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叶玉受伤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8:08本章字数:2998字

    李雨从随身包里掏出一瓶药酒,打开盖子,倒了几毫升到一个一次性医用杯子里面,然后又从包里取出一根银针,放在那药酒里浸了一下,接着,他的右手掌拱成扇形,只见一道迅不可见的金光闪过,一股强大的内气流奔涌而出,银针上的药酒竟然化成了一团雾气。这一下,老者感到惊讶了,这是什么疗法?这么神奇,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他断难相信。可是,这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饶是他见多识广,也感到惊讶了。

    李雨解释道,首长,现在我只能用一种特殊的针灸法治您的病,当然,还有配合国术中的内气流,这样更有效。

    哦?老者更为奇怪了,可以说,他年轻时代,曾经跟随部队走遍华夏,到了现在,已是六十一岁了,他已是一名中将了,虽然听说过这些国术和医术,不过,他并没有亲眼见过将国术和医术运用在一起的医术。不过,他知道,往往能这样运用的人,往往都是一个神奇的人。如果是医生,那就是一个神医。现在,他竟然遇到了。原来有过的一丝轻视之心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此时,李雨已用右手指轻轻地在按在了老者的华盖穴,紫宫穴和膻中穴上,老者只觉得一股暖流顺着穴位往里面渗透,接着,他的心脏便有一股说不出的舒服感。李雨的透视眼开始扫视起来,只见老者的心包上,竟然包裹着一丝绿色的黑线,而且这黑线很淡,一般的机器是查不出来,因为它几乎被心肌的颜色覆盖了。

    李雨想了一下,只有用右手导入强大的内气流才能起作用了。一个意念后,又是一道常人不可见的金光闪过,老者觉得自己的心脏里有一股细细的暖流在心肌外爬行,不一会儿,那剧痛发出的痛点便被这股暖流包围了。接着,那痛点便迷醉在这股暖流的包围之中。此时,老者的脸上,已是一片惊讶之色。他听说过的那种神奇的疗法竟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看来,自己此番来南平视察真是值了。

    站在老者身边的那名男子,看出老者对这位年轻医生的佩服之色,他跟了老者近五年了,老者的任何一个神色,他都清楚他表达的含义。很明显,这位年轻医生的医术了得,这才会让老者露出惊讶之色。五分钟后,李雨将那银针准确无误地插在老者的紫宫穴上,接着,手指便熟练地捻动起来。老者只觉得一股强大的电流一般的东东顺着他的穴位一路渗透到他的心包里。几分钟后,只见李雨的手指握着银针捻动得越来越快,一股酥麻的感觉便排山倒海地涌来。老者惬意地闭上了眼睛,神情很是享受。

    二十多分钟后,李雨收针,将那一瓶紫色的药液倒在手掌心,手指微不可见地动了一下,一道强大的内气流迅速涌出,那掌心的药液竟然升腾起一股雾气,此时,李雨手掌一翻,轻轻地贴在老者的中庭穴上,老者便感到一股强大的暖流直往自己的心脏流去,在里面循环起来,不一会儿,那麻麻感便越来越强烈,而李雨神色镇定,微闭着眼,任那手掌轻轻贴在老者的中庭穴上约十来分钟,终于,他收手了,道,首长,您现在可以站起来看看。那名男子想过来搀扶他,李雨摆摆手,那男子停住脚步,只见老者一个鲤鱼打挺,一下子从大床上站了起来,他只是轻轻一纵,便跳到了木质地板上。老者觉得全身都为之一轻了,而且,这个鲤鱼打挺的动作已有几十年没有做过了,可是现在竟然能轻易地做到了。更重要的是,他发觉现在再也没有过去那种从床上一起来就昏沉沉的感觉,有一种久违的神清气爽的感觉。

    老者哈哈一笑道,真是后生可畏呀!我戎马一生,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奇人,想不到,到了这个年纪,竟然遇到了。说着,他伸出手,热情地握了握李雨的手道,谢了,我杨树欠你一份天大的人情了。接着,他又转身和谢院长、许强握了握手道,谢谢你们!

