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给省里大佬治病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8:08本章字数:3055字

    辞别张安后,许强考虑到又担搁了一些时间,看来只有坐火车回去了。他打开手机网络,查看了一下昌城东城区火车站的票务情况,发觉两个小时后,就有一趟回南平的火车。

    当下许强打了个出租车,迅速往东城火车站而去。还在出租车里,许强就在手机上订了两张火车票。

    一个半小时后,李雨和许强已在火车的软卧之上。这趟K0011的火车提前五分钟到站了,这让李雨在站台上等候的时间少了一些。上了软卧,许强替李雨找到位置,让李雨上去,然后他自己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就在李雨的对面。许强笑道,我休息一下,你呢?李雨笑道,我也休息一下。可是,李雨躺在软卧上,却没有休息。而是心中默念修练内气的口诀,只是一会儿,他便进入了入定状态。火车半个小时后驶出了东城火车站,进入了一片山岭地带,这个地方,隧道很多,出了隧道,火车外面是连绵起伏的山脉,可是,李雨的右手突然抖了一下,融入右手的佛珠一下子感应到了强大的光线流。李雨心头一震,想不到这个地方的光线流如此密集。只见他的右手金光一闪,然后便是一圈圈的光线流顺着他的右手迅速上行,强大的光线流一下子融入到他的经脉中,开始急速循环。只是一会儿功夫,李雨一动不动地躺在软卧上,可是,他的右手边却怪异地形成了一个光线流圈,当然,普通人是看不到这光线流圈的,他们只能看到李雨的右手边好像有一个风扇在对着他吹,实际上强大的光线流朝李雨汇聚过来,只是过了十来分钟,火车还在山间铁路上穿行,可是强大的光线流也在悄无声息地融入了李雨的丹田内,他的丹田,也渐渐膨大起来。丹田内释放出强大内气流,顺着经脉一圈圈地循环着,一圈,二圈……九圈,到了第九圈的时候,内气流似乎遇到了阻碍,又重新开始了第二轮循环,继续从第一圈重新开始,第二轮循环,到第九圈时,内气流突然增大,丹田似乎也渐渐鼓了起来,在冲向第十圈的时候停顿了几分钟,终于,强大的内气流突破了限制,一举循环到第十圈。此时,天色已晚,月光出现了,透过火车的窗户,静静地洒在李雨的身上。可是李雨仍然像老僧入定一样,除了强大的光线流千万的波动外,他的身体一动不动。时间如流水般流过,李雨似乎睡着了一样躺在软卧上。可是他的体内,却澎湃着强大的内气流。他的呼吸很均匀,光线流很快随着他的呼吸有节律地从他的右手而入,几个小时后,他的右手闪了一下金光,一个强大内气团形成,渐渐进入了循环圈,一下子冲到了通天穴,接着掉头往下冲向至阴穴,接着又反向往丹田里冲,此时,李雨的额头上已有了几滴汗滴。现在内气循环已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不过,看似是闭目养神的李雨并不着急,他知道,这个地方由于山脉连绵,光线流相当密集,今天这趟旅行应该可以再有突破。他有点惊讶的是,原来在南平时,一般是顺利地突破到第十圈循环,这次却是在第九圈循环的时候遇到了阻碍。好在他并不急,镇定自若地导引着那强大的内气流在体内循环着。这一次,他顺利地突破了第十圈循环,强大的内气流暂时在丹田内积蓄了一会儿,然后,形成了更为强大的内气流团向上循环着,不一会儿,李雨的额头上便有豆大的汗滴滑落,他的衣服,他慢慢地被汗弄湿了,可是,内气流团往下冲过丹田后,却遇到了一股强大的阻力。这时,内气流团渐渐膨大起来。李雨只感到丹田内痛了起来,不过,他咬牙挺住了。他用意念导引着强大的内气流团朝至阴穴冲去。十几分钟后,内气流团停驻在至阴穴不远的地方不再前进了。李雨全力导引着内气流团继续朝前冲,又是十来分钟过去了,汗滴已将他的全身衣服都湿透了。终于,只听得扑的一声,强大的内气流团一下子突破至阴穴,迅速朝上奔涌,强大内气流团一下子便冲回了李雨的丹田,完成了第十一圈的循环,冲入到丹田中的内气流团,一下子膨大起来,开始在丹田内旋转着,将丹田挤得越来越大,使丹田一下子比平时大了一倍之多。又过了五分钟,那内气流团终于慢慢地平息下来,李雨试着将丹田之气用意念导引着往五脏六腑而去,这一导引,李雨惊讶地发现,此时的内气流竟然比以前大了二倍,五脏六腑经过这强大的内气流的渗透后,一下子感觉到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接着,这股内气流开始渗透到邻近的肌肉皮肤骨骼之中。里面的细胞静静地消化着,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强大起来,不一会儿,李雨便感到全身都很舒服,有一股麻麻的感觉在全身蔓延。十来分钟后,那种舒服感才渐渐退去。李雨睁开眼睛,觉得全身都很爽快,好像他一下子喝了兴奋剂一样。李雨看了一下,发现周身已湿透了,他无奈地摇摇头,从随身包中拿出一套衣服,往火车卫生间而去。

