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3章:花大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7本章字数:1503字

    赵鹏忙给金毛的主人打电话,那女孩的声音有气无力的,也懒得解释,直接让我们询问路人。

    陈艺欣无奈地倒车而出,停在三叉路口。

    这时,前方传来一阵叫骂声,污言秽语粗鲁到极致,我好奇地望去,仔细听着夹杂方言的争吵声。

    “你娘的蛋,没长眼还是眼瞎了?手咋那么贱?”一名中年妇女叉着腰怒视,她又黑又胖,气势汹汹如同一只母老虎。

    原来,一个捡破烂的大姐拿了人家门前的破锅,遭来中年妇女的谩骂和羞辱,捡破烂的大姐斗不过骂功一流的悍妇,推着三轮小车愤然撤退。

    只见她上身穿粉红色的长袖衬衫,下身穿沾满油污的绿色半裙,腿上套着烂洞的黑色网孔丝袜,脚蹬脏兮兮的白色高跟鞋。

    红配绿,真洋气!时代在发展,连收破烂的女性工作者也追求时尚潮流。

    等捡破烂的大姐靠近了,我们才发现,她的皮肤非常黝黑粗糙,瘦长的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粉妆,嘴巴抹了猩红色的口红,头上插满五颜六色的各类发卡,还留着两条扮萌必备的羊角辫,上面扎有红丝巾。

    赵鹏赞叹道:“这造型,啧啧,绝对的奇葩啊!足以亮瞎24K钛合金狗眼!”

    陈艺欣笑呵呵地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捡破烂的就不能追求了?”

    我提醒道:“奇怪,你们看,这花大姐的喉结好凸出啊,嘴唇上还有胡渣呢!”

    “你个比养的老肥猪,把口破铁锅仍在门口,俺咋知道你要还是不要?”花大姐骂骂咧咧地经过路虎车。

    原来是个男人!而且一口本地的方言,嗓音瓮声瓮气,非常沙哑难听。

    我赶紧叫住他:“大哥,问个路!”

    花大姐停下脚步,生气地嚷嚷:“你喊谁大哥?眼睛瞎啦?”

    我被他噎得发愣,陈艺欣忙笑道:“大姐,你今天真漂亮!想跟你打听个地方。”

    “哎!还是这位小妹妹有眼光,你想去哪呀?这片没有俺不知道滴!”

    花大姐用黑乎乎的大手捋了捋羊角辫,然后仰头把它甩到脑后,整个动作十分自然流畅,没有任何的矫揉造作,完全充满了女性的娇柔和妩媚。

    当然,必须先忽视她的脸蛋和雷人的造型。

    我和赵鹏顿时感到胃部不舒服,默默地转头盯向路边,却看到臭水沟里飘浮着一只死老鼠,几十只绿头苍蝇围着它飞来飞去。

    “大姐,友谊巷怎么走啊?”陈艺欣有礼貌地询问。

    花大姐翘起兰花指,拨开眼前卷曲的头发,指着前方:“就在那,很近啊!可你们走反了呀,现在得绕个圈才行,俺领你们去吧!”

    他推起小三轮,屁股一扭一扭地在前面带路,我们赶紧登上路虎车,耐心地跟在其后。

    “他虽然样子奇葩,但心肠挺好的。”陈艺欣笑着说。

    “估计要劳务费啊。”赵鹏提醒道。

    几分钟后,花大姐热出一身臭汗,从三轮车里掏出大塑料瓶子,咕咚咕咚地喝起来。

    陈艺欣忙下车买了几根雪糕,给了花大姐一根,他的痩脸乐得跟菊花似的,皱纹全都活泛开了。

    “大姐,你叫啥名字?”我盯着他肌肉发达的小腿,看到浓重的汗毛从破洞中冒出。

    花大姐吸溜着雪糕:“呵呵……镇上的人都叫俺大春哥!你们可以喊大春姐!”

    明明是哥,非让人喊姐,我真想把雪糕甩他脸上。

    大春哥笑嘻嘻地问:“你们去友谊巷找哪家?”

    赵鹏忙报出地址:“32号!”

    “那是个小胡同……窄得要命啊,你们的面包车没法开进去……”大春哥大口舔着雪糕,白色的汁液顺着他的嘴角往下流。

    陈艺欣也无语了,价值一百多万的路虎揽胜运动版豪华SUV,居然被看成了面包车。

    赵鹏故意调侃道:“大春姐,你这身装备很迷人啊,谁帮你打扮的?”

    “俺自个啊,没花一分钱,都是捡的,好看吧?”大春哥得意地展示着辫子和裙子。

    “好看,像个大美女!”

    “唉,真是美女就好喽!俺是个孤儿,从小被当丫头养,长大后性别都乱啦,俺实在没钱,不然也去做变性手术。”大春哥说话条理清楚,除了一身的装扮雷人,其他都很正常。

    “你多大岁数了?”

    “虚岁四十二。”

    “还年轻,赶紧挣钱做手术,变成女人!”

    说话间,很快抵达友谊巷,果然是个狭窄的胡同,路虎车的确无法驶入,只得停在路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