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7:欺骗,赌约第四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0:42本章字数:3038字

    顾昱城点头:“好。”

    他们别墅里的人,基本上都没有过敏史,即使有的,也会特别注意,所以甄姐的药箱里,只准备普通的抗过敏药。

    而沐薇对虾,是特别严重的过敏,别人最快的症状出现,也是五分钟之后,而她顶多一分钟,而且症状一旦出现,不及时救治,就会出现休克,然后直至死亡。

    甄姐很快就坐快艇出了内岛,取了药又回来。

    半夜,沐薇身上的红点总算消了一些下去,皮肤也没有那么红了。

    甄姐将药箱收拾好了,才转身对顾昱城说道:“她对海鲜有很严重的过敏,所以海鲜一点都没能吃,但由于她的情况很严重,所以清醒之后,最好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顾昱城沉默了很久,久到甄姐准备出去的时候,他才开口了。

    “她的过敏,是后天的吗?”

    “至少在现有案例中,拥有严重过敏体质的人,都是先天拥有,后天加重。”

    甄姐的意思很明白,即使以前没有这般严重,那也一样对海鲜过敏。

    又是一阵沉默,顾昱城猛地抬起头来,眼眶很红,他紧紧的盯着她:“甄姐,你告诉我,我是不是错了?”

    甄姐看到这样的顾昱城,心有不忍,抿了抿唇,道:“或许……她是奇例?”

    甄姐虽然是后来跟着顾昱城,并没有参与他和沐薇那一段过往,但从他今天的表现和问话,就能猜出来了。

    顾昱城苦笑一声:“甄姐,这句话,你相信吗?”

    甄姐蹙眉,没有说话,她可以用这种千亿分之一的几率去安慰顾昱城,却没有办法违心说谎。

    而这时,莫君清从外面走了进来:“但是,你觉得,会不会两个,容貌一样,眼神一样的人?”

    顾昱城抬起头,看向莫君清。

    莫君清深吸一口气,道:“当时我把那张照片给她看了,她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她自己。而我也问过妃艳和顾寒月,她们都说这照片上的人是她,她们说,照片上那人的眼神,与她一模一样。无论人怎么变,灵魂都不会变,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神就是灵魂透过窗户看外面的世界,怎么变,灵魂都不可能会变。虽然这个讲的有点玄幻了,但我确实找不到其他能形容的了。”

    “至于这个过敏体质,甄姐,你真的觉得,拥有严重过敏体质的人,就只有可能是先天的吗?”

    甄姐微微蹙眉:“君清,你这是在怀疑我对医学上探究?”

    莫君清摇头:“没有,我只是想到了一件事而已。”

    “什么事?”

    “我记得有一个案例,说是一个人换了心脏之后,口味就变了。”

    “难道你是想说,因为沐薇换过心脏,而那个心脏的主人有很严重的过敏体质,所以……这一切都是心脏的原因?”

    莫君清苦笑:“甄姐,你知道的,我并不是学医的。”

    甄姐白了他一眼:“不懂医,还敢乱说话,你说的那个案例我知道,他改了口味,不是心脏的问题,而是在换心脏前后一直吃的清淡的,然后导致口味发生了变化,跟心脏没有一点关系。”

    “那如果是,沐薇的身体里流着有着严重过敏的人的血呢?”

    “血液会新生,新生的血液也会代替以前的血液,就算你现在输了别人的血,在未来,那人的血也会被你自己新生的血液给挤干净。况且,她这个过敏,与血液没有半点关系。”

    见莫君清动了动嘴,似乎还想说什么,甄姐微微蹙眉,说道:“君清,医学上很多有事情是无法解释的,虽然我并不相信她这个过敏是后天才有的,但并不表明没有这样的存在,只是医学上没有明确的表示和案例上没有先例罢了。”

    随后,甄姐又看向顾昱城:“无论是心性受到刺激导致的失忆,还是记忆系统被损坏丢失的记忆,人的习惯是不会改变的,所以,你想要知道沐薇到底是不是秦悠然,你问问你自己的心就可以了。好了,现在这里没我的事了,我先休息去了。”

    莫君清走到顾昱城身边坐下,说道:“我已经联系了查瑞先生,只要沐薇同意,便能进行催眠。”

    顾昱城抬起头:“你怀疑……她的记忆被篡改了?”

