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6章:选择场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6本章字数:1503字

    陈文凯才华横溢,精通美术、文学和音乐,原先就职于师范大学美术系,后来创办了凯文艺术学院。

    老婆郝娟娟,五十四岁,现任“卓越食品加工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从照片上看,她瓜子脸高鼻梁,眼窝较深,颇有点中外混血的味道,眉目之间透露出一股精明和干练,年轻时应该极为俏丽。

    岳父郝广源,七十五岁,曾是贩卖猪肉的个体商户,经营过屠宰场。

    此刻,我的手指不禁颤抖,激动之情涌上心头,陈文凯老婆和岳父的资料,基本符合母亲日记中的描述,由此推断,陈文凯百分之九十是“凯”。

    见我全神贯注地浏览手机,闫香红自觉地靠在沙发上闭目休息,一缕头发垂落额前,增添了几分妩媚,令人心动。

    成熟的果实等待采摘,但我的火焰悄然而退,酒也醒了几分,脑中全是如何对付陈文凯的念头,恨不得马上就把他宰了!

    然而,为了稳妥起见,我需要尽快拿到陈文凯四十岁时的照片,让姐姐辨认,进行最后的身份确定。

    想获取照片,最低调最不容易被怀疑的方式是去陈文凯家做客,直接翻阅相册。所以,我可以利用教务处秘书的身份,先跟他混熟,等待最佳的良机。

    一旦嫌疑人的身份确定后,还得让陈文凯亲口承认杀害我父亲的事实,交代剩余尸体和头颅的去向。等找到残骸,我会以牙还牙,狠狠地报复,让陈文凯品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因此,还得选择一个安全的地方,专门用于关押和拷问陈文凯,其位置一定要隐蔽,最好在郊区地段。

    可是,到哪里找这样的场所呢?

    忽然,我想起哥们赵鹏,他爷爷家的房子。

    那儿名叫龙湖村,位于市郊的交通要道旁,典型的城乡结合部,居住着一大批菜农,属于拆迁改造的范围。如今,种菜的土地早按国家相关规定得到应有的补偿金,但宅基地的工程项目迟迟不见启动。

    原因很简单,六年前,当地村民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纷纷把自己的平房推倒,原地建起三层小楼,坐等政府的赔偿。

    一旦拆迁,按照相关的政策,几乎每家农户将分得五套以上的房子,很多人甚至十几套。代价太高,没有开发商愿意接手,政府也感到头疼,便无限期拖延下去。

    结果,龙湖村成了被城市遗弃的角落:垃圾遍地,污水横流,臭气熏天,每逢下雨天道路则泥泞不堪。

    村里的年轻人早已搬走,留守的多是眼花耳聋的老年人,所有的空出楼房对外出租,但恶劣的卫生条件令人望而却步,于是租金一降再降,吸引来大量收废品的农民工。

    他们每天上午蹬着三轮车出去,日落之时满载而归,晚上整理废品,不时地敲敲打打,制造出各种各样的噪音,在这种地方进行报复行动,即使弄出杀猪般的嚎叫声,也不会有人在意。

    综合考虑,再也没有比龙湖村更合适的地方了。问题是,我找什么借口租赵鹏爷爷家的房子呢?

    这时,院中响起狗叫声,我瞬间产生灵感,有了租房的理由——收养流浪狗。

    闫香红被吵醒了,她将头发挽到耳后:“你听,什么声音?”

    外面的狗停止吠叫,隔壁传来杂乱的动静,紧接着,一只杯子摔碎了。

    我按亮手机屏幕,时间已是夜里十一点钟,谁这么精力旺盛还在闹腾?

    “我去瞧瞧,你躺着。”我伸手轻按闫香红的肩膀。

    见有人走出,两只黄狗摇摆尾巴,乖乖地蜷在墙角处,我悄悄来到隔壁的窗前,发现窗帘没拉严实,通过十多公分的缝隙,望见朱二蛋正趴在女服务员身上。

    他仅穿一条大短裤,像头饥饿的黑公猪,嘴巴直往女服务员的脸上拱:“好阿芳,好妹妹,让我亲一口……”

    “快放开呀……”阿芳挣扎着,使劲推开黝黑的圆脑袋,“谁是你的好妹妹,你都能当我爹了……”

    “嘿嘿,乖女儿,让我疼疼……”朱二蛋恬不知耻地撅起嘴巴。

    “哎呀,你真不要脸……”阿芳继续抵抗,显然没用全力,还有点欲擒故纵的意思。

    朱二蛋锲而不舍,使劲摁住她的手腕:“要脸干嘛呀,你不知道吗,脸皮薄吃不着,脸皮厚吃个够啊!”

    眼看最后的堡垒即将被突破,阿芳死死护住身体:“别啊,你快放手,不然我喊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