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惊魂棋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4本章字数:3045字

    恐惧如潮水般袭来,我的心都快要从嗓子眼蹦出来,我咋睡到人坟地里来了?不,肯定是在做梦!

    我狠狠在大腿上掐了一把,剧烈的疼痛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正躺在一个坟堆上,坟头上立着一块碑,但没有写墓主人的名字。坟堆旁,是被打翻的供品,以及满地的瓜子壳,很是杂乱。

    倒吞一口凉气,我手忙脚乱把宋玉给唤醒了。

    这是哪,我们咋在这鬼地方?我抓着头发,惶然四顾。

    宋玉抖了抖头发上的露水,眼眶一红,突然哇的一声扑倒在我的怀里,痛哭了起来:秦冲,你知道吗,你差点吓死我了。呜呜,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吓死我了!

    我现在脑子里全是浆糊,迷糊的厉害,让她别哭,说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宋玉定过神来,有些害怕说:“老公,我好冷,咱们回去再说好吗?这地方太吓人了。”

    山里的寒气很重,宋玉一直护在我的身上,全身被潮气湿透,脸色苍白,嘴唇都紫了,让我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心疼,昨晚那口闷气瞬间冰释。

    我握着她的双手,认真的呵气。宋玉泪眼朦胧的看着我:老公,昨天晚上是我不好……

    我紧紧的把她揽进怀里,喉头一阵哽咽:什么都别说,你都快冻成冰棍了,回家再说。

    此时已经是深秋,山里的温度更低,我不敢想象,要不是宋玉护着我,我很可能早就冻死在坟地了。

    回到家,换了衣服,吹着空调,身子总算暖和些了。

    “小玉,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问她。

    宋玉浑身一颤,满脸惊骇之色,问:秦冲,你喜欢下象棋吗?

    我说,还行吧,怎么了?

    你昨晚跑到坟头跟人下棋去了,你不知道吗?说到这,宋玉接着说:昨晚半夜起来,我见不着你人,便去找你,还好你手机上的GPS是打开的,我,我……怕你出事,就去找你了。

    我拿出她送我的水果手机一看,大惊,哦,原来你监视我?

    对不起嘛,这是我父亲的意思,毕竟咱们没有情感基础,他怕你有二心……宋玉有些尴尬道。

    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我让她接着说正事,这事听着太邪乎了。

    宋玉说,她找到我时,我已经在北门的燕子岭下,跟我在一块的还有个驼背老头。我俩有说有笑的,一同上了燕子岭。她当时也不敢喊我,便悄悄跟了上去。

    老头?我诧异问道。

    我就怕你不信,所以偷偷拍了几张照片,你自己看吧!宋玉打开手机,递了过来。

    里面有几张照片,画面极其诡异。

    我坐在坟地里,与那老头摊了张小桌子,桌子上点着三根白色的蜡烛,摆着瓜子、果盘,正中央是一个象棋局,那老头坐在我的对面,我俩就这么优哉游哉的下了起来。

    大半夜在坟地里下棋,我他妈这都干的啥事?太奇葩了,我挠了挠麻的快失去知觉的头皮,大感不可思议,继续往下翻照片。

    我倒要看看,是谁吃饱了没事做,这么有闲情逸致,邀我上坟头下棋。

    因为光线的原因,前面的照片拍的不是很清楚,直到最后一张,才稍微清晰点。

    老头带着瓜皮小帽,面目惨白,光线太暗,看不清他的脸。他翘着二郎腿,右手执棋,左手搭在光着的脚丫子上,像是在抠脚丫子,在他的桌面上是厚厚的一堆瓜子壳。

    从他的坐姿上,我很快推断出这人是谁。

    抠脚陈!

    抠脚陈是我原来上班厂子的门卫,老家伙是个棋痴,没事了便要逮着我下棋。这人棋艺很高,但有个坏毛病,喜欢在下棋的时候抠臭脚,磕瓜子。

    往往跟他下一盘棋下来,棋子又黏又臭,甭提多恶心了。厂里面的人,一般除了我可怜他应付下几盘,没人愿意跟他下棋。

    真邪门,我跟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联系了,怎么会大半夜跟他在坟地里下棋?

    要知道,我自从做了门女婿,宋家人怕丢脸,让我辞掉了原来厂子里的工作。毕竟有钱花,有B日,谁还去那受罪,那不是傻吗?

    我问宋玉,当时干嘛不叫醒我?

