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我要离婚

    更新时间:2018-09-04 16:21:04本章字数:2730字

    雪白的医院病房内,身穿病号服的女人悠悠睁开了眸子,她的脸色十分苍白,木然地看着周围空荡荡的一切,捏着被单的手不自觉紧了紧。

    哭到眼睛发涩的时候,已经没有泪水可以流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突然从外被推开,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几步疾驰的走到病床前,脸色阴暗,满脸怒气,目光深邃的望着她,随后便掐住她的脖子吼道:“你就这么着急离婚,连孩子都不放过!”

    他和她结婚三年,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个孩子!然而!

    天知道,在公司听到这个孩子出事的时候,他想也没有想就抛下了会议室里的一众人,匆忙赶往医院,现在又看到这个女人面无表情躺在床上,他就恨不得掐死她!

    虎毒不食子,那可是他们的孩子,她怎么能如此恨毒!怎么可以!

    “想给你生的人一大把,你难道还在意这个!”夏音被掐的喘不上气,整个脸涨得通红,却只觉得心掉进了冰库里,冷到了极致。

    她还没有从失去孩子的痛苦中缓过来,现在又要面对这样的莫庭岩,她真的好累了……

    莫庭岩松开了她的脖子,双手抓住夏音的肩膀,突然的靠近她苍白的脸,恶狠狠的盯着她的眼睛对她说:“你最清楚我是什么人,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

    “莫庭岩,为什么,你的心里最清楚了。!”夏音愤怒地骂道,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当初要不是因为妹妹的病情,自己怎么可能会嫁给他!如果不是嫁给了他,如今又怎么会要忍受丧子之痛?他们本就该是两条互不相干的平行线,强行扯在一起,瞧,报应来了。

    莫庭岩深深看了她一眼,隐忍着怒意,缓缓松开了手。

    夏音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清冷地对他说:“我们离婚吧!”

    莫庭岩嘴角一僵,望着夏音剧烈的咳嗽,忍不住吼道:“你让我失去了一个孩子,现在想轻轻松松的离婚!夏音,你觉得可能吗!”

    夏音直视他的目光,回答道:“你欠我何止一条人命!”

    是啊,真要算起来,到底是谁欠谁的比较多呢?他们互相折磨了三年,忍受了这么久,真的该结束了。

    这本就是一场错误的开始。

    这一字一句都敲打在莫庭岩的心中,犹如刀绞般的疼痛。

    他用力地将夏音甩回床上,望着她的目光简直想杀了她一般的凶狠!

    “难道非要我死了你才肯放过我?”夏音一只手用力拽住莫庭岩,恳求地望向他。

    莫庭岩甩开夏音的手,冷漠地走到门前,停了下来,对她说:“你就是想死可以,但是到时候谁来照顾你残疾的妹妹,夏音,拿死来威胁我没用!”

    “莫庭岩!”夏音的嗓子已经沙哑,这一声喊的凄凉撕裂!

    莫庭岩摔门走了出去,阴着脸吩咐助理:“这件事情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

    助理跟随着他的脚步,突然莫庭岩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深邃忧郁的目光投向离开的病房。只是停了几秒又迈着步伐扬长而去。

    夏音很快被安排到vip.病房,24小时医护人员的照顾,之前在别墅里一直照顾她的李妈也跟在了左右看护。

    好在,这之后一个多星期,莫庭岩都没有再出现。

    是认真去考虑到底要不要离婚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夏音觉得自己理所应当是要高兴的,可是不知怎么,心里闷闷堵堵的,总觉得不是特别的舒服。

    这天下午,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

    夏音以为是莫庭岩,迅速抬起了头,却在看到那个意气风发的长卷发女人时,脸色稍稍变了变。

    “李妈你先出去吧。”夏音既然吩咐,李妈虽不愿意还是离开守在门外。

    “庭岩这几天忙的很。只好我来看看你了。”艾琳优雅地对着夏音的面坐下,精致的妆容带着得意的笑容,还是一贯的丰姿卓越,趾高气昂。

    “艾琳,我的咖啡是你动了手脚对吧?”夏音声音不大,每一个字说的格外清楚。

    那天下午,艾琳打着闺蜜的旗号约她出去,她自觉愧疚,哪里有拒绝的道理?

