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这条命不值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7本章字数:1577字

    周围的赌徒们议论纷纷,有人惋惜感叹,有人幸灾乐祸地看笑话。

    “哈哈,黄猴,还以为是他娘的狮子呢!”

    “妈滴个比,这机器真闪人,吓得我快尿了!”

    “可惜啊,中了就是7500块钱啊……”

    “别想好事了,能轻易给你75倍的狮子?”

    “是啊,不吃个几万块钱,根本不出狗日的大分!”

    我冷冷地盯着马飞,心中早已极度地不爽,同时想起嗜赌的姐夫。

    “我草尼玛!”马飞实在憋不住了,挥拳砸中转盘的透明罩,发出“嘭”的闷响。

    孤注一掷的失败,从狂喜到狂怒,他觉得受到了愚弄,拳头不断击向机器,旁边的人也不拦着,笑嘻嘻地继续投注,对这种疯狂的行为早已习以为常。

    服务员小美赶紧跑来,她不敢阻拦马飞,站在旁边说:“马哥,别砸了,损坏了要赔的,好几万呢!”

    透明罩的材质非常结实,马飞无奈地收回红肿的拳头,抬脚猛踢机器下方:“妈滴个比!老子输了二十多万,砸烂了又咋样?!”

    旁边的三个赌徒也不嫌他碍事,继续轻松地压分投注,全都一副巴不得机器被砸坏的表情。

    “你输二十多万算个鸟啊,我半年进去五十万!”对面秃顶的家伙嚷道。

    “还有输上百万的呢,房子车子都卖了,二十万小意思!”旁边的瘦子不以为然地说,“你这个打法不行,光押狮子就是一个字,毙!不如像我这样,慢慢用小分钓鱼,一天也能赚个几百块钱。”

    “得了吧,你今天赢几百,明天控制不住全送进去,还能倒输几千!”秃顶嘲笑道。

    另一名高个子说:“娘滴个蛋,不是输红眼了,谁他妈光押狮子,都是逼的啊,想一把多捞点回来……”

    此刻,马飞停止攻击机器,喘着粗气发呆,小美见他恢复了理智,才放心地扭着丰满的屁屁走开。

    如今,输得口袋里只剩几张毛票,连包方便面都买不起,马飞木然地盯着转盘,愣了半分钟后,叹了口气,抓起袋子转身。

    “啊,成……成材……”马飞见我突然出现在面前,立马惊得瞠目结舌。

    “马哥,玩得快活不?”我故意从钱包里取出银行卡,“要不要再借给你点钱,刷卡?”

    马飞的眼睛一亮,瞬间又黯淡下去,羞愧得无地自容:“老弟,别逗我了……走,咱出去说……”

    回到外面的大厅,坐在破旧的沙发上,我递了根烟给马飞,他忙接过叼进嘴里,掏出火机帮我也点燃。

    既然自己的行为已败露,马飞便不再隐瞒,打开了话匣子。

    他在矿务局物资集团的下属单位当经济民警,前年六月一日儿童节,跟同事一起带孩子来这家游戏厅娱乐,结果同事教他玩起了赌博机,当天赢了五百多元,首次尝到不劳而获的甜头。

    从此,他一发不可收拾,经常瞒着家人躲进游戏厅赌钱,甚至熬通宵。一年多时间,不但输了二十多万,还把摩托车和老婆的钻戒卖了当赌资。

    一气之下,老婆毫不犹豫地提出离婚,马飞自知理亏,选择净身出户,房子归老婆女儿归自己。接着,他值班时睡觉,单位的仓库失窃,十多万的设备被盗,领导大发雷霆将他开除。从此,他带女儿住在年迈的父母家,靠找亲戚朋友借钱维持生活。

    “老弟,我知道错了,但输了这么多,我心不甘啊!”马飞将双手插进头发里,使劲地揪着,样子十分痛苦。

    “马哥,你不是跟人赌,而是跟电脑斗,机器由程序控制,什么时候出大分老板能操纵,你咋这么傻呢?”

    “这些我都明白……可咋也控制不住自己……手上有点钱就想过来玩,希望能赢回一些……”

    玩赌博机的赌徒,其实有种“斯德哥尔摩”的精神症状。赌博机暴力地掠夺走你的金钱,让你悔恨、惊恐、绝望,然而它又偶尔让你赢钱,令你品尝到甜头,给你一份希望。长此以往,赌徒对赌博机产生了精神依赖,甚至迷恋上它,幻想能捞回本钱,哪怕一半也好。

    马飞将粗大的手指关节捏得“嘎巴”作响,灰色的脸庞写满悲观,他咬牙切齿地说:“我想过了,找游戏厅的老板拼命,把输的二十万要回来!”

    “快醒醒吧,哪个赌场的老板不是黑社会?敢把游戏厅开到步行街,绝对认识派出所的领导!你别把自己的命送了!”

    “娘的,老子的这条命不值钱,现在走投无路,不来点狠的不行!”马飞咳嗽几声,吐出一口浓痰。

    听到他充满杀气的话,我顿时有了主意——让马飞去当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