    晚十点,李雨和许强提着包才下火车,李雨的手机便响了。是谢院长的电话,原来,省里一位大佬前来南平视察,可是却突然身体不适。作为南平人民医院的院长,谢院长肯定得到位对这位大佬进行医治。可是,谢院长自知自己的医术平平,他更擅长的是搞关系,说到医术,他的医术只能算是医院里的二流水平。可是,没办法,县里主要领导已点名让他带领院里最好的医生前去诊治。想来想去,谢院长还是想到了李雨,好在李雨已下了火车,谢院长当即交待李雨一行到南平火车站前等候。

    挂了电话后,才十来分钟,谢院长便亲自开着车来到了李雨面前,道,李大夫,许大夫,上车吧,你们两个在一起,刚好陪我去看一位重要的病人。李雨和许强对视一眼,笑笑,上了谢院长的车。

    谢院长启动车子,很快便出了通站大道,车子在一个十字路口拐弯,来到了一处柏油路上,又在良好的路面上行驶了十来分钟,车子便到了一栋别墅前。这栋别墅前,竟然有特警在把守,谢院长掏出证件,给为首的特警验证了一下,然后那特警向里面打了一个电话,这才挥手让他们的车进去别墅外的院子里。别墅大门口,又有两个特警站岗,他们照样检查了谢院长的证件,这才挥手让他们进去。进了别墅,李雨才发现里面别有风味,只见这栋别墅前后都有几百平米的院子,而且院子里的绿化很好,一些时鲜的花草开放着,发出阵阵香气。他们才走了一段小径,便有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迎上前来道,是谢院长吧?

    谢院长点点头道,我们奉命前来给首长诊病。那三十左右的男子并不多话,只是简单道,跟我来!说着,他便掉转身子,在前面带路。

    几分钟后,李雨等人在那名男子的带领下,到了三楼客厅,一名六旬老者正坐在沙发上看报。那带路的男子轻声道,首长,谢院长一行已到。那六旬老者抬起头,道,请坐!那男子给他们泡上茶,便走到一边站立着。

    那六旬老者虽然神情镇定,可是李雨的透视眼看了一下,发现他正忍着剧痛,正在挺着。这是一种急性心绞痛,虽然老者服用了痛心丸,但收效不大。不过,他能在剧痛着看报,这本身就让李雨感到了他强大的意志力。李雨喝了一口茶,征询的目光投向了谢院长,谢院长喝了口茶道,首长,我们奉命前来给您诊病,请问现在可以开始吗?

    老者喝了一口茶,道,好的,现在开始吧。那名侍立在一旁的男子过来,将老者扶到里面的一个大诊床一样的东东上。谢院长道,首长,我这次过来,带来了我们院里的李大夫。老者抬头看看李雨,暗想他应该不会超过二十岁,这班地方上的人怎么搞的,怎么弄一个小伙子过来给他治病?不过,他心里这样想,可是嘴里却说,好吧,请李大夫过来给我看看吧。说着,他手一指心脏,这里面时不时地会剧痛一下,已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在省医院检查了好几次,所有的指标都正常。

    李雨上前,右手指轻轻切上了老者的脉搏,只见一道普通人看不到的金光闪过,一股暖流缓缓地流入了老者的心田,老者突然感到心里一阵暖着,那股说不清的剧痛竟然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李雨笑道,现在首长感觉到好了一点吧!

    首长一脸惊讶,道,真是奇了,你一出手,我这里面的剧痛感便消失了。李雨笑笑,首长,我现在可以给你诊治了吗?

    老者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