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6章 她都知道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50:21本章字数:2189字

    凌海市山水乐家小区,88号独栋别墅。

    ……

    唐微微这两天,整日全都泡在和朋友们一起合开的改装车厂,这个中午时分,终于因为资金有点紧张,才想起了回家。

    一回到家中,就见别墅前院里“热火朝天”,一股熏人的烧纸味道在浓烟滚滚里弥漫开来,要不是她家的别墅是这小区最大的,她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一个不好的想法突然袭上心头,唐微微快步下了车跑过行车道,直奔别墅前院,一边跑一边喊道:“发生什么了?……奶奶?……”

    一见奶奶完好无损的坐在轮椅上,正老泪纵横,唐微微更加激动了,心想难不成是爸爸妈妈出事了?

    可总算看了一圈,确定自家人全都没事她才放下心来。

    从始至终,好像都没有人注意唐微微。

    “咦?什么鬼?这烧纸的队伍里怎么掺杂了‘一只’外人?”

    家中的佣人全体出动,在管家的带领下烧着纸,竟然还有两个和尚敲着木鱼,奶奶坐在轮椅上位居正中间,一左一右跪着父亲唐胜利和李逍遥,父亲的旁边是母亲吴珊,李逍遥的旁边是妹妹唐笑笑。

    这是怎样的组合?大家在给谁烧纸?唐微微满脸懵逼,刚才自己的一边跑一边喊居然没有人注意。

    这一刻她终于来到了烧纸队伍前,唐笑笑最先注意到了她。

    “姐,你回来了?快过来。”唐笑笑冲着唐微微道。

    唐微微不解道:“什么情况?家里人都好好的,这是在给谁烧纸?”

    唐胜利这才发现唐微微回来,冲着唐微微看了一眼,没好气道:“手机怎么关机了?回来的正好,赶紧过来,跪下。”

    “什么?跪下?”唐微微仍然懵逼之中。

    她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唐胜利对她如此严肃的说话,却也有些怕怕的,赶紧走到了唐笑笑一旁跪了下来。

    “笑笑,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唐微微小声嘀咕起来,一眼看到身前摆起的台子上的骨灰坛,还有下边立着的那块墓碑上写着“恩师李青山之墓”,顿时没等唐笑笑回答什么,她一下暴起了。

    “李青山?这不是那个负心汉爷爷吗?奶奶,爸、妈、笑笑,你们是脑子坏掉了吧?从哪里找到这家伙骨灰的?还供着他?这种人应该挫骨扬灰吧?”

    唐微微不明白真相,这些话说的好像也没有什么毛病。

    可现在一家人都处于伤心的立场上,难免心灵很脆弱。

    “微微,不许你这样说你爷爷……”唐秀珍激动的气短,话说了一半儿就开始咳嗽了起来,“咳咳咳……”

    儿媳妇吴珊见状赶紧给老太太拍后背止咳。

    唐胜利不管不顾,气得站起身,随手就给唐微微来了一记大耳光。

    “啪~~~~”

    “你个不孝子孙,怎么能这么说你爷爷那?”

    唐胜利打完之后,说了这些话就有些后悔了,他刚才真的是一时冲动,冲动到忘了唐微微身上的秘密。

    这真是唐胜利第一次打唐微微,以前他连对唐微微说话都不敢大声的。

    “爸,你居然打我?”唐微微捂着脸,眼泪已经含在了眼圈,她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哪里,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挨打。

    幸好吴珊快步过来,拉起唐微微道:“微微,你别生你爸爸的气,妈妈跟你解释,走,妈妈跟你解释。”

    吴珊说着,拉着唐微微往别墅里走,唐胜利一脸的抱歉想要追上去,可还是作罢了,一个劲儿的小声嘀咕道:“微微,对不起,爸爸不是有意的,爸爸真的不是有意的啊,原谅爸爸……”

    ……

    当法事做完之后,唐秀珍把李青山的骨灰坛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候的唐微微也在母亲吴珊的解释下,了解了爷爷李青山的苦衷,虽然真正的真相只有唐胜利还有李逍遥以及唐秀珍才知道,但是冷静下来的唐微微也很容易明白,既然一家人都接受了李青山用这样的方式回来,还都用真情在给他做法事,那他的过往应该是有足够理由被原谅的。

    “爸,我错了,虽然妈妈跟我说的解释没有什么说服力,我还是不能够理解他到底五十多年前为什么离开,但是既然你们愿意接受他如此的回来,那我也愿意接受。”

    唐微微的态度并不诚恳,但这就是她真实的自己。

    唐胜利也知道,包括妻子在内,以及两个女儿,她们应该都是觉得这样的方式就接受一个五十多年前不辞而别的人,是一件荒唐的事情,可有些真相注定不能被说出来。

    因为,现在唐胜利清楚,今后唐家要有更大的事情要去面对了,他不想让所有人担心。

    “微微,爸爸谢谢你能够接受爷爷用这样的方式回来,刚才爸爸打了你,是爸爸错了,爸爸跟你道歉,对不起,微微。”唐胜利的话说的心痛,心痛的不是唐微微不懂事,而是心痛自己为什么要打她那一巴掌。

    “爸,你没有错,老子打孩子不需要解释,从小你就偏爱我,你让笑笑怎么看?我已经长大了,有些东西已经不需要成为被偏爱的理由了,人这一生注定会有生老病死的一天,无论它以什么样的方式到来,所以,我希望爸爸你能知道,今后别为我做无用功了,还非要介绍那些个离过婚有孩子的富家子弟干什么?难道没有爱情,没有婚姻,我的人生就不完整吗?”

    唐微微的这些话说的唐胜利额头冷汗直流,他已经意识到,看来唐微微的性情大变,从爱学习的孩子变成了今天,果然是已经知道了真相。

    既然话到了这个份儿上,有些事情真的是瞒不住了。

    “微微,你都知道了是吗?”唐胜利的脸一片伤情。

    唐微微手指脑袋,一脸严肃道:“爸,你别忘了,这可是去哈佛都绰绰有余的脑袋,我早就猜到了我的身体一定是有什么问题,可那些年我还小,我也很害怕,所以我从来没有去偷偷检查过,但现在不一样了,我长大了,四年前上了那个国外的野鸡大学之前,我就已经下了决心去检查我的身体了,我的怪病我心里有数,剩下的日子请把我当个正常人吧,不要再把我和笑笑区别对待了……”

    唐微微说了一大堆之后,踱步就走。

    唐胜利想要跟上去,却没有跟,坐在沙发上双手捂着脸满心哀伤,这时候吴珊从楼上唐秀珍的房间下来了。

    “姗姗,她都知道了……”唐胜利一把抱住吴珊,哭出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