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2章 深夜来打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50:21本章字数:2324字

    唐胜利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父亲李青山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不想莫名的去恨,更不想因为对方逝去,就让五十多年以来的一切都成空,从而去选择理解。

    所以他一定要弄清楚李青山是否真的有苦衷。

    听李逍遥的话表明,或许李青山的苦衷就在他们一直住着的茅草屋里,唐胜利当即决定立刻重返盘石口村。

    ……

    此刻,林天阳独住的别墅内,客厅里。

    林天阳气愤的样子不甚明显,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一个无名小卒的身上栽了如此之大的跟头,脸都要丢尽了。

    英雄救美的那个局是他想了好久才实施的,本来做好了一切万全的打算,可就是没想到会被李逍遥的出现搅了局,纵使林天阳不是个小心眼儿的人,这件事也绝不会轻易算了的。

    更何况他还小心眼儿的深入骨髓,这件事自然不会轻易作罢。

    原先他的想法是不知者不怪,给李逍遥判个一年半载的长点记性,今后不要多管闲事也就罢了,可现在那?他真是弄死李逍遥的心都有了。

    可唐胜利的那些话,说的林天阳很是忌惮,虽然李逍遥的牛逼也是出乎意料吓了他一大跳的,但是林天阳丝毫不觉得自己对付不了李逍遥。

    正愁着怎么绕过唐胜利来把李逍遥弄死,门铃声响起。

    “叮铃~~~~叮铃~~~~叮铃铃~~~~”

    “谁啊?”

    林天阳开了门,一见来人气不打一处来,因为来的不是别人,而是他最最讨厌的谢天。

    “你特么怎么来了?”林天阳怒声,保持着一贯对于谢天的态度,如果不是两个人实力旗鼓相当,似乎谢天在林天阳心中,那可是比弄死李逍遥还要想弄死的头号人选。

    谢天胖脸一颤,笑道:“呵呵……什么情况?不可一世的林大队长,这是在一个人偷偷躲在家里生闷气吗?看来我今天听到的那个故事是真的了?”

    林天阳自然不必多问,也知道谢天的话有所指,李逍遥在刑警大队把事情闹得那么大,传不到谢天的耳朵里那才叫奇怪了那,正因为这件事情的发生,现在林天阳的辞职已经变成了开除,他已经不是刑警大队一支队的大队长了。

    当然,这对于林天阳来说并不重要,不当这个大队长丝毫不会影响他的实力,可是丢了的面子想要找回来,就貌似只有让李逍遥消失这一个办法了。

    林天阳没时间品味谢天的风凉话居心何在,他也不觉得这么晚了谢天来只是为了说这些风凉话打趣的。

    于此,林天阳问道:“说吧,你个蠢猪,这么晚来找我干什么?”

    “不干什么,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不知道你想先听哪一个那?”

    谢天挤过林天阳,直接来到客厅的沙发前坐了下来,身后领来的小弟都留在了外边等待。

    见状,林天阳关上门走回客厅中,一屁股坐到了谢天的对面。

    “别特么废话,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林天阳的脸色铁青,他最在乎的面子已经被李逍遥撕碎了,现在对面坐着谢天,这让他有些无地自容。

    谢天也不卖关子,鉴于林天阳的急迫,随之道:“先说好消息吧,好消息就是……被那李逍遥撕了面子的不止你一个,老子我也吃瘪了,怎么样,听到这个消息,是不是愤懑的心境有所好转啊?”

    林天阳脸色上的铁青稍有回缓,这对于他来说还真就是个好消息。

    “你丫的不会跟我这里扯犊子吧?你什么时候也和李逍遥那小子照过面了?我怎么不知道?”林天阳保持着理性,他这人除了和谢天一样小心眼儿之外,还有一种过分的谨慎。

    面对谢天一上来跟自己说这个,林天阳难免臆测谢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套路他。

    谢天和林天阳两个人都是彼此过分了解的,谢天丝毫不在乎林天阳的质疑,胖大的脑袋在脖子上抖了抖,紧接着谢天随口道:“这种事情我跟你扯什么犊子?你特么爱信不信,我特么还是在你之前和他打了照面的那。”

    林天阳察觉谢天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话,他立刻转移话题问道:“那你带来的坏消息那?”

    “坏消息?我带来的坏消息就是……哈哈哈……虽然我也在李逍遥面前吃瘪了,可我吃的没有你的大,你说气人不气人?你说好笑不好笑?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谢天一通狂笑,林天阳顿时暴起,怒声骂道:“艹尼玛的,死胖子,你是来搞事情的吧?信不信我现在弄死你?”

    “弄死我?你特么以为自己是谁啊?要是能弄死我,你还能等得到今天吗?你我一个五八一个四十,谁也弄不了谁,这特么在凌海市那都是人尽皆知的了,别整这些没用的,我今天来不是要搞事情的,我只是想跟你打个赌而已,你丫的敢不敢?”

    谢天一脸正经,显然打赌的事情是认真的。

    “你特么想赌什么?”林天阳平静后坐回了沙发上。

    “就赌咱们谁先干了李逍遥,如果我先你一步,那么今后笑笑就是我的,如果你先我一步,那么笑笑归你,怎么样,你敢不敢赌?”

    听到这样的赌注,真是让林天阳觉得可笑,但不管怎样都是要弄死李逍遥的,如果能顺带着让谢天这个情敌靠边站,那也算一箭双雕塞翁失马的好事情啊。

    不由多想,林天阳点头道:“妈的,老子跟你赌了。”

    ……

    这时,前往盘石口村的劳斯莱斯已经快到了,本来一百多公里的距离也就个把小时的,可是一场突来的春雨使得山路泥泞,引起了山体滑坡,路被封了。

    所以,唐胜利只得叫司机把车开到了青树镇,一行人在青树镇的小旅店住了下来。

    这注定是一个难眠的夜晚,李逍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回想起师父临死的时候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方才觉得自己这个徒弟当的真是失败。

    他在整理师父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张几年前的化验单,具体的日期已经看不到了,可是肺癌那两个字却清清楚楚。

    师父临死之前,他一直跟着村里的一些人在青树镇打零工,他只是想赚些钱让师徒二人的生活更好一些,却没想到年关刚过,等到回去的时候师父已经不行了。

    李逍遥本以为师父最后手指茅草屋的门口,是在想念李天雄,但现在他才真正明白,也许师父是在告诉他还有什么东西是留给他的。

    对于会错了师父的意思,李逍遥只有心底里无言的抱歉和愧疚,好在一切顿悟的还不算太晚,李逍遥现在已经确信了师父李青山和唐胜利之间的关系,但他更关心的是金武门的秘密。

    也许金武门没有秘密,可师父那般武艺,为何要留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李逍遥心想,明天或许就有答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