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6:过敏,秦悠然的过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42本章字数:3018字

    沉默了许久,沐薇才猛地睁开眼睛,打开门走了出去。

    纠结了这么多天,也该有个了解了,既然秦悠然是她心口上的一根刺,那么就必须要拔除。

    要当她的男人,给她的爱也必须纯粹。

    顾昱城可以在爱上她之前,心里有其他爱人,但她绝不接受他把她当成他爱的那个人。

    那样会让沐薇觉得,现在所有的温柔,都是因为那个被他爱着的女人,如果有一天那个女人出现了,而他的温柔就会全部收回。

    沐薇深深的记得一句话:当初是你把我宠得无法无天,现在却来怪我任性?

    既然不喜欢对方的任性,就不要把她宠得无法无天。既然一开始就爱的是别人,就不要对其他女人温柔呵护,当这个女人爱上的时候,再狠狠的一脚踢开。

    出了门,沐薇问站在一旁的保镖:“顾昱城在哪?”

    “少爷在楼下。”

    在楼下?做什么?

    沐薇下了楼,客厅里并没有发现顾昱城的踪迹,正准备找个人来问问的时候,忽然听到餐厅那边传来一阵声响。

    沐薇走了过去,只见顾昱城系着围裙,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着。

    虽然厨房里只有顾昱城一人在忙碌,但他的动作十分优雅,不急不躁,没有半分手忙脚乱的样子。

    听到声音,顾昱城头也没回,道了一句:“薇薇,马上就好了。”

    沐薇眯了眯眼,这个在军火界被奉为“陛下”的男人,此时却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做饭?

    如此惊悚的事情,就连莫君清都从来没想过。

    其实沐薇猜得到顾昱城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可惜的是,这样的温柔不一定是给她的,因为就连她自己都不确定秦悠然到底是谁。

    沐薇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异样的情绪压下,说道:“给我说说你和秦悠然之间的事情?”

    顾昱城微微蹙眉,声音低沉的问道:“你以为我把你当替身?”

    “不是,我没有记忆,我想了解一下,不行吗?”

    顾昱城沉默了半响,才缓缓开口:“没什么好说的。”

    沐薇嗤笑一声,“是没什么好跟我说的?还是说--”

    沐薇故意拉长了声音,眼底带着一抹讥讽的笑意:“秦悠然和你之前根本没什么好说的?你不过是秦悠然和沈孽之间,多余的那个。”

    “砰!!”

    一声巨响,顾昱城阴沉着脸转过身来,直直的盯着沐薇。

    沐薇咽了咽口水,这样的顾昱城让她有些畏惧,虽然他现在的样子跟之前生气的模样差不多,但她知道,这一次是触到了他的底线了。

    只是就这么认输可不是沐薇的风格,挺直腰板,对上那双冷得让人发寒的眸子,冷笑道:“怎么?恼羞成怒了?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

    “沐薇,你在激怒我。”顾昱城的声音低沉得可怕,仿佛一头盛怒的老虎,正张大嘴巴,要将你撕裂。

    “那么顾少,你又想怎么惩罚我呢?”

    顾昱城的目光紧紧的锁住沐薇,双手收了放,放了收,最终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怒火平息,转过身然后蹲下身子,整理被打碎的碗碟。

    沐薇说的没错,他是恼羞成怒了,他和她还有沈孽,虽说是青梅竹马,但就像是她说,他是他们两个之间多余的那个。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在市医院,你有先天性的心脏病。第二次见面,是在沈孽的生日宴上,而也是那个时候,我和你,才正式认识。”

    沐薇皱眉:“我并没有心脏病。”

    “嗯,我知道,当初你失踪之前,就已经做过了心脏手术……”

    “顾少爷。”沐薇打断了顾昱城的话,“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我并没有做过心脏手术,这么多年,我的心脏也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任何做了心脏手术的人,都会有一定的排斥,即使这个排斥反应得到很好的控制,总是会有一点不同的。

    况且,她有没有心脏病,现在这个心脏是不是原装的,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是因为你并没有排斥反应。”

    “什么?”

    “你做完手术之后,恢复得很好,并没有产生排斥反应,这种案例在医学上虽然很少,但并不是没有。而正因你接受这个心脏没有排斥反应,所以你跟正常人是一样的,而这个心脏在里身体存活的时间,是三十年到五十年之间。”

    “是吗?那我以前的记忆怎么告诉我,我并没有心脏病?”

    顾昱城的手微微一顿,眯眼问道:“你不是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吗?”

