得有一种舒服的感觉。她微闭双眼,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李雨手法非常到位地给她按摩着,不过他的内心似乎有点痒痒的,这种感觉真奇怪。目光触及那光滑嫩白的小腿,心想这么好的女人竟然成了寡妇,真是苦了她了。

    “小中,去菜地里摘个瓜来用井水冰着,等下让先生哥哥吃个瓜”!张寡妇朝门外在玩沙子的小中喊道。小中应了一声,拿个菜篮子向菜园里而去了。

    李雨继续给她按摩脚部,一种舒服感传遍她全身,张寡妇情不自禁地说:“先生,你的医术真好,针灸一下,就感觉不出什么痛了,现在又按摩一下,脚还很舒服!”不过,她抬起美丽的瓜子脸遗憾地又接着说:“你给我治好了脚,我又没什么可感谢你,家里别无长物。”

    李雨深知一个张寡妇生活的艰难,他轻声道:“张嫂,你的情况我知道,不用怎么感谢,我学到了这个医术,给乡亲们治病也是应该的。”张寡妇轻叹了一声,似乎是转移话题道:“晚上你还去抓药蛙么?”李雨点点头,他一般会利用空闲的时候去找齐他想要的草药,而当地产的药蛙很难捉到,高考落榜,让他的晚上更是难以入睡,于是他一般晚上也会出去采药。药蛙很难抓到,他已出去了好几夜,都还没抓到一只。

    张寡妇笑了笑,晚上如能走动的话,我也会去后山采药。李雨笑道:“你试一下,现在你就可以走动了。”于是扶着李雨的肩头下了床,李雨怕她久坐不适应,还是伸手扶住了她。张寡妇在地上试着走了一下,果然脚夫不痛了,她高兴地说:“先生,你的医术的确相当好!”

    这时,小中用菜篮子提了个大西瓜回来了。他虽然小,却很懂事,在缸里舀了一盆水,将西瓜进入盆里水中。古井水就是清凉,不一会儿,西瓜差不多凉下来来了。张寡妇熟练地切了瓜,那小饭桌上便摆满了西瓜。张寡妇道:“先生,这里没什么吃的,吃自家种的西瓜!”

    吃了几块西瓜,李雨从张寡妇家出来。他有点累了,决定回家休息一下。

    下午天气热,李雨回家后看了一会儿《圣医秘方》,觉得有点儿累,于是便躺下休息了。这一躺就睡着了,醒来时见娘已做好了晚饭,李雨起来洗涮了一下,便吃了晚饭,带了个小药篓子,带了个手电,就朝后山走去。还好今晚的月色很好,并不用手电就可看清山路。李雨一路搜寻着药蛙,可是一路上也没有发现一个。渐渐地,靠近山脚了,依稀发现一个身影在前面,李雨走近时,发现是张寡妇,她的脚完全好了,现在行走如常了。

    “哦,张嫂,你怎么来了呀?”李雨笑问。

    “小孩吃过晚饭后睡了,我觉得晚上呆在家里也没什么事,于是出来走走,看能不能找到你需要的药蛙。”张寡妇回答道。

    两人走近了,李雨发觉晚上的张寡妇更俏丽,那对兔子更是动人。不过,张寡妇突然大胆起来,伸出那双玉手就要抱住李雨,李雨回过头四下张望了一下,月明星稀,晚上没什么人出来活动。不过,他还是叹息了一声道,张嫂,别这样。

    张嫂闻言,脸上一红,低下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