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0章 爷爷在这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50:20本章字数:2383字

    ……

    一日之计在于晨!

    李逍遥习惯了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就可以精神饱满一整天。

    昨日第一天上班,他就加了个班,直到晚上十一点才下班,十二点的时候进入梦乡,现在刚刚早晨四点他便起来了。

    冬末的天,亮的还很晚,现在外面依然一片漆黑,李逍遥来到了小区内的院子里,打算习练一下武功。

    ……

    金武门秘术功法“生死十三招”,是为武功之中的上乘存在,有功有防厉害无比,现在李逍遥已经基本全部掌握了。

    但,所谓武练一口气,气之于丹田,气而化力名曰内力,内力外放而催功法之涌动,便是武功。

    要想发挥“生死十三招”的最佳效果,这口气一日达不到,那就不算对“生死十三招”的彻底掌握。

    “生死十三招”第一招名为“鬼手拳”,万变鬼手如虚影般层出不穷,快之无极!

    第二招:“夺命二指抓”,二指掐喉狠辣无限,运用到位一击夺命眨眼间!

    第三招:“追心脚”,泰山压顶侧空飞踹,专攻敌人之心口防不胜防!

    第四招:“九转生死刀”,小刀手中握,反复九种变换,刀刀可显生死之威!

    第五招:“无形铁弹子”,随时可用灵活多变,暗器铁弹子一出,分分钟改变局势!

    第六招:“幻移掌”,四两拨千斤,见招可拆招,退守功法之上乘!

    第七招:“虚迷步”,身动于心,一念间步伐灵动堪比瞬移!

    第八招:“凌云耳”,听万里长空,知无声之事,虽然万里听长空有些言过,但百米内蚊虫摩翅声皆在耳畔不在话下!

    第九招:“破千军”,一入围困扫千军,杀伐果断击破多敌之妙法!

    第十招:“百手推”,一推百力,百手相伴,身处下风可用,虚无缥缈间可遁走飞逃!

    第十一招:“轻如燕”,身轻如燕蹬脚十几米,飞檐走壁健步如飞!

    第十二招:“五阳指”,击点敌人之穴位,抬指间找准穴位一击制敌,所谓五阳分别为一阳之觉、二阳之忆、三阳之动、四阳之声、五阳之命,每一阳代表着人体的一个穴位,点一阳可让敌人失去感觉,点二阳可让敌人失忆而不能思考,点三阳可让敌人不能行动自如,点四阳可让敌人不能说话,点五阳直接要命!

    第十三招:“无”,没错,没有第十三招,第十三招在功法秘本上只有四个字“宁死不屈”!这四个字几乎代表了习武之人的本性,哪怕死也不会屈服。

    ……

    “生死十三招”的功法已经烂熟于心,李逍遥每一招只是简单的温习一下,就开始练气。

    盘腿端坐在院内花坛边缘,李逍遥双手轻轻握拳置于腿上,身板笔直。

    练气最基本的方法就是呼吸,习武之人称之为吐纳,纵观武林,各个门派对于吐纳都有自己的认知,几乎找不到吐纳方式相同的门派。

    金武门的吐纳方式如果放在武林之中,那绝对是一般人承受不了的,因为这种方式既不用吐也不用纳。

    李逍遥双眼紧闭,保持着平缓的姿态,屁股底下那一抹冬末的寒凉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不吐也不纳代表着不呼吸,李逍遥就这么静静的和时间做起了斗争。

    当头顶的阳光带来丝丝温暖之后,李逍遥方才睁开眼,今天的吐纳就到此结束了,他整整三个半小时没有呼吸,一开始呼吸,腹部就开始膨胀,此刻他吸气的量相当于正常人的两到三倍。

    这就是金武门吐纳练气的玄妙之处所在,一时不呼吸,一天都吐纳,吸气量的增加既可以扩充丹田,也可以让存于丹田的气增长,可谓是一举两得的习练方式。

    这种方式看似要把人憋死一样,可实际上却比其余门派主打的吸气多呼气少的吐纳方式好的多得多,因为没有外力的情况下,人是不可能把自己憋死的,但习惯了之后就会越憋气越久。

    而吸气多呼气少的吐纳方式无论是短时间还是长时间,都属于一种硬性伤害,对丹田没有益处,练武的时间越长就越能感受到弊端。

    ……

    想想李逍遥也确实可怜,没有手机,连个便宜的手表也没有,他现在都不知道几点了。

    习练完毕,李逍遥就这么在楼下等着同事们下来,然后大家一起去上班。

    这时候小区内已经陆续热闹起来,上班的人群你追我赶。

    忽然,一辆JEEP车风风火火的赶来,刚好停在了李逍遥不远处,挡在了他们宿舍所在的单元楼门口,随之车上下来四个人,其中的两个人李逍遥一眼认出,正是昨天对他出言不逊被开除的那两个保安。

    “馒头,你确定那小子住这里的宿舍吗?”四人之中,为首的一个肥胖黄毛问道。

    “放心吧,天哥,那小子肯定住这里。”回答的正是被开除的原来3号。

    这时另一个人,也就是昨天被开除的5号说道:“天哥,那小子穿的跟乞丐一样,他没有理由不住宿舍的。”

    “恩,狗子说的很有道理。”

    肥胖黄毛点点头,道:“那行了,别尼玛的耽误时间了,你俩上去把他给我叫下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sha逼,会让我心爱的笑笑为了留下他而把你们开除的。”

    肥胖黄毛名叫谢天,凌海市有一号的大混子,老爹是前任某局的领导,现在虽然退休了,但是仗着现任副市长是他当年提拔过的,谢家依然牛逼的不行。

    谢天借此混的很开,敛财无数,二十八岁的年纪已经是可以参加凌海市大佬聚会的座上宾了,他和李天雄还有林天阳被凌海市道上共称为“天选三娇子”,这个天选一方面是能力,另一方面也和他们的名字里都有个天字有关系。

    原来的3号馒头还有5号狗子,都是谢天巴拉完十个手指头都查不到的亲戚,他们是谢天让老爹出面给唐胜利施压才安排在古语中餐厅的,为的就是监视自己最大的情敌林天阳的一举一动,算是谢天的眼线而已。

    “天哥,我俩上去不妥吧?昨天陆大发让人给我们打电话了,说他要随时陪着那小子,还说早就看我们不爽了,我们要弄这小子,他就弄我们啊……”馒头显然忌惮陆大发的厉害。

    “陆大发?什么人这么牛逼,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凌海市还有这一号?”谢天非常不屑。

    狗子解释道:“天哥,陆大发是古语中餐厅的保安部部长,那家伙退伍兵一个,挺特么能打的。”

    “哦?有意思,正好最近坤泰手痒痒,让他跟你们一起上去,一会儿就别让那小子下来了,直接扔下来给我看看就行了。”

    谢天看向自己身后的那个肤色黝黑的高大个,此人名叫坤泰,是T国人,谢天的贴身保镖。

    一旁,李逍遥感觉自己真的是成了空气,身为主角,这戏有点儿被抢的严重啊,听了几个人好一会儿装逼的言语,他终于忍不住吭声了。

    “喂,你们四个,要找的是我吧?爷爷在这里那,不用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