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章 余老的怪病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8:11本章字数:3036字

    可是,李雨只是看了一眼,就说出了他的症状,这不能不让他惊奇!因为这病,人遍寻了世界医学名家,可是,没有一个人治好了他的病。他正在沮丧时,刚好黄荣拜访他,他就说了想找一个神医看病,黄荣自然就想到了李雨,于是将他介绍给余老。

    在余老看来,凡是神医,都有点脾气,可是,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很阳光,根本没有神医中傲气。有些神医,脾气是怪得很,你就是再有钱,如果你一语得罪了他,那对不起,他马上收拾好医药箱就走人,才不管你会开出多大的诊费来。

    李雨一进来,就施展起透视能力,细细地观察着余老体内经脉里的情况,他发现,余老的丹田之下,竟然盘旋着一团绿气一样的东东。这个绿气一样的东东,用什么仪器都检查不出,难怪他会遍寻天下名医,也不能诊断出什么病来。这实际上是一种感染性风湿病,病根子就是这团绿气。

    李雨道,余老,您这病是感染性风湿病,只要将感染源清除就可以了。

    余老道,那就有劳李神医了。

    李雨道,那请你到那边沙发上坐好,解开上衣的钮扣。当下,余老依言在沙发上坐好,解开了衣服的扣子。解开衣服的扣子后,李雨只是稍微目测了一下,就取出一枚银针,在一瓶紫色的药液里浸了一下。

    李雨取出银针,道,我现在采用针灸法给你治疗,治疗的过程中有点刺痛的感觉,不过时间不会太久。余老笑道,没事,李神医只管放心治疗就是了。

    余老话未说完,却见一道银光一闪,李雨那枚银针已刺中了余老丹田下的某穴位。现在,李雨的针法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一般人扎针时,会给病人带来痛感,可是,李雨的银针可是长了眼睛一样,一下子就扎进了他想扎的穴位。此时,李雨的神情无比专注,他捻动起银针,余老一下子觉得身体里面一阵阵的刺痛的感觉传来,可是,这种感觉只是过了一会儿便没有了。

    李雨的罡气流注入余老的经脉间,一下子便锁定了那团绿气,强大的罡气流一下子将那团绿气包裹起来,只见一道微不可见的金光闪过,几道强大的罡气流迅速将那团绿气一卷一磨,那团绿气渐渐小了下去,而李雨的头上,已是一团白气一圈圈冒出。余老的额头上,也是一串汗滴掉了下来,不过,余老只觉得困扰住自己的某个病灶正在一点点地消失。十来分钟后,李雨停功收针,道,余老,您的病灶已消除了,接下来的三天内,只需要服下一个疗程的药丸,就可以解决病症了。说着,李雨从随身包里掏出三枚药丸,交给余老道,这是一个疗程三天的药丸,每天晚上临睡前一枚药丸,连服三天即可。

    原来,余老还抱着试试看的念头请李雨医治的,可是,只是十来分钟的针灸,他现在便觉得原有的刺痛感没有了,身体感觉到舒畅多了。他不禁感谢道,李神医,想不到这个世界级别的医学大师都解决不了的病症,现在一下子让你给解决了,不知道我应该怎样谢谢你你才好?说到这里,他的眼睛看向李雨。

    李雨看了看黄荣道,我不需要您什么报酬,只希望您多支持一下黄董的港市医药集团即可。

    余老看了看黄荣,又看了看李雨,从身上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道,那好吧,黄董的港市医药集团,我会重点关注一下,另外,这是我的一张金卡,有了这张卡片,你就是我余氏集团的贵宾,可以在我集团旗下任一分公司享有超级贵宾的待遇。另外,卡里面有我的联系方式,以后只要有用得上我的地方,余某一定竭尽全力!说到这里,余老递给李雨一张用黄金制作的卡片,这卡片有点像银联卡,不过,制作的主要材料是黄金。

    黄荣笑道,李神医,你厉害呀!我知道,余老是很少对外送这卡片,这种卡的持有者不会超过五人。只要有了这卡,在余氏集团旗下的任一公司消费,都是名免费的,而且要享受超级贵宾级待遇。余氏集团的触角已发展到世界三十多个主要国家,包括华夏内地,也有数十个分公司,这卡是余老专用,见卡如见余老,在下属公司享受余老的待遇。

