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悲惨的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2本章字数:1036字

    我叫成材,今年二十五岁,生活在民风彪悍的皖北地区,一座煤炭资源即将枯竭的小城。

    十五年前的晚上,父亲跟母亲吵架,他像发疯似的,狂抽了母亲几记耳光,叫嚣着要取某人的狗命,冲进茫茫夜色中。

    随后,煤城发生一桩令市民们胆颤心惊的碎尸案。

    一名中年男子被残忍地杀死肢解,尸块分别扔往各处,警方陆续找到五百多片煮熟的人肉和内脏,却不足身躯的三分之一,头颅也不见踪迹。

    然而,法医凭借半根尚可辨认的食指,经过指纹鉴别,判定死者是我父亲。

    得知噩耗,母亲立即晕倒了,醒来后目光呆滞,从此精神失常,由我姐姐悉心照顾。

    姐姐比我大三岁,温柔又美丽,可惜姐夫是个嗜赌如命的混蛋,每次输了钱喜欢拿姐姐撒气,经常施以暴力,结果导致姐姐不幸流产。

    当时,我年少气盛,冲上去一脚踹倒姐夫,毫不犹豫地抡起锤子,砸烂了他的右手。

    虽然送往医院救治,姐夫仍废了两根手指,落下终身的残疾,对我恨之入骨。

    父亲成了死人,母亲变为疯子,姐姐婚姻不幸福,我的家何止悲惨啊,它简直就像一个屁!噗地一声,臭气让人避而远之,不愿靠近。

    我明白,父亲之所以给我取这个名字,必定抱着很大的希望,期盼爱子成为栋梁之材。

    抱歉,我至今未能成材,反而像根废柴。

    高考落榜后,我坚决地放弃复读,出于好奇的态度,跟爷爷学了点针灸医术,但不愿去私人诊所上班,天天和几个朋友四处厮混,一晃多年而过。

    没有安稳的工作,没有可观的收入,也没有固定的女友,我经常喝闷酒,把自己的一事无成归咎于悲惨的家庭遭遇。

    姐姐见状十分着急,只得哀求姐夫,请他给我安排工作。

    身为国企科长的姐夫,冷笑着对姐姐说,工作的事很简单,只要你弟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认错!

    我极其恼火,立马放出狠话,即使当乞丐,也不接受赌鬼的帮助!

    继续喝酒、打架、泡妞,我在颓废无度的日子中放纵不羁,借以掩饰内心的自卑和脆弱,对众多事物仅保持三分钟热度,包括漂亮的女孩子。

    昨天,是父亲的忌日。

    姐姐向我透漏了一个秘密:杀害父亲的凶手其实没有落网,至今逍遥法外!

    我震惊万分,隐约嗅到一股血腥的气息,随即心如刀绞,身体仿佛寒风中的枯叶,不停地瑟瑟发抖,泪水奔流而出。

    姐姐拿出一张银行卡,告诉我自从父亲死后,母亲的账户上,每个月末都会多出一千元,如今增加到三千元。

    凶手究竟是谁?为何残杀肢解我父亲?有什么深仇大恨?又是谁,在背后默默地资助?

    面对诸多的疑问,我的脑袋几乎炸开,跑到大排档上喝得烂醉如泥,直至第二天傍晚才醒,发现躺在自己租的房子内,不知谁送我回来的。

    此时此刻,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找到凶手,将他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