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受罚,吐露的真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41本章字数:3056字

    沐薇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除非对她有恩,否则她就是能利用则利用。况且,她就算挖好了坑,若这女人能够恪守本分,不去妄想自己不该妄想的,就不会有任何事情。

    “好了,现在告诉我,颜璐去哪了。”

    沐薇喝了一口已经冷了一些的下午茶,开口问道。

    现在七日之约还没过,她还不能有其他动作,不然逃出去了还算好,若是没逃出去,那赌约可就直接作废,还真的有可能会被顾昱城关一辈子。

    女佣嗤笑一声:“因为颜管事让顾小姐受伤了,所以少爷让颜管事自己去刑堂领罚了。”

    沐薇端着茶杯的手一顿,打伤顾潇潇的是她,他最想惩罚的应该她才对吧,不过可能是因为她不是狱门的人,所以就不必接受狱门的惩罚,继而落到了颜璐的身上?

    呵!还真是讽刺。

    不过想想也是,顾潇潇毕竟是他的妹妹,就算今日不是沐薇的错,但她毕竟是伤了人,让颜璐去刑堂,恐怕就是给她一个警告吧。

    沐薇忽然抬眸,触及到女佣那还没来得及收回的眼神,又是冷冷一笑。

    愧疚?她需要对颜璐产生愧疚?

    说到底,是她颜璐利用了沐薇,给顾潇潇一个教训,她去刑堂,并不是完全无辜。

    “走吧,去刑堂看看。”沐薇起身,将杯子放在了茶几上,站了起来。

    女佣眼底闪过一抹惊讶,继而露出不屑:“沐小姐还真是看得起自己,你以为刑堂什么人都能去吗?”

    这些女佣当中,除了颜璐犯了错误,可以去刑堂受罚之外,其余人都只有一个下场,被丢到海里。

    至今为止,女佣都没有见到过刑堂长什么样子,更不知道从哪里可以进入刑堂。

    “是吗?”沐薇优雅的扬起唇角,打开门走了出去,往左边走廊走了过去,敲了一下门。

    房间里的莫君清打开门,客气而疏离的笑道:“不知沐小姐找我有什么事?”

    “我要去刑堂。”

    女佣跟在沐薇身后,听到她这么说,在心里不屑的笑了笑,难不成她以为莫君清就会带她去刑堂了?

    果然……

    只见莫君清稍稍惊讶了一下,然后说道:“你怎么不去找昱城,我想,他会很愿意陪你去刑堂走走。”

    “不愿意就算了。”沐薇说着,转身就准备离开。

    她不愿意去找顾昱城,甚至不想见他,每每想起他中午离开时那落寞的背影,她就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一样。

    莫君清挑眉,大步上前,走到了沐薇的面前,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容,只是他的笑意从未达到眼底,双眸带着冰冷的疏离。

    “谁说我不愿意?我很愿意当你的导游,带你去刑堂一日游,沐小姐,请。”

    说了之后,莫君清转过头,对那个女佣说道:“沐小姐交给我就可以了,你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

    然后在女佣难以置信的眸中,下了楼,走出了别墅。

    莫君清带着沐薇来到了位于别墅右侧的蔷薇花园,当她看到那一片蔷薇花海,瞬间愣住了。

    看到沐薇的表情,莫君清才说道:“这是昱城当初建立起海岛别墅后,亲手种下去的,每一株蔷薇,都没有假手于人。”

    沐薇抬起头:“然后呢?”

    “然后?”莫君清笑出声:“然后,他要把这人造海域和这片蔷薇花海送给他最爱的丫头。”

    “他最爱的丫头……是秦悠然吗?”沐薇明明心中已经有了确定的答案,却还是想要问一问。

    莫君清笑着点头:“是啊,不过现在叫沐薇。”

    “不……”沐薇定定的看着莫君清:“我叫沐薇,从小到大都叫沐薇。”

    莫君清笑容一僵,表情有些严肃:“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根本不是秦悠然。”

    “这……这怎么……可能?你明明是悠然长得一模一样。”

    莫君清不相信,他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即使是双胞胎,也会有一些的差别,可她……难道是他的技术出了问题?

    不,不可能,他无论将谁的照片从电脑中模拟出十年后的样子,都百分百准确,即使有百分之零点零一的差距,那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莫君清拿出手机,在上面按了按,将珍藏在顾昱城电脑里的照片翻了出来,拿给了沐薇。

    沐薇看到那张照片,很是惊讶:“你怎么会有我十五岁时的照片?”

