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妇科问题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8:07本章字数:3055字

    原来,南平人民医院急诊科收治了一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一直上泻下吐,还发高烧,连续挂了四瓶点滴,都没有解决问题。考虑到小女孩才五岁,体质不算好。主治大夫将患者的情况立即上报到院方,主治大夫的意见是立即让患者家属转院。可是谢院长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再让李雨诊断一下。

    等李雨赶到急诊科时,病房里已有十来位医生护士在那里紧急会诊了,他们正在采取一些急救措施。李雨一到,谢院长就像发现救星一样,道,李大夫来了,请你给这个病人看看。李雨接过一个医生递过来的各种检查的片子,看了一下,就了解了大概。其实,他一进病房,就用透视眼看了一下那名躺在病床上的小女孩。李雨发现这患者的脸红红的,明显是高烧状态,如果再不退热,就会有危险了。

    李雨观察了一下,这么多医生围着这小女孩转,肯定这个小女孩子不是平凡人家的小孩。不过,不管是什么人家的孩子,李雨都会想尽办法给她治好,这是作为一个医生的天性。现在医院已给那女孩用上了一些常规药,可是仍然高烧不退。许强作为专家,也被请来了会诊,他给李雨详细介绍了一下,现在已给患者用了碳酸氢钠和庆大霉素,口服药用了思密达,不过现在仍然高烧不退。平时许强在医院话不多,很少和其他医生交流,可是,见了李雨过来,他竟然主动向李雨介绍患者的情况。这有其他医生眼中已是奇迹了。他们不知道的是,因为李雨给钟总神奇般地治好了病,连当助手的许强都得了二百万,这货现在把李雨当作是一个医学奇才了,更是他的命中贵人了。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进了病房,一看小孩这个情况,一下子就拉住了谢院长道,谢院长,请你让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来来治,钱不是问题。

    谢院长一脸庄重道,黄总,现在我请李大夫过来了,你小孩的病会治好的。黄总一看李雨,见他非常年轻,怔了一下,不过,他知道,现在不能说其他话了,他只是对李雨一拱手道,李大夫,小女的病就请你费神了。

    李雨笑笑,直接来到病床前,只见他在小女孩的脚底的某个穴位轻按了几下,强大的内气流沿着脚底穴位上循环,才几分钟时间,小女孩的脸上的红色渐渐褪下了,护士用体温表测了一下小女孩的体温,竟然回复到37度了。她惊喜道,体温恢复正常了。不仅如此,原来一直干呕的小女孩没有任何不适反应了。

    谢院长看了一下监测仪,发现小女孩的各项指标竟然神奇般地恢复了正常。

    李雨看了一下那瓶正在挂着的点滴道,挂完这瓶水,就可以拔掉针头了。

    半个多小时后,小女孩已恢复正常了。黄总可谓是一天之几经历了冰火两重天,当下笑对众医生道,谢谢各位了,为表示我的谢意,我想请大家在南平大酒店吃晚饭。

    接着,他郑重地握住李雨的手道,李大夫,可以给我一个面子,让我请你吃个饭吗?

    李雨笑道,当然可以,只要我没病号看就可以。

    下午六点,李雨下班,一下午都没什么事,所以他依约来到了南平大酒店。黄总竟然在大酒店门口候着,李雨一到,他便上前握了握李雨的手道,李大夫来了,谢谢!

    李雨笑道,是你请我们吃饭,应该我们谢谢你才对。当下两人说笑着一起进了666包房。包房里已到了六位医生和一名护士,他们今晚不用值班,所以过来吃饭了。黄总的心情很好,他亲自给李雨倒了一杯茶,还给他削了一个苹果。李雨笑呵呵道,礼所下人,必有所求。请问黄总,您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吗?

    黄总看了看在座的都是医护人员,他有点期期艾艾道,一年以来,我不知怎么回事,每天晚上一睡到床上,就感觉到全身都很痒,可是去医院检查又查不到什么病。刚开始的时候,以为是皮肤过敏,可是一年时间都是如此,搞得我又以为是肾病。可是检查后,我的肾完全正常,这就奇怪了,按理就这也只能用皮肤过敏来解释。可是治了防止过敏的药物后,仍然没有效果。这个一直没有得到根治,搞得我非常被动。李雨听黄总如是说,开始用透视眼细细地打量起他来。这一打量不要紧,却发现他的体内已有了一个黑色的附着物在他的肝壁。看得出来,他自己一直深受这病的困扰。那个地方正是肝气循环的地方,可是却被那黑色的附着物给粘住了。这就是问题的症结。

