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5章 两个日记本

    更新时间:2018-08-09 15:50:21本章字数:2195字

    “我艹特么的!唐胜利,这你都能不死?什么狗屁的‘听风阁’啊,看来江湖传说果然不能轻信,什么狗屁的第一杀手组织,什么狗屁的从来没有失败过,妈的就是骗子……”

    林正东挂了电话之后破口大骂。

    见此,林天阳翘着二郎腿说着风凉话道:“哈哈……老爹,我很喜欢你现在这个气急败坏的样子啊,怎么了,你也变成狗熊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艹尼玛的,你还笑,唐胜利不死,你能绕过他去动那个小保安吗?”

    这爷儿俩也真是有意思,互怼已经成为日常了。

    “那唐胜利不死,他迟早查出来你啊,你能等着让他查出你吗?老爹,别说我了,我就算弄了那个小保安,充其量也就是不给唐胜利的面子而已,他能把我怎么样?他还能反过来弄死我不成?小保安我反正是弄定了,我现在倒是有点担心您老人家啊,好了,您还是想着怎么对付唐胜利吧,我去安排弄死那个小保安了。”

    林天阳丝毫不担心林正东,他老爹什么手段他知道,如果没有万全的准备,他老爹轻易是不会动手的,既然对唐胜利展开暗杀了,估计尾巴擦的也是很干净的。

    虽然他们林家没有唐家势力大,但也就是分毫的差别而已,真的闹得不可开交明着来,也未必谁胜谁负。

    “天阳,你干嘛去?吃过早饭再走啊?”兰兰从餐厅里走过来,冲着林天阳喊道。

    “看到你我不吐就给面子了,吃不下去。”林天阳走出别墅门,“咣当~~~~”一下就给门关上了。

    “妈的!你个坑爹货。”

    林正东沉声一骂,这时手里的手机响了。

    “…………”

    拿过接通,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之后,林正东傻眼了。

    电话挂断,林正东笑道:“哈哈……头一回听说雇佣杀手还特么返款的,还是双倍,我艹,既然如此,看来这今后免费杀也是真的喽?哈哈哈……唐胜利,我看你这回哪里逃!哈哈哈……这个‘听风阁’有点意思吗!”

    ……

    目光回转,盘石口村半山茅草屋前。

    这时,李逍遥已经查看完房门,并没有任何发现,他意识到师父最后手指的应该是门前的那颗松柏。

    来到松柏前,四下观察了一番,李逍遥没有发现什么名堂,就在试图找寻其他事物的时候,一个不经意看到了松柏根部一个很小的小箭头,直指下边的土壤。

    看来师父已经做好了见不到最后一面的准备了,李逍遥暗自心伤,随之来到茅草屋前拿过铁锹丢给了陈虎,然后自己拿着铁镐来到了松柏前。

    初春刚来的土壤还有些冰冻的寒坚,但在铁镐和铁锹的摧残下,很快就被挖出了一个深坑。

    深坑直到挖了一米多深,终于有些东西出现了。

    拂去尘土,一个精致的小木箱在塑料布的包裹下映入眼帘,一旁的唐胜利见此,快速蹲下身子投来目光。

    李逍遥将小木箱拿了出来,当小木箱被打开,两个巴掌大小,厚度曰为三五厘米的破旧的小日记本安静的躺在里面。

    唐胜利一把拿过两个小日记本,一个表皮上写着“致爱徒逍遥”,另一个表皮上写着“致我一生对不起的,或许永远也看不到它的家人”。

    唐胜利瞬间眼眸有些湿润了,因为这小日记本表皮上的文字,似乎已经预示着父亲李青山的苦衷了,想必打开之后,这苦衷就会有答案的。

    一把将“致爱徒逍遥”的小日记本递给李逍遥,唐胜利道:“给,这是你的。”

    话落,唐胜利打开了留在手里的那一本小日记本。

    李逍遥接过师父留给自己的那一本小日记本,同样打开了。

    陈虎很识趣,走到了一旁,随时观察着周围的局势,因为昨夜的那一幕,让他丝毫不敢大意,生怕还会有杀手到来对唐胜利下手。

    ……

    李逍遥打开小日记本,上边的内容是这样的:

    逍遥,不要怪为师隐瞒了病情,这么多年你一直跟着为师受苦,为师已经深感内疚了……金武门背负的秘密,现在你可以知道了……

    唐胜利打开小日记本,上边的内容是这样的:

    秀珍吾妻,胜利吾儿,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权利这样叫你们,也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能看见我写的这些话……如果你们有一天看到,我不奢望你们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但我不会后悔,为了金武门三百弟子的亡魂,为了掌门恩师的授业之恩,这条路我必须要走……请允许我再说一句对不起,如果有来生,我定做牛做马,来报今生抛弃之错……

    唐胜利看完之后,眼泪已经奔涌,他没有想到,自己恨了这么多年的父亲,居然是个英雄,是个让他知道真相的时候,五体投地的英雄。

    李逍遥也泪奔了,他没有想到金武门的秘密竟然是一出灭门惨案,原来师父李青山乃是金武门的秘传大弟子,金武门一生守护的东西竟然是掌门扳指——“龙纹戒”。

    一切的源头都被打开,尘封的秘密摆在眼前,让唐胜利和李逍遥泪奔的同时,一股心底里的怒火油然而生。

    唐胜利将小日记本揣好在口袋里,踱步朝着茅草屋后边李青山的坟墓走去。

    李逍遥同样的举动跟了上去。

    来到李青山的墓前,唐胜利和李逍遥几乎同时跪在了地上。

    唐胜利连磕几个响头,高声道:“父亲,儿子这么多年误会你了,你放心,你这么多年受的苦,我定叫那些让你受苦的人还回来,我现在就带你回家!”

    唐胜利话落,直接用手,在李青山的坟头上扒着泥土。

    李逍遥一脸的坚定,连磕几个响头的举动与唐胜利如出一辙,随之道:“师父,那些灭我金武门者,我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你放心,徒儿不会盲目的去与他们的强大硬拼,我会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终有一天,我会强大到让他们尝到被灭的滋味!‘龙纹戒’的秘密我会一直守护下去的,绝不会让他落到仇人的手里。”

    说着,李逍遥也来到了坟头,跟着唐胜利一起扒土。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雪花漫天,昨夜那是初春的第一场雨,现在,这应该是冬末的最后一场雪吧。

    当李青山的骨灰坛被挖出来之后,唐胜利紧紧的抱着,朝着山下而去。

    李逍遥举着那块他给师父亲手雕刻的石碑紧紧跟在唐胜利身后,离家五十多年,李青山终于可以安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