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逃脱牢笼的感觉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8:07本章字数:3037字

    如果你翻开他看过的任意一本医学书提问,李雨都能准确地回答出来。很多书本知识,李雨又通过电子图书馆的医学视频加以模仿实践,特别是一些医疗手法,李雨上手很快。照这个速度计算,李雨再花上个把月,就能将一些常用的纸质医学书给看完。

    现在,李雨只要一个意念,就可以将学到的医学知识点回忆起来。李雨一上午除了看了夏老先生一个病号外,再也没有患者前来打扰他。不过,这正合李雨的意思,他一上午就看完了那本传染病学。李雨看看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时间,他又开始凝视打坐起来。他轻轻地闭上眼睛,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光线流从他的右手进入体内,开始向上到脑顶然后到丹田循环起来,强大的内气流源源不断地在丹田内转化储存起来,接着转化后的内气流便顺着经络循环起来,一圈,二圈,三圈……可是,他还是冲到第九圈的时候,便觉得内气流受到了很强的阻碍作用,还是没有突破到第十圈。不过,李雨知道必须循序渐进的道理,所以,他并不灰心。

    不过今天的练习不是没有进步,李雨轻轻用意念推动着强大的内气流,顺着周身的经络运行起来,他发现只要内气流在体内经络间运行,外面的光线流便源源不断地从右手涌出,经过身体的几个主要穴位后,便迅速储存到丹田中。而且,他的肌肉和骨骼今天又更为强大了。特别是那骨骼的硬度又大了。这个对于未来的徒手搏斗相当重要。

    好不容易熬到了周末,李雨竟然有一种逃脱牢笼的感觉,他越来越觉得,在医院里坐班的滋味并不好受,他决定下周没有特殊情况,不再去专家楼坐诊了。如果有病人,可以采取预约的模式。

    周六的一大早,李雨就起来了,他在南平人民医院职工宿舍下的绿化区里修练了半个小时,他正上楼时,便接到了许强大夫的电话。电话中这位自己隔壁的许专家对李雨发出了邀请,想请他陪着一起去看一个病号。李雨想了想,反正是周末,也没有什么大事,于是就答应了。许强非常高兴,两人约好了会合的时间地点,便挂了电话。十分钟左右,许强的马六便开到了李雨所在的职工宿舍楼下,李雨拿了随身包,下得楼来。许强看他下来了,从驾驶室出来,亲自给李雨拉开了车门道,请进,里面有早点,你可以吃点。想不到许强考虑得这么周到,竟然给李雨准备了早点。李雨也不客气,上了车坐下,便拿起许强准备好的早点吃了起来。许强启动了马六,他虽然只是一个大夫,算是南平人民医院的一个专家。可是现在就有了马六这样的中级车了。他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给有权或有钱者看病。可以说,他的车子和房子就是靠平时的休息时间出诊赚来的。毕竟,南平人民医院只是一个三甲医院,效益还好,但和省级医院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不过,许强医术还算可以,可是这货脑瓜子活,常出诊,赚上了一笔钱,他这个年纪就开上马六了。

    一个多小时后,许强将马六开进了一个大别墅里。许强和李雨下了车,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出来迎接了许强道,钟总正在客厅里等你。那管家看了看李雨,又对着许强道,这位是……?许强笑笑道,这位是我请来的李大夫。这管家暗想,这么年轻的大夫,请来能帮忙给钟总治病吗?不过,他只是这么一想,并不多言,他将许强两人带到了一个大客厅。恭敬地对一个七旬老者道,钟总,许大夫来了。钟总抬头对许强道,许大夫来了,便让管家上茶。趁这机会,李雨细细打量了一下钟总,发觉他脸色灰白,可是身上却有一股久经商场的气势。许强喝了一口茶,笑对钟总道,钟总,这次为了治好您的病,我请了李大夫过来,您别看他年轻,可是,在我的印象中,他在我们医院遇到的病例都顺利地治好了,还没有失败的病例。

    哦,钟总听到这里,感兴趣地看了李雨一眼,他实在想不透这个看起来才高中毕业的年轻人究竟有什么本事。

    此时,李雨非常轻松了喝了一口茶,可是,自己却是轻轻运起内气来,透视能力一下子就可以施展了。他一眼朝钟总望去,发现钟总的肝部有一个肿瘤,李雨细看了一下,很明显,这是恶性的,也就是说,钟总患的是肝癌。

    喝了一杯茶,李雨向许强看了一眼,意思是言归正常了。当下许强笑道,钟总,今天的治疗,主要由李大夫来负责。现在可以开始吗?