    “五岁之前的记忆,我有。”既然话都说开了,沐薇也懒得掖着藏着,管他这件事会给顾昱城带来怎样的伤害。

    “我叫沐薇,一直都叫沐薇,五岁之后的记忆为什么会是一片空白,我并不知道,但五岁之前的记忆,我却很清楚。而且,我让妃子查过了,秦悠然被秦家收养的日子,是在我母亲的忌日之前。我想,亲眼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这件事足够让一个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患者发病,对吗?可惜,我没有,我没有任何发病的症状。”

    顾昱城这下总算明白了,原来她所谓的了解,其实只是想告诉他,她并不是秦悠然罢了。

    在明白的同时,在心里也掀起了惊涛骇浪,倒不是认为沐薇说的是假话,更不是觉得她并不是当年的秦悠然--

    而是她的记忆,与他知道的秦悠然的过去,完全是两个版本。

    顾昱城顿了顿,说道:“好了,今天不谈论这个问题。”

    “你不相信?”

    “不,我相信。”

    他相信沐薇不会骗他,但--这个记忆是不是真的,就难说了。

    沐薇抿了抿唇,不再说话了。

    没股多久,顾昱城就将饭菜端了上来,四菜一汤,除了中间那一大盘香辣虾之外,其余都是沐薇挺喜欢吃的。

    顾昱城拿出红酒,给沐薇倒了一杯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拿了起来。

    “薇薇,生日快乐。”

    沐薇心里“咯噔”一声,生日?对,今天是七月二十号,她的生日可不就是七月二十号吗?

    自从进入魂组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若不是顾昱城提起,她根本想不起来。

    沐薇端起酒杯,轻轻在他的被子上碰了一下,道:“谢谢。”

    “还好你在,否则这顿饭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再完美的男人,也是有弱点的,而这厨房就是顾昱城的弱点。当年,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沐薇的时候,就准备好了给她做一顿饭,只是没想到这一学,就学了五年。

    弄坏了不知道多少厨房用品和菜品,总算能够做出一顿味道还算不错的饭菜。

    只是还没等到沐薇生日,她就失踪了。

    拿着酒杯的手,微微一僵,垂下的眸子闪着异样的情绪,沐薇放下酒杯,抬起头盯着顾昱城,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说:“顾少,即使我在,这顿饭也没有任何意义。”

    说罢,沐薇就低下头,开始吃饭了。她知道,她的意思,顾昱城是懂的。

    顾昱城见她并没有夹香辣虾,想到以前她吃虾,都要沈孽为她剥,不由地会心一笑,夹起了香辣虾。

    将虾肉放到沐薇的碗里,顾昱城说:“快吃吧,你最喜欢吃的。”

    见沐薇依旧低着头没有动,还以为她是想起了什么,继而笑道:“以前你心脏不好,不能吃太刺激的食物,所以每一次你都吃得不尽兴,老是缠着沈孽……和我。”

    是,沐薇是缠着他和沈孽,只是缠着他的次数,用一只手掌都能数出来罢了。

    沐薇突然觉得心都揪在了一起,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然后扬起一抹笑,在他的目光下,将虾肉喂进了嘴巴里。

    顾昱城看着沐薇那抹笑,心里很不是滋味,总觉得有些怪异,还没理清楚这股怪异是什么感觉,就听到沐薇说。

    “顾少,很遗憾的告诉你,我对海鲜过敏,尤其是虾,我五岁之前有一次就咬了一小口虾,就差点送命。”

    顾昱城震惊了:“什么?”

    在顾昱城震惊的眼神中,沐薇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些红点,脸也渐渐红了起来。

    这些都是外在的表现,而现在的沐薇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呼吸困难,反胃恶心,想吐却又因为胸口像是被大石压住,根本呕不出来。

    沐薇的额头很快就冒出了汗水,因过敏症张导致脸部越来越红,但她的嘴唇却是越来越白,到最后看不到一丝血色。

    顾昱城很快就从震惊回过神来,抱起沐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在顾昱城回过神来之前,颜璐就已经去找了甄姐。

    颜璐和甄姐出来的时候,正好遇见了抱着沐薇回屋的顾昱城。

    看到沐薇的状态,甄姐说道:“放在沙发上就可以了。”

    甄姐在顾昱城放下沐薇的时候,立刻打开自己的医用箱,找出抗过敏针剂,然后吸入针管里,给她打了一针。

    “叫人来接我,我给她打的只是普通的抗过敏药,只能坚持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