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6章:精贱流浪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8本章字数:1521字

    房内,一条深棕色的比特犬卧在墙角,见到曹咏风它立即爬起,虎视眈眈的架势很威猛,一看就是骁勇好斗的恶狗。

    “怎么样,大将军的品相不错吧,花了我一万多阿,瞅瞅这体格,这块头……”曹咏风洋洋得意地自夸道,“每天喂牛肉和鸡蛋,我可是下了血本了!”

    没等我和陈艺欣开口称赞,不知从哪跑进来一只脏兮兮的牛头梗,它窜到大将军面前,狂躁地叫个不停!

    大将军往后退了几步,并没有上前攻击牛头梗,反而低下头哼哼了几声,忽然变得无精打采。

    曹咏风十分诧异,上前踢了牛头梗一脚:“嘿,有意思啊,别的狗见到大将军吓得不行,它倒不怕!”

    这条牛头梗似乎刚从泥灰里爬出来,浑身的白毛肮脏不已,仅右眼一圈是黑色的,如同滑稽的小丑。它身高仅三十多公分,长长的脑袋呈蛋形,中间微微凸起,小小的眼睛射出精光。

    猛地看去,颇像某位家喻户晓的喜剧演员,透露出十足的精贱气质。

    “滚蛋,别叫了!”曹咏风有点不耐烦,又踢了牛头梗一下。

    不料,牛头梗一口咬住曹咏风的裤脚,往后猛扯,他立即身体后仰,摔了个四脚朝天!

    “谁家的狗,劲好大啊!”陈艺欣乐得咯咯直笑。

    曹咏风坐起来面红耳赤地叫道:“我草!流浪狗敢咬我……大将军,上!”

    大将军听到命令立即产生条件反射,它低吼着朝牛头梗扑去,结果落了空,一头撞进曹咏风怀里,人狗皆倒。

    牛头梗机敏地避开进攻后,蹭地奋力跃起,张开嘴巴咬住大将军的耳朵,使劲撕扯几下便撤退,躲在我身后伸出舌头盯着曹咏风。

    曹咏风叫喊:“狡猾的狗东西,咬了就跑……大将军,上啊!”

    然而,大将军这次没听从命令,它喉咙里发出呜呜的低吼声,耷拉着眼皮,四肢明显有些摇晃,呈现出病怏怏的状态。

    我不禁乐了,忍住笑问曹咏风:“你的大将军玩啥招式?打醉拳?”

    “它……”

    “噗通!”

    曹咏风的话未说完,大将军突然倒地,鼻孔噗嗤噗嗤地喘气,挣扎着重新站起。

    “大哥,你用病狗来决斗?还赌30万?”陈艺欣笑道,“我真佩服你的创意和勇气!”

    “咋可能是病狗?!”曹咏风瞪圆双眼,“天天喂牛肉,喝牛奶,吃得比人都好!”

    我立即蹲下,用手掰开大将军的嘴巴:“你看,它的舌头颜色发黄,眼角流泪,肯定生病了!现在上场简直是自杀啊!”

    “不可能,肯定被这个流浪狗吓到了!”曹咏风不愿接受现实,扭头寻找牛头梗,还想再踢它。

    牛头梗哧溜一下钻到我两腿之间,舔了舔我的手,明显在示好。

    陈艺欣问:“你买的牛肉放了几天?”

    曹咏风抓耳挠腮,努力回忆:“可能两天吧,也可能三天……一直放冰柜里,不可能坏啊……”

    陈艺欣追问道:“那你买的时候新鲜吗?”

    “嘿嘿,好像不新鲜,稍微有点味……”

    陈艺欣严肃地说:“发臭的肉含有大量细菌,狗吃了也会中毒!”

    曹咏风这才担忧不已,想了片刻后,从口袋里掏出个小瓶子,把里面的药水倒入手心,然后往大将军的头上和身上涂抹。

    “大哥,你干什么?”陈艺欣不解地问。

    “嘿嘿,我弄了点麻醉剂,以防万一嘛。”曹咏风心虚地望向门外。

    这家伙玩阴的,一旦对方的狗咬到大将军,便会误食它身上的药水,从而导致战斗力降低。

    陈艺欣悄声问:“你老实说,斗狗一共输了多少钱阿?”

    曹咏风瞅了瞅我,不好意思地说:“也……也就三十万吧,不过,马上就能翻盘了!”

    “今天别斗了吧,改天再来!”我好心劝道,“大将军站都站不稳!”

    “开啥几巴玩笑,比赛定金交了两万,不斗这钱就白扔了!”曹咏风嚷嚷着。

    听到外面的喊叫声,他赶紧把大将军牵出房间,一个脸上有疤的男人拎着水桶过来,哗哗哗,将水倒在大将军身上。

    顿时,涂抹的麻醉剂被冲洗干净,大将军在冷水的冲击下不由地打了个寒战,腿脚发软趴在地面。

    曹咏风瞬间傻了眼,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绝望地快要哭出声。

    这时,曹咏风的对手也牵着狗在众人面前亮相。

    此人年龄四十来岁,身材魁梧,膀大腰圆,脖子上挂着一根手指般粗的黄金链子,颇有黑涩会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