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 击败南帮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8:09本章字数:3042字

    接着,李雨朝张强招招手道,你过来,你的肩膀上中了一枪,再不将子弹取出,恐怕你就会发炎了。这一下,张强更是惊讶了,他不明白的是,这个小伙子是怎么知道他的肩膀上中了一枪的。不过,他暂时也没有时间去问这么多了,他走了过来,只见李雨伸手在他的某个穴位上一点,接着,他将手掌心轻贴到子弹伤口上面,只是轻轻地一阵牵引,一股强大的内气流竟然将那颗子弹头给生生地拔了出来,李雨轻轻地将子弹丢在一旁,当的一声,子弹头滚落在地上。可是,从取出到现在,张强还没有感觉到肩膀上有痛的感觉,只是某个穴位上麻了一下。接着,李雨从随身包里取出一瓶药液,拧开盖子,将瓶口凑近伤口,一下子淋了十几毫升药液到伤口上。起初,张强只觉得肩膀上一痛,再接着,便是一股麻麻的感觉传来,再后来,便是一阵清凉。之后,李雨又从随身身里取出一包药粉,一下子对着伤口倒了下去,药粉一下子将伤口覆盖住了,此时,张强觉得痛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清凉。接下来,李雨便用包里的绷带给张强包扎好,他想了一想,取出一小瓶药酒,道,这药酒给你,每天喝上五毫升,边服三天,你的伤口便可愈合了。

    张强看他熟练包扎的样子,道,难道你是医生?

    李雨笑笑道,算是吧,我是中山医院里的一名专家。

    什么,你这么年轻,竟然是中山医院的专家?张强更惊讶了。中山医院可是在华夏排名前十的医院,他竟然是那里的专家,不过看他的样子,不像撒谎的样子。而且,从他治疗他的子弹伤的手法来看,这个人无疑是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

    这一下,张强对李雨不仅是感激了,而且还有一股其名的敬畏感。试想一下,光是这一手骇人的医术,再加上这份功夫,已是让人惊讶的了。而且,年纪这么小,就到了这个水平,前途不可限量呀。

    再看了一下远处,那三个敌人仍然昏迷不醒,一个人,竟然可以干翻三个敌特勤队员,这个功夫可是不盖的。要知道,李雨可是没有武器的。当下他看了一眼那躺在地上的三个敌人道,怎么,这三个人是被你放倒的?

    李雨点点头。张强道,那谢谢你了。这三个敌人我要带回去,刚才就是这三个人包围了我,我中了一枪,想不到这三个人竟然被你打晕了。

    李雨道,他们是敌特么?张强点点头,李雨道,那好吧,你自己处理,我得去做事了。说着,他一个提纵,便向大山深处而去。

    转眼间,张强面前便不见了李雨的身影,这一下,他更惊讶了,只是这一手轻功,也是让他这个资深特勤队员望尘莫及了。

    几个小时后,这个神秘的大山里飞来了一架直升机,接着,从直升机上绳降下几名特种兵,他们协助张强一起将三个敌特队员给带回了某基地。

    此时的李雨,正在大山纵深穿行着,在这里,他找到了一支百年老参,还找到了一朵上百年时间的灵芝。不过,再找下去,李雨就没有找到什么了。

    二天后,李雨回到吴周的小贸易公司所在地,可是那公司却是桌椅倒了一地都是。

    一个店员见是李雨,忙从藏身的地方出来,道,是李哥吧,吴哥让我在这里等候你,现在你终于回来了。

    李雨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那店员道,李哥,你进山这两天里,这里来了一伙南帮的人,他们要吴哥先付十万元保护费,李哥不肯,他们便将店砸了,现在吴哥也被南帮的人抓走了,说是要五十万赎金。凤凰镇某村落,一伙人围坐在一起,一个大哥模样的人正在喝着酒,台下,吴周被他们绑在桌子上。那老大模样的人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懂事,叫你给保护费,你不给还好,还要讲价钱。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吴周虽被绑了,可是他还是很镇定,他淡淡道,你们不要这样子,将我放回去。我兄弟上山采药去了。估计现在已回来了,现在识相的话就放了我,我不追究你们。

    啪,一个大汉过来,顺手给了吴周一巴掌,道,叫你嘴硬!