    黄荣没有说出的另一层意思是,持有这卡,比持有一个亿都要好得多。因为这卡有许多便利性,余氏集团的产业涉及娱乐,交通,宾馆酒店,服装、电子业。可以说,这是一家在世界上享有盛誉的跨国集团公司,有了这卡,基本是出行到任意一个有余氏集团分公司的地方,都可以得到对口接待。

    李雨在余老家逗留的时间并不久,他谢绝了余老的挽留,坐余老的专车回到了广市。进入广市大街时,李雨突然看到一排排警车朝广东郊区而去。李雨一看,那个方向正是通向王大有那个秘密别墅的地方,他有点不妙的感觉。他一下子运用起《风水宝鉴》里的玄术来推测了一下,心中暗叫不妙,原来,他已推算出正是王大有的别墅出事了,一伙劫匪已侵入了王大有的别墅,现在守卫王大有的十几名保安已被劫匪制服,而且有三名保安成为了那伙劫匪的人质。

    老张,请在前面路口掉头,往广北大道走。李雨对送自己回来的余老的保镖老张道。

    老张点点头,在前面路口立即掉转车头,往广北大道而去。不一会儿,车子便在前面的警戒线上停了下来,李雨说了声,谢谢老张,你先回去,我要在这地方办一件事。说着,李雨打开车门,一跃而下,转眼间便不见了人影。这一下,看得老张目瞪口呆,他自恃有一段身手,是余老的贴身保镖之一,那提纵术算得上是一流的,可是,比起李雨来,他才知道差距不是一点点。才十几秒时间,在外围的特警们只看到一道身影一闪,竟然在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了。他们抹了抹眼睛,还是看不到人影。不过,刚才确实是一条人影闪过。

    此时,李雨早已翻身进了王大有秘密别墅的外院墙,那道电网对他来说根本不起作用,他一个提纵,那身子竟然飞了起来,一下子便窜到了别墅里面。别墅里面,已有几名保安倒地人事不省,他们的身下,已流了一摊血,李雨知道,他们受了重伤,他的透视眼一眼就看出了这几个保安的伤口,随后他一下子窜到他们身前,两手一下子伸出,闪电般地在他们的身上的某个穴位上点了几下,他们流血的伤口竟然神奇地愈合了。此时,别墅的外面,几百名警察包围了别墅,一个三级警监正在用警用车载喇叭向别墅内的劫匪喊话。可是,里面的劫匪根本不为所动,他们手上有人质,而且手上有枪,他们完全有信心可以冲出警察的包围圈。

    李雨的透视眼一下子便看到了别墅的地下,三名保安正被劫匪用枪顶着后背,打开了地下仓库的大门。

    外面的警车上,那名三级警监正在继续喊话,里面的人听着,外面都是警察,你们逃不出去了,现在放掉人质,放下武器,你们可以得到宽大处理。可是,任凭那名三级警监喊得声音嘶哑,没有一个劫匪会答理他。

    这名三级警监,正是广市公安局局长任强,他才升上广市公安局局长不到一个月,就遇到了这个超级大案,毕竟,三名人质在劫匪的手上,而且,还有十一名保安受了重伤,生命危险。如果造成了十余名人丢命,那他这个公安局局长也就当到头了。现在,他已出动了系统内最清干的特警队伍,其中有十几名狙击手被派出,分别占领了十几个观察点,随时准备开枪狙击劫匪。可是,他们发现,一个身影在别墅院内一闪,在倒地的保安身前只是停顿了一秒左右,人影又窜向了别墅内。这人影正是李雨,他现在已冲向了倒在别墅一楼客厅的几名保安身边,迅速在他们的身上点了几下,他们都受伤流血了,李雨只是手指一动,便封住了他们的某个穴位,他们的伤口处,竟然不再流血了。不过,在通向地下通道的几个保安情形很不好,而且外面还有两个劫匪在把守着。当然,这两名劫匪根本没放在李雨的眼里,他的手指一动,那两名劫匪一下子便倒在了地下动弹不得。李雨迅速窜到几名受伤的保安身边,在他们的身上连点了几下,随后李雨的右手指几道微不可见的金光闪过,几道强大的生机度了过去,心脏就要停止的几名保安心跳一下子便恢复了正常,李雨随手掏出一瓶药液,分别往几名保安的嘴里灌入了几毫升药液,数道暖流在保安身上流过,他们的受伤的内脏竟然神奇般地得到了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