    钟总点点头,说着便带头来到了一个大卧室一样的地方,不过,这个地方却是全套急诊室配备,一个商人,竟然配起了这么一套设备,这让李雨感到奇怪。不过,他现在没有时间去问这个问题。因为,钟总在管家的扶持下,已躺到了类似于诊床般大小的床上。李雨并没上前诊视,而是闭目修练,他开始吸收外界的光线流,只见一道普通人看不见的金光一闪,接着,强大的光线流便开始上行到脑顶,然后又下行到丹田,转化成内气流,然后又往他全身的经络间流去,一圈,二圈……前面九圈循环都进展得很顺利。可是他仍然突破不到第十圈,可是,就是经过了九圈循环,李雨已感觉到内气充足,精力充沛。此时,钟老静静在躺在床上,神态自然。

    李雨示意许强给他打下手,给钟总脱去了上衣,反转身来,露出了后背。接着,在李雨的示意下,许强掏出了九根银针,用酒精消毒,送到李雨手上,李雨又用掌在银针上方轻拂了一下,一道金光闪过,一股强大的内气流迅速渗透到银针上,那银针似乎闪了一下金光,然后就更加闪亮了。李雨手持银针,非常利索地将九根银针分别刺入了钟总后背的九个不同的穴位中,接着,他的手指便熟练地捻动起银针来,每一根银针都捻动了八十一圈,强大的内气流顺着银针直抵钟总的病灶,五分钟后,李雨左手捻动着银针,右手却在他的后背压着某个穴位按摩起来,强大的内气流开始在钟总的五经六脉中迅速循环起来。时间似乎过得很快,二十分钟过去了,许强给钟总连接的监视仪上不停地闪着钟老的各项身体指标,他的任务是监护,所以相对现轻松一些,这货看了一下李雨,便发觉李雨额头上冒汗了,而且,他捻的银针奇快,好像是自动旋转一样。至于李雨的右手,时不时地闪了一道光,这道光他当然看不出是金光,因为光线的速度极快。又是二十分钟过去了,只见李雨的头顶上竟然又闪现了一道极快的金光,接着便升腾起一股丝丝的雾气一样的东东来。李雨的汗开始往下掉了,许强忙用毛巾给李雨擦了一下,不过,李雨的五官似乎都被一阵金色的雾色所笼罩了。他的脸色很庄重。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就是在一边看着监测仪的许强也是坐得冒汗了,不过,他不敢轻易乱动,眼睛就在钟老、李雨和监视仪上切换。

    此时,李雨额头上的汗慢慢少了,原来,李雨的手上嵌入的佛珠在连续一个小时的治疗过程中,突然加大了对光线流的吸收,催动着李雨丹田内气流的循环,这一个小时多的治疗,李雨都用意念强制将体内的内气流灌注到钟总体内。由于光线流的吸收大了一倍,所以内气流的循环也大了一倍,又过了十来分钟,李雨只听得体内扑的一声,接着,久久冲不过的循环第十圈竟然一下子冲上去了,这让李雨欣喜不已。

    在快治疗一百分钟的时候,李雨收了银针,只是将右手轻轻地在钟总后背的九个穴位中轻扣了八十一下,八十一股强大的内气流一下子将病灶全盘钙化,接着,李雨收了银针的右手掌只是在钟总靠近肝癌病变的部位上方只是轻抚了几下,突然一道金光闪过,那些钙化的病灶竟然一下子被一股强大的金色的内气流给磨蚀得无影无踪了。

    终于,李雨收功,从随身包里掏出一瓶药液,招手让管家过来道,钟总的病灶已被彻底清除,肝已恢复正常。你们如果有怀疑,等下可以去某个大医院用CT机扫描一下。

    管家笑道,不必这么麻烦,说着,他打了一个电话。

    此时,钟老的苍白的脸色已恢复了一线红润,他竟然自己坐了起来,然后下床,伸了一个懒腰,发觉腹部的不适感早已消失。

    半个小时后,李雨在管家的陪同下还在喝着茶,一个中年医生便过来了。管家站起来给他们作了一个介绍道,这是503医院的刘教授,现在请他来给钟总做一个CT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