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章:姐姐的痛苦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5:19本章字数:1509字

    此刻,陈文凯浓眉倒竖,花白的头发似乎根根竖起,鼻孔扩张着,犹如一头愤怒的雄狮,似乎要将我撕碎。

    草蛋!我也恼火了,只是跟艺术学院的老师缠绵而已,又不是耍流氓犯罪,至于大发雷霆?还骂我是畜生!

    早知道陈文凯气成这样,不如先把陈艺欣上了,当着他的面狂轰乱炸!

    脑袋一热,我顺口反驳道:“凶啥凶啊,舒珊珊难道是你的小蜜?还没来得及玩就被我上了?哈哈……”

    “你……你个王八蛋!”陈文凯一把抓起茶几的烟灰缸,举过头顶想砸我。

    “陈叔叔……”柳静急忙抱住他的手臂,“成材喝醉了……”

    陈文凯喘着粗气说:“混账玩意,别让我再看到你,不许靠近欣欣和姗姗半步!”

    跟他的矛盾冲突来的如此之快,面对首次交锋,我顿生一股快意,头脑反而冷静了许多。

    具体复仇行动没展开之前,不宜与陈文凯火星撞地球,以免令他产生强烈的防备心理。

    于是,我借酒撒疯,满嘴胡言:“你都这把年纪了,还跟我抢美女,行行行,你是长辈,姗姗让给你好啦……”

    陈文凯气得眼睛都红了,用力挣脱柳静的阻拦,猛地将烟灰缸砸向我的头部。

    我往右闪躲,烟灰缸直接命中身后的鱼缸,哗啦一声,碎片连水带鱼倾泻而下!

    “成材,快走啊,别惹陈叔叔生气了!”柳静拉住哇哇大叫的陈文凯。

    这时,陈艺欣从二楼跑下,身后跟着曹茹芸,接着,陈艺德和赵鹏也出现在楼梯口。

    “赵鹏,你慢慢玩,我先走一步!记住,姗姗是陈校长的,千万别碰!”

    说话间,我已经潇洒地跑出别墅,身后传来陈文凯怒不可遏的叫喊声,隐约还有陈艺欣的笑声……

    夜风习习,舒爽无比。

    差点将陈文凯气出心脏病,我开心地放声大笑,随后打车回家,见姐姐还没睡。

    我忙把她拉进卧室,掏出手机展示陈文凯的照片:“姐,你看仔细了,我好不容易才拿到的。”

    她目不转睛地凝视了许久,脸色逐渐变冷,紧皱眉头,胸部的起伏逐渐加快。

    “是不是那个络腮胡子?”我急切地问。

    姐姐捧着手机坐到床边,眼神发怔,像是陷入了回忆,久久不吭声。

    我提醒她:“这是陈文凯四十岁时的照片,我推算过,正好咱爸死的那年……”

    姐姐再次低头端详着屏幕,然后将手机递给我,幽怨地说:“就是他,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果然是陈文凯个龟孙!”我怒声骂道。

    “是他杀了咱爸吗?”姐姐抬起头,眼圈微红,微微的泪光在闪烁。

    我不由地一阵心疼,上前搂住她的肩膀:“姐,别难过,我会查清楚的!”

    姐姐潸然泪下,轻声说:“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瞒你了,他当年不但对我动手动脚,还把我……”

    “他把你咋了?””我急忙问。

    “唉……”姐姐叹了口气,抹去泪水,“他把我侮辱了……我没敢告诉咱爸妈,只是说他乱摸我……”

    “草他娘的蛋!”我惊愕万分,一拳砸在床沿上,热血直往头顶冲。

    “这个秘密我藏了二十年,你姐夫问了无数次,我都没告诉他。”姐姐又叹了口气。

    “姐夫……他知道你……不是第一次……”我感到身体在瑟瑟发抖。

    “嗯,谈恋爱时他很喜欢我,对我百依百顺,一直没碰我。等到结婚那晚,我们才同房,结果他发现我没……没有落红……”姐姐声音哽咽了,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紧咬牙关,心头不断地抽搐,完全能体会到姐姐的痛苦。

    姐姐接着说:“如果告诉你姐夫是络腮胡子干的,他肯定会怪咱妈……我怕他对咱妈不好,只好也瞒着他……”

    确实,梁永博虽然有嗜赌的恶习,但比较孝敬老人,这些年对我母亲还算不错,否则我早再给他一锤子了。

    “因为你不是第一次,姐夫才虐待你?”我猜测道。

    “嗯,他心理有阴影,总想不开,所以就拿我撒气……”

    “狗日的,他有这个情结!”我咬牙切齿地说。

    姐姐摇摇头:“也不能全怪你姐夫,他不知道真相,心里憋的慌,以为我结婚前跟别人好过……”

    我深呼了口气,松开紧握的拳头,事到如今,情况已经非常明了。

    不管陈文凯是否残杀了我父亲,光凭他玷污了我姐姐的纯洁之身这一点,也要让他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