    可是他才一巴掌打出,身形还没有站利索,却突然身子往后倒去。

    一个年方十八的青年已站在他们的面前。他冷冷道,是谁绑的吴哥?

    那正在喝酒的老大模样的人喝光面前的那碗酒,将碗一摔,那碗已成碎片。

    你是谁,敢跑到我们这里来!那老大模样的人喝道。

    李雨冷冷一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你们将吴周给我老实放了,要不然的话,你们可闯祸了!

    是嘛,老大模样的人一挥手,已是几十人朝李雨包围过来。

    可是,他们还没有形成包围圈,便觉得眼前一道金光闪过,碰碰碰……已有十几个大汉竟然一起倒地在上,他们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人就倒下了。这时,李雨身形一晃,围着他的几十人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便一个人叠一个人地被一股大力拧拉着摔成一堆人去了,周围的院子里,震得空气荡漾着。而这几十人滚作一团,样子十分狼狈。更重要的是,等他们明白过来时,手脚已不能动弹了。那个老大模样的人一时怔往了,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他的几十名手下不到一分钟便全都倒地了,这些手下可有好几个都是一级武者水平呀。这年轻人用的是什么功夫?这身手也太骇人吧。那老大一看情况不妙,伸手就要往身上掏枪,可是,他的手只是动了一下,便觉得一阵刺痛,接着,他掏枪的右手已是一股鲜血冒出。他的右手,竟然一下子使不上力气了。

    这次,那老大只是看李雨的右手动了一下,可是,他根本没看清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他的右手就鲜血淋漓了,而且,右手根本握不住任何东西了,更不要说拔枪了,枪就在他腰间,可是他无法拔出。

    老大模样的人看了看四周,他带来的人都倒下了,死活都不知,更谈不上战斗力了。而且,他现在的右手受伤了。他叹了一口气,道,大爷,你粗!我服你了!你提出个条件来,我服输!李雨手一动,一道金光闪过,吴周只觉得身上一松,那捆着他的绳索竟然断了。吴周抖落了一下断绳,来到李雨面前道,谢谢你来救我!李哥!虽然李雨比他年纪小,可是他还是将李雨叫哥。

    李雨道,这个南帮的人竟然来惹你,你看怎么处理吧!

    吴周看了一眼那老大模样的人道,南老大,我说过,你不要得罪李哥。现在,他发话了,这样吧,我店里的损失你负责赔偿,不用很多,十万元就可以了,从此,我的生意你不能干涉了!

    好,我赔,南老大一看形势不对,他手下几十人,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就被这年轻人放倒了,他哪里还敢多说了,在这个江湖,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说话权。当下,他立即将一张十万元的支票奉上,道,吴老板,对不起了,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从此,我们南帮再也不会来惹你了,你只管放心做生意,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吱一声。

    南老大觉得自己只是右手受伤,还是这个年轻人没有痛下杀手,要不然,自己说不定就躺在地下爬不起来了。他一生在江湖上行走,原以为自己已是一级水平的武者的,应该可以在这个小地方畅行无阻了,想不到,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一个人就放倒了他几十名手下。光是这一手,就够他震惊了。他知道,这个年轻人还有许多杀招根本没有使出。如果使出,他们就不能活着了。可以说,他一生纵横江湖,还从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硬手,现在,他从心底里敬佩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只能成为朋友,而不能成为敌人。

    十几分钟后,吴周和李雨已返回吴周的店里面,几个伙计被重新叫回来,现在正在收拾东西。李雨对吴周道,吴老板,这个店你可以开下去,不过,我的任务是找药材,我不能留下来陪你,有事你打我手机吧。说着,两人交换了号码。

    不过,这天李雨就在吴周的店里住下了,两人简单地吃了个饭,吴周去安排手下收拾店里了,而李雨则来到卧室。他从随身包里掏出一瓶药液,喝了五毫升,接着便进入了入定状态。右手指微微一动,一股强大的光线流便顺着窗户冲了进来,李雨开始认真地推动着体内的内气流循环了,周围的光线流在佛珠的作用下,竟然像潮水一般地涌入李雨室内。随着光线流的大量聚焦,李雨的内气循环也是越来越快。只是一会儿,他的室外就像刮起风来一样,其实,那是野外的强大的光线流突然涌入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