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5章:思想斗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6本章字数:1503字

    “成材,你真好……”闫香红面露感激之色,情不自禁地抓住我的手,她的温度已不像之前那么冰凉了。

    我拍了拍闫香红的手背:“哈哈,客套话就别说啦,谁让咱俩是老同学呢。”

    “好,一切都在酒里!”她忙端起酒杯,爽快地仰脖全部喝光,然后冲我抿嘴一笑,“奇怪,你既然当了私家侦探,为什么又答应陈文凯,去艺术学院做秘书?”

    面对闫香红,我可以诚实,但不能绝对坦白,毕竟世事难料,而且女人是一种无法完全信赖的美丽动物,可能一不留神就会宰到她们手里。

    于是,我诚恳地说:“情况很复杂啊,连我自己都有点糊涂,总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更别把我的事透露给别人,行吗?”

    闫香红比较聪明,立即点点头:“明白,你放心吧,我们保守彼此的秘密,也要尊重彼此的隐私。”

    见她如此明白事理,我忽然产生一股冲动,想给她一个紧紧的拥抱,温暖那颗受伤的心,弥补这些年的遗憾。

    然而,我极力克制住了波动的情绪,别人的老婆,尽量别乱碰,以免引火上身。

    经过一番倾诉,闫香红跟我的关系更亲近了一层,她的酒兴逐步高涨,主动地找我频频碰杯,喝得耳朵根部都红了。

    嗅闻着她散发出的阵阵幽香,我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视线始终在她的身上徘徊,令我酒不醉人人自醉,不可避免地起了反应。

    闫香红举起酒杯,重重地跟我碰了一下:“来,成材,咱们再喝一个!让所有的不开心都消失吧!”

    呯!随着清脆的响声,啤酒洒落到我的下面,立即淋湿了。

    “呀,劲太大了,我不是故意的……”闫香红做了个鬼脸,忙抽出纸巾。

    “没事,我自己来……”我赶紧捂住。

    闫香红一时没看清,以为弄湿的是大腿,她不由分说地拉开我的手臂,刚要擦拭,忽地愣住了。

    此刻,我只得开玩笑:“酒这玩意,喝多了冲动啊,难免有生理反应,你别见怪。”

    闫香红心领神会,把纸巾塞进我手里,抿嘴一笑:“你是个单身青年,没有反应才不正常呢。”

    我顿时心情放松,继续调侃道:“主要是你的魅力太大了,魔鬼身材,简直惹人想犯罪啊。”

    闫香红挺起胸部,笑道:“光会耍贫嘴,咱俩认识十年了,也没见你对我犯过罪啊。”

    面对似乎暧昧的眼神和笑容,我差点朝闫香红伸出渴望之手,一旦拥入怀中,我坚信她绝不会拒绝。

    上还是不上?继续维持目前的关系,还是更进一步?我的理智和内心的恶魔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左右矛盾之际,闫香红觉察到我的犹豫,她扬起沉醉的脸庞,牙齿轻咬红唇,身体微微前倾,似乎在等待热烈的拥吻。

    我明白,只需抛开“节操”两字,伸手一揽,佳人便可入怀,任由我释放炙热的情感。

    突然,悦耳的手机铃声唱响,将我和闫香红从美梦中惊醒,是羊羔打来的电话,我连忙接听。

    “成材啊,周晓蔓和陈文凯的资料都搞定了,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了。”羊羔平时说话容易缺根筋,办事却非常积极。

    我称赞恭维了他几句,顺便询问调查邓明哲的进展,同时打开免提功能,闫香红赶紧凑过来。

    “嘿嘿……”羊羔发出几声贱笑,“原来你们认识啊,咋不早讲呢,我还寻思找个机会泡她呢,那对大波波,真让人眼馋哇!”

    我不由地抬头看向闫香红,她正认真聆听,领口低垂,格外诱人。

    “别动歪脑筋啊,她是我干妹妹!”我义正言辞地警告羊羔,继而说,“拜托你多费点心,事成之后我请你去洗浴中心潇洒潇洒。”

    “唉!法院的人精得跟猴一样,做坏事从不留尾巴。邓明哲是收了不少钱,但很难抓住把柄,他也有情人,可狡猾得一塌糊涂,根本没有偷拍的机会。不过你放心,我加派人手跟踪他,尽快拿到证据。”

    我连声感谢,结束了通话,闫香红这才心里踏实,由于被羊羔谈及胸部,她的脸色更加晕红了。

    我顾不上跟闫香红说话,迅速用手机登陆网络,进入邮箱查收邮件,随即看到两份文件,便先打开陈文凯的资料。

    他的个人履历很详细,而且图文并茂,大体上与闫香红介绍的相吻合,除了哥哥陈文轩,还有一个妹妹叫陈文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