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救出范远父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8:08本章字数:2919字

    黄金工业区三标段现在只有几栋楼房在施工,大部分楼房都在中途停了下来,应该是资金不足的原因,这个地方因为还在建设中,所以基础设施还没有全部到位,除了水电到位了外。而且,最主要的路口都没有监控设备,正因为如此,一些犯罪嫌疑人喜欢在这里藏身。

    六点十五分的样子,范强开着车子刚刚到达环城大道路口,就看到了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向他招手示意停车,范强记起李雨作过的交待,他只是减速,可是并没有停车。可是,那男子却是身体一纵,一把将车门拉开,直接坐到了后排,用刀架在范远的脖子上,道,不想他死的话就将我送到黄金工业区三标段去。

    范强一看这个架势,只得掉转车,向黄金工业区而去。范远的脖子上架着刀,他是一动也不能动,不过他想起李雨说过的话,这下他开始惊讶了。想不到今天竟然真的遇到了劫匪。车子很快到了黄金工业区三标段。此时,李雨已在三标段的一个废弃的楼房后藏住了,那个楼房正好对着那条必经之路,不过楼房里面只是浇好了钢筋水泥柱,有的地方砌了砖,有的地方没有。李雨想了想,还是在头上套了一个黑丝袜,看起来就像一个蒙面行窃的人一样。他才在那楼房后趴了一会儿,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自从他的内气循环突破第十一圈后,他的听力和透视能力都大大增强了。他只是听了一下,便知道是三个人的脚步声。过了一会儿,只见范强和范远的双手被一根绳子捆着,嘴上都被塞上了布巾。李雨施展起透视眼,看到那劫匪押着范远和范强两人向一栋废弃的楼房走去。李雨想了一下,还是悄悄地尾随而去。等李雨赶到那劫匪的藏身处不远的地方时,李雨藏身在一堆砖块下,他已发现那劫匪藏身的地方竟然是那未完工楼房的二楼,现在,范远和范强已被那劫匪逼着坐在那水泥板上。那劫匪自己,则在一边喝着水一边吃着干粮。

    此时,李雨有几个打算,一个打算就是直接报警,可是如果警笛声响起,他又担心这劫匪会狗急跳墙,对范远两人不利。看来只能用第二种打算了,他决定只身前去救援。

    他蹲在那砖下面往劫匪藏身的楼房里看了一下,发觉那楼房东西两面都有楼梯。现在劫匪挟持着范远他们在离东头的楼梯不远的二楼里藏着。李雨想了一下,决定从西面的楼梯上去。

    现在李雨的内气修练让他的提纵能力相当强,他只是脚尖轻点,几乎在几秒时间内,他就窜到了西面的楼梯,他很快便上了楼梯,慢慢往二楼劫匪藏身的地方而去。他的透视眼已发现,那名劫匪还在吃东西,而范远和范强则被反绑着双手,坐在地板上。

    李雨眉头一皱,问题是两个人质都被绑在一边,如果一下子闹出声响来,恐怕就要对人质不利了。

    李雨屏住气息,在寻找着机会,不一会儿,范强制造出了一点声响,原来,他的嘴巴上的布巾被他弄开了一点儿,他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虽然不算大,但也很烦人的。那劫匪吃完一个面包,又喝了一口水,然后眼睛一瞪范强,道,想活命的话就别发出声响。可是,范强仍然呜呜不止,那劫匪一步跨了过去,就要给范强一巴掌,可是,他的巴掌才甩出,便听得碰的一声,一只拳头和他的巴掌在空中对撞了一下。范强正准备承担这一巴掌时,却发觉巴掌没有扇在自己的脸上,一个青年已和那劫匪拳来脚往斗在一起。这个青年自然就是李雨,刚才在劫匪要给范强一巴掌的时候,李雨一个提纵,刚好从侧面跳出,击出一拳,挡住了那一巴掌,只是一拳,那劫匪便觉得五指生痛,应该是指骨断了,他伸出左手,和李雨斗了几个回合,不料李雨突然发力,强大的内气流一下子从手中激射而出,只是一拳,朝劫匪胸口击去,那劫匪一看不妙,伸出左拳想去格开李雨的拳头,碰的一声,李雨的拳头突破劫匪的拳头,一拳便砸在劫匪的胸口上,劫匪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倒了下去,李雨上前,在劫匪肋下的某个穴位上一点,那劫匪只觉得肋下一麻,便躺在地板上动弹不得了。

    接着,李雨扯下头上的黑丝袜子,露出了面目。范强一看大喜,可惜他叫不出声来,李雨手一动,绑在范强手上的绳子在强大的内力作用下断开,接着,他又给范远解开了绳索,范强已扯下口中的布巾了,他惊喜道,李雨,怎么你知道来这个地方?