    到了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放好了咖啡,艾琳美曰其名帮她先点了爱喝的。她也没有多想,只是谁会料到,不过喝了几口后,肚子就开始隐隐作痛,然后愈演愈烈,一直到下身流出鲜红的液体,沿着大腿一点点往下……

    现在看来,就只有这一个可能了。

    艾琳的脸色瞬间变了,努力的压制心里的情绪:“你胡说什么,别出了事情就说是我下的药。,”

    夏音微微的抬起眼膜,对她说:“我没说是下药。”

    果然如此。可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艾琳竟然会对她做出这种事情。

    艾琳知道瞒不住了,望着夏音说道:“你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他娶你不要我?!”

    “所以你害我流产是吗!艾琳,我一直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

    艾琳扬手打翻了台面上的花瓶,指着夏音站起来骂道:“你抢了我的男朋友还敢说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了,曾经,莫庭岩是艾琳的男朋友。

    她知道自己对不起艾琳在先,那个时候天真快乐的她们,谁都没有想到会到今天这一步。

    夏音脸色白了白,苦涩地想要解释:“艾琳,这里面都是误会……”

    夏音话音未落,莫庭岩黑着脸推门而入。

    艾琳被吓到,赶紧凑到莫庭岩身侧,温柔的说道:“莫庭岩,你怎么来了?””

    莫庭岩阴沉着脸,眼睛只看着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夏音,恼火地打断艾琳接下来的话,嚇道:“出去!”

    艾琳有些恼恨,没有动作,张开还想要说什么。

    “出去!”莫庭岩又是低吼了一声,音量加重了不少。

    艾琳试浑身一僵,瞪了一眼夏音后,咬咬牙,不甘地转身离开了。

    房间里又剩下俩个人,夏音觉得这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她望着莫庭岩,清秀的眉宇间消瘦了不少。

    莫庭岩气急了,转过身走了过去,整个脸色铁青着。一只手捏着夏音的下巴,望见她眼睛里的躲闪,整个人欺压上来,愤怒地吻了下去。

    夏音想要挣扎,双手却被莫庭岩举在头底半点也动弹不得,他吻的比起以往都在霸道,横冲直撞,夏音气急用力地咬破了莫庭岩的嘴唇,

    莫庭岩听着她伏在身下一点一点的喘息声,心里一软,松开了她。

    夏音刚得到自由,扬起手就打在他的脸上。

    “啪!”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整个手面都是麻麻地,眼泪又忍不住流了出来,情绪激动的说道:“不要碰我!”

    莫庭岩脸暗了下来,隐忍着怒气:“你就这么厌恶我!可是能怎么办,你只能忍着!”

    “莫庭岩,你说过不会逼我的!”夏音怕他,连说话都有些颤抖。

    “你!”莫庭岩被她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总觉得自己在她面前像个小丑,明明掌控主权的是自己,却常常感到无可奈何。

    莫庭岩绕到玻璃窗前,拉开了窗帘,阳光肆意的洒了一地,笼罩在夏音身上。她眯眯眼睛,慢慢去接受这久违的阳光。

    “明天我来接你出院,爸妈回来了。”莫庭岩按捺住脾气,双手环胸靠在墙面,又加了一句,“你必须搬回老宅。”

    莫庭岩的父母常年旅游列国,很少和他们住在一起。半年前夏音就已经搬走,她心里清楚,即使自己不愿意回去,莫庭岩也会逼自己就范!

    “可以,但是我要出去工作。”

    莫庭岩犹豫了一下,随之回答她:“好。”他双手插进裤子口袋,一步一步向着夏音靠近,“记住,不要让爸妈怀疑到什么。”

    夏音盖上被子,翻过身,莫庭岩最孝顺,她自然不会乱来,闭上眼睛之前说道:“你放心,演了三年,不会出错。”

    演了三年,这场莫庭岩强求来的婚姻走到了今天,明明知道夏音从没爱过,可是他就是不愿意放手,蛮横无理的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他不敢想,若是夏音离开了……不,他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