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7:脑残,顾寒月的异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42本章字数:3016字

    沐薇苦笑一声:“你觉得我现在走得掉?”

    妃艳伸出手指绕着自己的头发,妩媚的笑了笑:“小薇薇,我觉得你不如就从了顾大爷算了,反正他长得那么帅,还那么多金,至于那方面,想必也不会很差,你说你还挑什么,嗯?”

    说到最后,妃艳还暧昧的向她炸了眨眼。

    那方面……哪里是不会很差,简直就是惊人,小腰根本扶不住啊!

    想到此,沐薇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如果可以,她倒还希望他那方面差点。

    而妃艳前面的话,其实她说的很有道理,用高富帅来形容顾昱城,都会显得太弱了,这样完美的男人,若是一个普通女人,早就感恩戴德的把自己奉献出去了。

    但是……她是沐薇啊。

    沐薇白了妃艳一眼,道:“你喜欢,你上?”

    妃艳轻笑:“我是喜欢啊,可惜人家不喜欢我,所以我只能转而求其次,寻找下一个目标咯。”

    “敢情莫君清是你的备胎啊。”

    妃艳白了她一眼:“什么备胎啊,我早就看上他了好不好?”

    然而边上的顾寒月却是严肃着一张脸,然后郑重无比的问道:“小薇薇,你是真的不喜欢顾昱城吗?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到底是不想走,还是真的走不了?”

    沐薇微微一愣后,扬起一抹无奈的笑容:“我说如意,你干嘛那么严肃啊,顾昱城又不是人民币,怎么可能人人都喜欢?至于第二个问题。是,现在我们三姐妹聚在了一起,想要从这里出去不是不可能,但我等几天就可以完好无缺的从这里走出去,何必要现在遍体鳞伤的走出去?”

    其实,沐薇所担心的并不是自己会不会受伤,而是顾寒月和妃艳。

    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让她们两个受伤。

    而妃艳和顾寒月也都懂她的意思,于是顾寒月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了。

    至于妃艳,听到沐薇的话后,心中闪过一抹异样,脸上却是扬起了一抹妩媚的笑容:“那可不一定哦小薇薇,你想啊,顾大爷那么完美的一个男人,一旦温柔起来,可是没有有多少人能抵抗得了的哟!”

    沐薇心里“咯噔”一声,妃艳的话……

    再次翻了个白眼,沐薇好似很无奈一般的说道:“是,没错,像顾昱城这种完美的男人,很难有人能逃过他的温柔,但你们觉得,我会在亲眼目睹我父亲杀了我母亲之后,继续相信那虚无缥缈的爱情吗?”

    顾寒月眼底快速闪过了一抹异样的情绪,有时候不是你相不相信就能不爱的。

    “好吧,不过小薇薇,作为过来人,姐姐送你一句话,若是真的爱上了,就义无反顾的去追吧,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沐薇一听妃艳的话,噗嗤乐了:“过来人?哎哟我去,你都单身了二十六的人好意思跟我说教呢?”

    妃艳鄙视的看了沐薇一眼:“切,单身又不代表没有喜欢的人,昨天姐姐我一看到莫君清就喜欢上了,所以立刻准备追他,就算将来我和他不能在一起,我也不后悔不是?”

    顾寒月听着妃艳的话,心脏却是像被一双手狠狠的揪住,狠狠的疼。

    后悔吗?不……她不后悔,她永远不会后悔。

    而这边,说起莫君清,沐薇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冲妃艳眨了眨眼,笑道:“妃子,莫君清不会用枪,连打靶都能脱靶。”

    打靶虽不等于实战,但却是练习枪法的一个很好的途径,若是打靶都能脱靶的人,真的对上敌人,十发能中三发都已经算是逆天的运气了。

    妃艳瞳孔猛地一缩,足足愣了三秒后,噗嗤一声大笑了起来:“什么?脱靶?哈哈哈……小薇薇,他居然不会用枪?笑死我了,他居然不会用枪,哈哈哈……”

    “妃子,请注意用词,不是不会用,而是技术太差。”顾寒月一本正经的指出妃艳的病语,然后下一秒却画风突然转变,勾住她的脖子,在她耳边暧昧低语:“妃子啊,他的‘枪法’那么差,你确定还要他,嗯嗯?”

    已经恢复过来的顾寒月,与之前并无差异,所以沐薇和妃艳都没有发现她刚才的异常。

    妃艳将整个身子都挂在了顾寒月身上,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风情万种,她说:“‘枪法’好不好,试过不就知道了,嗯~”

    沐薇无语扶额:“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收敛点?”