    李雨想了想,道,黄总,你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还会继续困扰你。

    黄总急切道,还请李大夫施以援手。

    李雨笑道,还请黄总到卧室去。黄总依然来到卧室。李雨让他平躺下,他只是一伸右手,一道金光迅速闪过,直冲黄总的肝俞穴而去,现在,李雨越来越顺利地一个意念将内气流施展出来了,只见他的右手指在肝俞穴上轻扣了几下,然后一下子按在上面,强大的内气流直朝穴位而去,迅速渗透到黄总的肝附近的黑色附近着物上面,不一会儿,黄总便感到一阵温暖在肝部升起,接着便有微痛的感觉。五分钟左右,李雨的右手指在那穴位上揉了几下,然后一圈圈地在那穴位附近打起旋来,强大的内气流开始切割起黑色附近着物来,一下,两下,三下……五分钟左右,黄总感到体内一阵麻痛之后,便轻松起来。李雨收手,从随身包里掏出一张纸,写了一个药方给黄总道,请按这个方子去抓一个疗程三天的药,三天后你便可痊愈。从今天晚上开始,你睡觉前再也不会有痒的感觉了。

    黄总从病床上站起,觉得肝总再也没有那股沉重感了。而且,他觉得眼睛也看得更清楚了。

    李雨笑道,要想将病根彻底去除,还必须学一种练气术。说着,他直接做了一个示范,道,请跑我学。只见李雨打坐在地板上,双手对放叠在一起,调节呼吸,让意念从通天穴直到至阴穴,一股光线流顺流而下。刚开始的时候,黄总不知所以然,李雨耐心地让他意守丹田,接着,他轻声道,想象一股强大的光线流从头顶上的通天穴一下贯穿到至阴穴,一边说着,右手指便在他的头顶上一点,道,这是通天穴,接着,李雨一弯腰,手便伸到了黄总的脚部一点,道,这是至阴穴。又在黄总的脐下二厘米处一点道,这是丹田。好,现在你先让意念停驻在丹田;然后想象着光线流从通天穴开始往循至脚部至阴穴。然后再往上循环至丹停驻。黄总依言开始了练气术的修练,刚开始的时候,他不太熟练,可是,经过李雨手把手教了十来分钟后,他初步掌握了练气术。李雨陪他修练练气术大约半个小时,黄总已掌握了修练的全部要点。李雨才作罢,道,黄总,现在你已掌握了这个练气术,每天早晚修练半个小时,你会觉得神清气爽,而且,根本不会再出现全身发痒的情况了。

    黄总出来时,众医生都在玩着麻将,饭前经济半小时,这是他们这些脑力劳动者休闲的方式。黄总因解决了困扰他很久的病痛,心情很好,他看了一下麻将的战况,笑道,赢了是你们的,输了算我的。说着,他拿出一方捆扎着很整齐的钱来,拍在麻将桌上道,这是你们的本钱,好好打,将这些钱都赢到来。这一下,麻将进入了关键阶段。可是,只是过了十来分钟,菜便连续上齐了。李雨笑道,兄弟姐妹们,现在菜上齐了,还玩吗?

    虽然那厚厚的一叠钱被他们赢了近三分之二,可是他们也不好将黄总给的钱全部赢去。更何况李雨发话了,他可是他们的贵人呀,不是他,黄总就不可能宴请他们,也不可能拿出一叠钱让他们打麻将,于是众医生笑道,我们还是上桌吃饭吧。有了这个小前奏,这顿饭也是吃得津津有味。

    下午二点半,李雨准时地出现在专家楼办公室。可是,他才坐下,便有人敲门进来,来的是一个值班护士,她急冲冲地走到李雨面前道,李大夫,妇科来了一个患者,子宫里面有一个恶性肿瘤,经过检查,应该是子宫癌,妇科李琴大夫的意见是全部切除患者的子宫,可是患者不同意。李大夫请您过去帮个忙。

    李雨是个乐于助人的人,当然,同事有问题,他能解决的就解决一下。再说,妇科问题他可是有独到的研究的。当下,李雨随着那护士来到了科妇005病房。才来到病房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一个妇女的声音在哀求,李大夫,请您想一下办法,我不想将子宫切除,我还要生一个儿子呢,如果切除了子宫,我老公一定会和我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