    “很有这个可能不是吗?但如果她的记忆被篡改了,这事可就大发了。”

    如果沐薇真的是秦悠然,那么篡改她记忆的人,明显知道她的身世,可既然能让她失去那十年的记忆,为何不让她把五岁之前的记忆也都丢到?

    太多的未解之谜了。

    而若沐薇的记忆没有被篡改过,那么秦悠然和她,必定是两个人,可……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连眼神都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顾昱城低下头,沉吟了一会,说:“其实,我觉得,她的记忆并没有被篡改。”

    “那你是说,她并不是秦悠然。”

    “嗯,她不是秦悠然。”顾昱城点头,在莫君清惊讶的神情下,说道:“她由始至终都是沐薇,至于秦悠然?我想,我应该很快就能知道答案了。”

    顾昱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一道男声:“顾少?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秦伯伯,我想请你明确的告诉我,十二年前你收养的那个秦悠然,和十年前的认识的那个秦悠然,是同一个人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头的声音猛地提高,似是有些心虚,而后又仿佛是想要隐藏什么般,快速说道:“当…当然…是同一个人了。”

    “秦伯伯,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别人的欺骗。”

    说完这句话,那头沉默了很久,最终叹了口气:“我把悠然的信息全部都删了,没想到你们还是发现了,罢了,罢了,我就告诉你好了。”

    “悠然是我和妻子在福利院收养的女儿,因为有先天性心脏病被人遗弃。后来,在她五岁的时候,心脏病发,最终没能抢救过来,而我的妻子,因为女儿的去世,也患了重病,正好那时,遇到了一个小乞丐,她浑身死伤,躺在路边奄奄一息,当时我本是想做做好事,只是没想到带她回来治好伤,准备送她到福利院的时候,被我妻子看见,我妻子思恋成疾,所以就把小乞丐当成之前的女儿,那个小乞丐就成了秦悠然,后来的事情,你们也都清楚了。”

    “那小乞丐也有心脏病?”

    “没有。”

    “那她五岁的时候,为什么会住院?”

    “过敏,悠然很喜欢吃虾,但她吃虾过敏。”

    “她没告诉过你,她对海鲜过敏吗?”

    “我把她捡回来的时候,她失去了记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哪里会知道自己能不能吃海鲜。”

    “那每一次因为心脏病住院,都是因为海鲜过敏?”

    “嗯,毕竟妻子……我不敢刺激她,所以每一次都会拿抗过敏的药给悠然吃,到后来,她也养成了习惯,吃虾前吃抗过敏的药。”

    “那最后一次,换心脏手术住院,也是因为过敏?既然养成了习惯吃过敏药,为什么还会过敏?”

    “哦,那一次并不是,因为我领养她之后,就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心脏,想要给她换个心脏,到后来就忘了这件事,直到她快到十五岁的时候,我委托寻找心脏的人说是找到了,我想着,妻子一直因为她心脏不好,搞得心神不宁的,所以我干脆就联系医院做了一场戏。”

    “原来是这样,好,我知道了。”

    说完,顾昱城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顾昱城问莫君清:“你怎么看。”

    “很奇怪。”

    顾昱城点头:“是很奇怪,一字一句就像是排练了无数次。”

    “是啊,就是我们现在回忆起十二年前的事情,也都会停顿一下整理记忆,可他却想也不想就回答了。”

    “而且,如果她真的吃海鲜过敏,在家里为了迎合秦太太不得不吃,那么……在外面为什么要吵着要吃?”

    顾昱城忽然抬头:“可他如果真的是骗我的,那么怎么解释那张照片?”

    “谁知道呢?昱城,现在不管他是不是骗我,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相信,她是丫头。”

    “可万一真的不是呢?万一真的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呢?”

    顾昱城抿了抿唇,不说话了,或许在其他地方,他是个杀伐果断的S陛下,但在面对感情事情上的时候,却只是一个愣头青罢了。

    “昱城,我希望你理清对沐薇的感情,如果你爱的只是十年前那个因你和沈孽失误都失踪的秦悠然,那么不管沐薇是不是秦悠然,就把她放了吧。”

    这是为了顾昱城好,更是为了沐薇好。

    顾昱城想也不想:“不可能。”

    “不可能?那万一以后真冒出个跟沐薇长得一样的人,说她就是秦悠然,你打算怎么办?是要沐薇还是要秦悠然?”

    “沐薇就是秦悠然,就算长得一样,也不可能是她,我爱的人永远只有一个,无论是以前的秦悠然,还是现在的沐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