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9章:冤家路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5本章字数:1006字

    这时,朱二蛋的手机响了,他忙接通电话,满脸的谄笑,不住地点头称好。

    “说曹操,曹操就到,陈校长马上过来!哎呀,今晚真是高朋满座啊,我去多安排几个特色菜,你俩先喝茶,等会咱们一起吃饭,好好聊聊!”

    朱二蛋眉飞色舞,屁颠屁颠地离开客厅。

    我心里顿时狂喜,没料到这么快见到了陈文凯,不知是冤家路窄,还是纯属巧合,也许煤城太小了。

    紧接着,我的心脏加快跳动,手指也微微发抖,一种见到仇人前的不安情绪占据了身体。

    闫香红察觉出异样,关心地问:“成材,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我保持镇定,伸手端起茶杯,故作轻松地敷衍:“没事,可能见到二蛋老师太激动了。”

    随后,我陷入沉默中,努力让自己冷静,因为目前还没得到陈文凯的详细资料,也没有证据表明他百分百是杀害父亲的凶手。

    忽然,外面传来汽车喇叭声,狗也跟着叫起来,我不由地握紧了拳头。

    听到动静,朱二蛋一溜小跑从后面奔出,像迎接亲爹似的满脸堆笑,朝步入客厅的三人伸出热情之手:“哎呀,陈校长,好久不见喽,欢迎欢迎,快请坐!”

    为首的正是陈文凯,他身材高大魁梧,有点微微驼背,花白的头发整齐地往后梳理,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气质儒雅温和,像一个博学多才的老教授。

    仔细观察,他虽然没留络腮胡子,但脸型和五官仍与闫香红绘制的肖像较为相似。

    名字和模样都符合条件,到底是不是这个家伙?一个大大的问号充斥着我的脑袋。

    另外两人均年逾六十,闫香红迎上前,高兴地叫道:“陈教授,方教授,你们好!”

    从对方长发白须的特征判断,老者应该是陈文轩,他脸色显得憔悴,比弟弟陈文凯略矮一点,身边的方教授应该是其妻子方敏。

    “香红来了啊,王锋呢?”陈文轩笑呵呵地坐到红木沙发上,看来跟闫香红挺熟。

    “他天天忙着开会,参加各种饭局,哪有时间陪我呀。”闫香红虽然语气轻松,但能听出不满的情绪,对自己老公有意见。

    “趁着年轻干事业,忙一些挺好,比闲着强!”陈文轩望向我,微笑着问,“这个小伙子是?”

    朱二蛋抢先介绍道:“他叫成材,也是我的学生,今天专程和香红来看望我。”

    奶奶滴个熊,老东西真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不嫌臊得慌。

    我抬头挺胸,不卑不亢地问好,尽量淡定地与陈文凯对视。

    他礼貌地点点,目光平和,表情非常自然,脸上没有泛起丝毫的波澜。

    “凯”与母亲秘密交往了十几年,肯定见过十岁前我,但相隔十五年后,我的模样变化太大,如果陈文凯便是“凯”,他此时不一定能认出来。

    所以,我必须找机会自报家门,试试陈文凯的反应,就算他极力掩饰,也可能露出一点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