    李雨玩笑一句,我会算!

    此时,范远已扯开嘴里的布巾,道,谢谢李雨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吧。李雨看了那劫匪一眼,道,他已被我打晕,穴位已被我制住,我们不用担心他了,让警方去抓他吧。说着,一行三人下了楼,范强很快便来到前面他的轻卡停放的地方,上了车,招呼李雨和范远上车。李雨想用电话报警,范远道,算了,还是到公用电话停报警吧。李雨想了一想,觉得这样可省去被作笔录的麻烦。当下,轻卡很快便驶出了黄金工业区,在拐向环城大道时,李雨在一个公用电话亭打了电话,给警方指明了劫匪的位置。

    此时的南安警方,才刚刚得到一个A级逃犯窜到本市的消息,他才布置好警力从各个方向对这个逃犯围堵,却接到了公用电话亭打来的电话。什么?在黄金工业区三标段?

    负责围堵的是南安市公安局副局长赵成,他当即派出一支特警队,果然在举报的地点将那逃犯抓获,可是,让特警们惊讶的是,这个逃犯按上面传来的消息,应该是一级水平的武者,可是他们去抓他时,并没有意想中的反抗,便让他们轻而易举地铐了。

    一个小时左右,李雨便回到了家里,范远留下李雨在家喝了几杯酒,然后才让范强将李之买的货送到李雨的药厂去。

    李雨和范强一起将货物搬到一楼储藏室,范强开车走了,他得回去洗个澡。

    李雨回到房里,冲了一个澡,又开始看起那本《风水宝鉴》来,这本书里提到了一些非凡的玉石,这些玉石对修练内气有着相当大的作用,李雨看完这一个章节。暗想,如果真的玉石对功力的提高有很大的帮助的话,那自己得去淘淘玉石。说干就干,李雨下了楼,开出那辆宝马,往南平县城而去。

    半个小时后,李雨便到了南平县城东街,那是古玩一条街,平时都是一些中老年人才会去那里淘淘古玩。现在,李雨也想去那里看看。虽然已是晚上,可是东街很是热闹,古玩市场人流量不错,很多市民在吃过晚饭后,便来到东街看古玩,当然大部分人是看而不买,他们只是在东街走走看看,享受一下这种淘宝的氛围。

    当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古玩买卖的,因为现在的古玩,很多都是用现代工艺假冒的。如果不识货,很容易上当受骗。当然,偶尔也会有一些真品出现,不过,几率很小。

    李雨将车子泊好,便走路来到南平县东街上,这里几十年前曾经是闹市,可是改革开放后,县城扩大,老县城反而不是经济中心了,就像是东街一样,成了古玩一条街。不过,这个东街,街道是小了一些,一般到了晚上,是不许车子进里面的。不过,实际上,车子也不能从这里经过。这里的老板都是在店面前伸出一个地摊,地摊上的太阳伞便占去了街道半边,中间只余下一条人行道了。

    说起东街,这条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百年前,改革开放后,南平县政府想对这里拆迁,搞一个现代化的商贸区。可是,县里的一些专家学者出来反对了,因为这街有上百年历史,所以,只是让房东们在原来的建筑基础上修缮了一下,这些房子都是青砖房,结构倒是很坚固。

    李雨很快就到了东街中段,这里是卖古玩最集中的地段,人流也很密集,从店里延伸出来的地摊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古玩,其中也有一些据说是某个朝代的玉器。

    李雨连续走了十来个摊位,在一个摊子下停了下来,他的透视眼开始在摊子上的古玩上搜索起来。他先拿起了一个壶状瓷器看了一下,那老板一看李雨对这壶状瓷器有兴趣,便笑道,老板,这个瓷器是宋代年间的,你真识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