    杨树偏头对站在身侧的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道,小秦,交待厨房,给弄几个下酒菜过来,我要陪医生们喝杯酒。小秦出去了,不一会儿,他又进来了,道,厨房里正在准备,我们先过餐厅去吧。说着,就要来搀扶杨树,可是杨树一摆手道,我现在好了,不用你扶了。你去储藏室拿两瓶三十年茅台酒过来。

    小秦点点头,再次出去了。杨树道,各位跟我去餐厅吧。谢院长到这时,才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喜悦感涌来。他知道的是,杨老将军很少留下人陪他喝酒吃饭,省里的常委们,都是以能陪杨老将军吃个饭为莫大的光荣。

    杨老将军亲自在前面引路,一行人来到了餐厅。此时,厨房里已送上了五个菜过来。小秦已将酒打开,一行人落座。杨老将军道,小秦,今儿给我倒上一杯酒,我要陪各位喝一杯。小秦道,大夫不是一直交待您不要喝酒吗?杨老道,他们说的不算,要听李神医的。

    李雨笑道,刚才我给您的治疗,已彻底解决了您的心绞痛问题,现在您的心脏已恢复正常了,可以喝一点酒,但是每天不能超过三两。

    实际上,经过李雨的这一番治疗,实际上在治疗的同时也激活了杨老将军的心脏细胞功能,杨老现在的心脏功能已回复到壮年时的水平。不要说喝个三两,就是喝个八两也不成问题。当然,李雨不会将话说死,考虑到自己以后未必有时间再给他进行穴位按摩,如果有时间给他穴位按摩。只要三个疗程,杨老将军的身体可以恢复到三十岁时的水平。

    小秦给各位满上了一杯酒,那酒的颜色,有点微黄的颜色,一看就是有一定年份的酒了,而且,这酒还是特供酒。因为那种瓶子一看就不是外面销售的那种茅台酒的瓶子。酒才一倒出,便有一股浓郁的香气飘荡开来,李雨暗赞一声好酒。

    此时,杨老将军已端起面前的那杯酒,闻了闻,一脸陶醉的样子。不一会儿,菜便上齐了,李雨不能不感叹大厨们做菜的神速。杨老将军竟然敬了他们一杯酒。从杨老将军处回来,李雨回到了南平人民医院职工宿舍,这是个九十九平方米的套房。是二室二厅一厨一卫的布局,不过,里面有个储存间。李雨将收集到的药草分门别类放在储存间里,其中有一棵生果灵,是叶玉从山上采到的,这种药树上午必须放在阳光充足的地方,到了下午就得放在阴暗处,雨天全天放在阴暗处,这样养个半年左右的时间,才会挂出参果来。

    这些天来,李雨一直在出诊,没有时间来照料这棵参果灵,看来还是得让叶玉带回乡下先种半年时间挂出果来再说。

    还好,第二天一大早,叶玉便带着她晾干的药材来到李雨宿舍了。李雨干脆给了她一张银联卡,道,叶玉,这是我预付给你的订金,另外,这棵参果灵你还是带回乡下去种,直到挂果时再给我带回来。叶玉笑道,行,反正我在家不是采药就是种药草,多你一棵药树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此时,李雨已将这棵参果灵放到阳台上接受阳光的照射。一片嫩嫩的花瓣儿已露出头来了,叶玉来到阳台,默默地给那参果灵洒上了一点儿水,由于照射了有一个小时的样子,那片花瓣儿有点蔫。叶玉给参果灵浇完水后道,李大夫,这棵参果灵在搬出阳台接受阳光照射前要先浇点儿水,要不然,很容易晒蔫。

    李雨笑道,看来这药树还是托给你种植比较保险。说着,李雨环顾了一下客厅,找到了一个长方形的纸箱子,道,等下你用这个纸箱子将这株参果灵带回去。他想了想道,叶玉,中午等我下班,我请你吃个饭吧。

    叶玉道,多谢了,不过,我想还是先回去吧。家里还有些药草要处理,再者,你这棵参果灵还是早点儿带回去。

    南平山村,一个中年男人家里,他正在抽着烟。在他的面前,是几个纹身青年男子。王哥,你就这样放弃了叶玉那小美女?要不,我们想点办法?

    王皮将大半支没抽完的烟狠狠地踩在脚下,还用力地踩了几下道,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得不到。这样吧,找个机会,给她一个教训吧。

    这天傍晚,叶老头出外面采药还没回来,叶玉因为要将那几株药草搬到厅子里去,提前回来了,她正在给一株药草浇水,突然,她家的院门被踢开了,进来了三个纹身男青年。叶玉的洒水壶因为突然的惊吓啪的一声掉到地上了。

    小美女,老实跑我们走吧,一个纹身男过来拉叶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