    “小薇薇是吃醋了吗?”妃艳露出一个妖媚的笑容,故作深情的说道:“小薇薇你放心好了,虽然我的人是如意的,但我的心永远是你的。”

    沐薇嘴角再次一抽,她说的收敛,是让她们别那么污好不好?有说她们的动作吗?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误解她的意思?

    顾寒月伸出手将沐薇拉了过来,将她搂在怀里,左拥右抱,像极了古代那些纨绔子弟。

    “对啊,小薇薇,我的人虽然是妃子的,但我的心也永远是你的,哈哈哈。”

    沐薇翻了个白眼:“得了吧,我对你们的心,一点兴趣都没有。”

    顾寒月挑眉,透着一股危险之色:“对我们的心,没有兴趣?”

    妃艳眉眼流转,妖娆的嗓音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那就是对我们的身体有兴趣咯?”

    顾寒月:“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把身体给你吧。”

    说罢,顾寒月和妃艳两人就扑了过来。

    “喂……你们干嘛?”

    “靠,你们摸哪呢,啊?”

    “别,哈哈哈……痒啊,别……”

    “两位大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砰!!”

    卧室的门猛地被踢开,屋内的一切立刻明了,沐薇被顾寒月和妃艳压在身下,手掌放在她的腋下和腰间,仿佛是在挠着她的痒痒肉。

    伴随着开门的声音,顾潇潇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你们三个恶心的同性恋,居然敢在我哥哥的别墅做这种恶心的事情,我今天吃的早饭都快吐出来了,恶心死了,你们……”

    后面的话,顾潇潇被三人的眼神给吓了回去,头皮发凉,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房门被撞开,三人立刻抬头望去,无论以往是什么样子,此时此刻三人的神色极为相似,目光警惕的看着门口,带着一丝冰冷的杀意。

    沐薇的房门从来没有反锁过,她很清楚,即使反锁了也没有用。再者便是,除了顾昱城,其他人进屋,都会先敲门,如果敲三下,在等一会还没人应答,才会进来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三人坐了起来,顾寒月冷着一张脸:“虽说人类在进化,时代在变化,可总有些人再不停的退化。”

    妃艳轻笑一声,像是嗔怪一般的说道:“如意,既然你知道她脑子跟猪差不多,又何必说那么高深呢。”

    沐薇眨眨眼,似是很天真的说:“都已经退化成猪了啊,我还以为只是退化成猴子了。”

    猴子虽说也是动物,但……好歹比睡醒就吃,吃完就睡,然后被笨死的猪好,不是?

    三人一唱一和,刚刚到达门口的顾昱城和莫君清,都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门被顾潇潇打开之后,又猛地一踢,楼下的顾昱城听到动静便立刻赶了上来,却没想到会见到这般孩子气的沐薇。

    “你……你们骂我?”过了好一会,顾潇潇才反应过来。

    顾寒月一副‘孺子可教’的脸色,笑问:“那你知道我骂你什么吗?”

    顾潇潇想也不想的就回答了:“你骂我是猪。”

    妃艳眉毛一挑:“不好意思,那是我骂的。”

    “那她骂的是什么?”

    沐薇淡淡吐出两个字:“脑残。”

    顾潇潇猛地瞪大眼睛,怒不可遏的对沐薇吼道:“贱人,你骂谁呢。”

    顾寒月等人眼眸一冷,在她们还未来得及动手之前,已经有人一巴掌扇了过去。

    顾潇潇被玄飞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其力道一点也不比那日沐薇的轻,刚刚补好的牙齿,再次被打落了,上次本就有些摇摇欲坠的旁边两颗,此时也光荣的下岗了。

    在顾潇潇惨叫出来之前,玄飞一手捂住她的嘴巴,一手抓起她的头发,让她抬起头来,整套动作粗鲁到了极点。

    妃艳啧啧摇头:“顾大爷,你手下都是这么不会怜香惜玉的人呀。”

    顾昱城并没有理会她,而是看向顾潇潇,冷冷的说:“除了道歉外,我不想听到其他声音,如果你想永远说不出话来。”

    顾潇潇打了个寒颤,她知道,顾昱城不是开玩笑的,就算她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没有一点作用。

    但即使这样,顾潇潇也不愿意道歉,待玄飞放开捂住她嘴巴的手,她没有惨叫,没有说话,死死的瞪着沐薇,像是要把沐薇凌迟至死一般。

    顾昱城走到沐薇身边坐下,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既然不愿意说话,那就不用不要开口好了。”

    顾潇潇脸色猛地一变,张嘴正准备说什么,却看到顾昱城淡淡瞥来的眼神,吓得浑身一震,头皮发麻,哆哆嗦嗦的道了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