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8章:脏臭龙湖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6本章字数:1508字

    龙湖村名字的由来,源自它靠近龙湖。

    那是一片自然湖泊,以前污染非常严重,水位也下降不少。自从政府提出发展旅游业后,对本市四个湖泊的环境治理加大力度,这两年龙湖的水质明显得到改善,周围的绿化也非常不错。

    如果把龙湖比喻成一颗明珠,那龙湖村就是一块臭抹布,两者形成鲜明的对比。

    此时,飘落的小雨带来丝丝凉意,但我的心情越来越烦躁。

    因为,村里的道路奇烂无比,两边除了成堆的垃圾,还有很多人类的排泄物。

    那些屎尿混在泥水中,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我只得全神贯注地驾驶,速度不敢太快,怕激起“公粪”。

    赵鹏忽然指向前方:“成哥,你看,那是不是大斌?”

    我定睛一瞧,见一个高瘦的流浪汉迎面走来,他的头发和胡须杂乱,戴着一顶崭新的解放军大檐帽,身穿脏破的军大衣,扛着长长的猎枪,整个人的装扮说不出的滑稽和古怪。

    我不禁愕然:“靠,还真是大斌啊,他从哪搞的军帽?”

    赵鹏说:“谁知道,可能偷的吧。这家伙快五十岁了,身体抵抗力真强,听说吃了十几年垃圾堆里的东西,居然不生病!”

    我缓缓降低摩托车的速度,大声叫道:“解放军叔叔好!”

    他停下脚步,瞪着血红的眼睛,猛地冲我狂吼:“砍头!砍头!”

    撕裂般的沙哑声如同魔鬼在咆哮,我被他冷不丁地一喊,摩托车往路边的水坑窜去。

    幸亏速度不快,我急忙刹住,摩托车在水坑边停下,左脚落地,正巧踏在一泡大便上。

    “草,踩地雷了!”我恼火地骂道。

    “真他妈臭!”赵鹏捂住鼻子。

    回头望向大斌,他笔直地站在原地,裂开嘴巴露出残缺的大黄牙,不知是笑还是怒,抬手敬了个军礼,

    不知哪根神经短路,我居然忍着臭气,也抬手回敬了一个。

    “前进!”大斌又吼叫一声,挺着腰杆走了。

    “哈哈,他的公鸭嗓子跟你有得一拼啊!”我伸脚往石头上蹭着鞋底。

    “天天吃垃圾堆里的东西,嗓子能好吗……你快点……臭死了……”赵鹏用手指紧捏鼻头。

    “大斌刚才叫砍头砍头,啥意思?”

    “谁知道啥鸡八意思,他精神不正常……”

    清理完污物,我跨上摩托车,带赵鹏继续赶路,终于抵达他爷爷家的三层小楼前。

    这时一栋最寻常不过的农家楼院,矗立在其他相似的建筑物中,左右两边仅仅留出可供三轮车通过的道路,灰色的水泥外墙没有任何装饰,连接着乱七八糟的电线,在小雨中呈现出几分衰败凄凉的景象。

    摩托车刚熄火,我和赵鹏还没来得下来,一辆电动三轮车疾驰而过,溅起一片污水,把赵鹏的裤子和皮鞋全淋湿了。

    “我日尼玛!没长眼啊!”他气急败坏地叫嚷。

    对方是个收废品的,似乎早已习惯被人责骂,头也不回地往前行驶。

    我仰头打量楼房,调侃道:“赵鹏同志,你爷爷家的建筑太雄伟壮观了,拆迁后起码能分个十几套,你爸又是长子,这下发达了!”

    “唉,狼多肉少,一个叔叔两个姑姑盯着呢,爷爷做事比较公平,我爸只能落三套……”赵鹏甩去鞋上的泥水。

    “这个地段开发后,房价至少五千一平方,你很快就是百万富翁了,娶老婆不成问题啊。”

    “要等到猴年马月!那时我的左手都长满老茧了!”

    “迟早会拆的,不急。以前那个女孩把你甩了,她后悔了吧?”

    “后悔有个吊用,她还哭着求我复合呢,妈的,老子最看不起这种贱货!”

    闲扯间,我和赵鹏走进院子,一名短发妇女正在晾晒衣服。

    她身穿白色T恤和短裤,上围显得丰满,一口皖北方言:“你们找谁啊?”

    赵鹏霸气地回答:“谁也不找,我来看看自家的房子。”

    短发妇女被他的架势震住了,朝屋里喊道:“老王!老王!”

    “干啥,睡个觉都不安生……”一名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擦着嘴巴走出来。

    短发妇女不满地嚷嚷:“睡睡睡!人家男人出去干活挣钱,你大白天在家闲着!”

    “没看见天下雨吗,叫个熊叫,信不信老子揍你啊?!”老王伸手抹去眼屎,“你俩干啥的?要卖废品?”

    赵鹏根本不搭理他,直接带我进入客厅,只见里面乱七八糟,多是废铜烂铁,还有几大捆生锈的铁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