    “这是秦悠然十五岁时的照片。”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你不是秦悠然,那你怎么解释你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沐薇十五岁的时候,面容虽没有现在这般精致,还有些婴儿肥,但完全能够看出轮廓,也有七八分的相似。

    一个人除非整了轮廓,否则无论容貌怎么变化,轮廓都是不可能变的。

    而莫君清,就是依靠轮廓和当时的模样,模拟出沐薇十年后,也就是现在的容貌。

    沐薇皱了皱眉:“不可能,这张照片里的人绝对是我。”

    她怎么可能连自己都不认识了,虽然她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个照片,但她触及到照片上那人的眼神,就很清楚,这张照片上的人绝对是她。

    人长得一模一样,有可能是依靠整容,甚至有可能是机器人或者克隆人。

    但……眼神,绝对是做不到一模一样。

    她看到这张照片,触及到那双眼睛的时候,她就知道,照片里的人心里想得是什么。

    莫君清拿回自己的手机,笑了:“那你还说你不是秦悠然。”

    “那好,既然你非得说我是秦悠然,那好,我问你,你和秦悠然认识多久了?”

    “不算你失踪的十年,三年。”

    “那好,那秦悠然有没有告诉过你,她家里的事情,她母亲是谁,她为何要叫秦悠然。”

    莫君清微微蹙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沐薇忽然转身,看着那一片美丽的蔷薇花海,声音有些轻,仿佛风轻轻一吹就飘走了。

    “我母亲是沐崇天的女儿,但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男人,未婚生子,在一栋蔷薇别墅中把我生了下来,给我取名为沐薇,在我三岁的时候,我亲眼看着我母亲死在了那个男人的手里……呵!亲生父亲杀了亲生母亲,还被我这亲生女儿看见,还真是讽刺。”

    或许是看到了记忆中那模糊的花海,或许是心中压抑的事情太多太久,又或许是顾昱城他们总是把她当做秦悠然,让她有了将一切吐露的念头。

    “你……”莫君清脸色蓦然惨白,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肌肤此时更像是白纸一般,他张了张唇,嘴唇有些哆嗦:“你说的是真的?那么久远的事情,你记得那么清楚?”

    秦悠然的父母都还健在,此时就住在M国,如果真如沐薇所说,那么她真的不是秦悠然?

    沐薇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她找了那个男人六年,但却没有任何消息,她也曾让妃艳侵入各个国家的户口系统,唯一存在的那个,就是十二年前的那个。

    那个男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莫君清深吸了一口气:“这件事,先不要告诉昱城。”

    “你是怕他知道我不是秦悠然会杀了我,还是怕他从天堂跌入地狱,会崩溃?”

    “我们早就生活在了地狱,我只是怕他会后悔。”

    莫君清轻声一叹,虽然沐薇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与秦悠然的身世完全不同,但这张照片要如何解释?这是顾昱城亲手给秦悠然照的,然后保存了起来。

    就算是妃艳,也没有那个能力能把照片换掉。

    再者便是,秦悠然和沐薇长得一模一样,听沐薇的口气,她母亲只有她一个女儿,那么如果这世上真有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人,那是哪来的?

    如果现在把一切告诉顾昱城,他突然发疯伤了沐薇,到时候却又证明,她就是秦悠然,他肯定会后悔要想要杀了自己。

    沐薇问:“现在可以去刑堂了吗?”

    莫君清犹豫了一会,还是点了点头:“嗯,走吧。”

    然而刚刚踏出去几步,莫君清忽然回头:“沐薇,我问你个问题,你不能说谎。”

    “说。”

    “你确定十五岁之前没有见过顾昱城或者沈孽?”

    沐薇微微一怔,随即垂下了眸,低声说道:“我有一段记忆是空白的……”所以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见没见过顾昱城或者沈孽。

    她之所以那么极力的否认她是秦悠然,一是因为她本能的厌恶这个名字,二是因为她爱“沐薇”这个名字,这是她母亲赐给她的,无论是谁问起她的名字,要么她不说,要说就绝对会是真名,不可能会用其他人的名字。

    莫君清皱眉沉思了一会,然后转身:“走吧。”

    穿过蔷薇花海,走进了花房,在花架上按了几下,花架很快就移开,露出了一条往下的通道。

    通道两边都有电灯,到不至于看不清路。

    走了大概几分钟的样子,莫君清和沐薇来到了一个电梯面前,走进电梯,电梯里只有一个层楼,而层楼却很深,大概十分钟的样子,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