    宋玉说,她那会都快吓死了,躲在一旁哪敢吭声。一直到四点多,天快亮的时候,老头才收拾好小桌子、马扎晃晃悠悠的下山。而我则倒在了坟头,打起了呼噜,她怎么都叫不醒我,

    说到这,宋玉哽咽抽泣抹泪:“我抱不动你,山上信号不好,还没法叫人。要不管你,肯定得冻出毛病,所以,我只能留在山上陪你了。”

    我虽然被吓的浑身冰凉,但宋玉的一番话,就像是一簇熊熊烈火,瞬间温暖了我冰冷的心。

    我吃她的,用她的,母亲高昂的医药费,也全都是她承担。仅仅只是因为她耍了富家小姐脾气,就耿耿于怀,完全忘掉了她对我的恩义,一棍子把她打入了罪不可赦的深渊。

    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感情好的时候,口口声声叫老婆大人,有错就认,跪搓衣板都行。但真遇到事了,一顶牛,则把她看的一无是处。

    宋玉在坟头守了我一晚上,难道还不够表达她对我的情真意切吗?

    她如果真是想害死我,昨天晚上不管我,我准得活活冻死。她犯得着用千金之躯挨饿受冻,只为守护我吗?

    “秦冲,都是我不好,对你乱发脾气,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跟你急了,咱们好好过日子,别生气了,好吗?”宋玉拉着我的手,泪流满面的哀求我。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用力的抱紧她、拥吻她,直到感觉她的心与我再次紧紧的贴在一起。

    老公,你有梦游的毛病吗?缠绵过后,宋玉满足的靠在我胸口上,温柔问道。

    我也是一头的雾水,摇头说:“以前都跟人挤在厂子的宿舍里,也没听人说过有这毛病啊。”

    宋玉想了想,惊诧的坐了起来:“你不是中邪了吧?我们公司有位风水顾问,他曾跟我说过,人中邪了,会做出一些非常举动,比如说突然疯了砍人,还有像你这种梦游。老天保佑,还好,你只是跟人下棋,要不然……”

    说到这,我俩都是面色大变,彼此相觑,不敢再往下想。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说,应,应该不会吧!其实,我心中有些怀疑跟“菜鸟小米”有关,要不是她突然让我用什么大蒜,害我跟宋玉吵架,也就没那么多事了。

    而且这女人朋友圈发的全都是很诡异、血腥的东西,她会不会是巫师,或者修炼邪术的人呢?

    宋玉认真说:这是很有可能的,你想想,有多少人想成为宋家的上门女婿。我在商场上也有很多暗敌,他们要查出咱们的身份并不难,这些人为了害咱们,什么手段都使的出来。

    我是农村人,对神神鬼鬼是比较敬畏的,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种事谁说的定呢?

    她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我现在心乱如麻,这事太诡异了,我得好好理下头绪。

    宋玉见我比较头疼,也没再催促,只是提醒了一句,人心险恶,不要随便相信别人。

    下午,我在家做了牛排,宋玉用了午餐,坐着黑色的房车出门了。

    我悄悄的掀开她的枕头,发现里面的大蒜依然是纯白色的,没有任何的变化,我冷笑了一声,我真傻,居然会信一个神经病的话。

    我决定回原单位去找抠脚陈,让他说个清楚,或许,这老东西就是害我的人也不一定。

    他是一个棋疯子,而我是他最好的棋友,一个疯子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刚要出门,微信响了起来,我一看,菜鸟小米又给我发消息了:傻蛋,大蒜是不是变成黑色?我说的没错,宋玉有问题吧。

    我冷笑发了条语音过去:我信你个邪,小姐,你是不是该吃药了,青山医院在城东外环,出租十五块直达,赶紧回去治疗吧。

    她有些急了:臭傻蛋,你才有病呢,要不是看在过去的交情上,我才懒的管你呢。

    “你差点毁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毁掉我的人生!我警告你,不要再纠缠我,还有昨晚的事,如果是你干的,我奉劝你一句,最好不用在我身上使用下三滥的鬼把戏。否则,我饶不了你。”我几乎是吼着把这段话说出去的。

    我母亲还在医院里,甭说宋玉对我有情有义,她就是真把我当狗看,我也得忍了,她现在就是我的菩萨,一切还等着她救命呢。

    我怎么会信了菜鸟小米这种白痴,更为自己的大蒜论,感觉到惭愧。

    菜鸟小米在那头发出一连串蒙圈的表情,“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说清楚点。”

    我冷冷的回了一句:滚!

    “凶你个大头鬼,本小姐亲自出马来救你,你好心当成驴肝肺,画个圈圈诅咒你个大傻蛋。”她发了一连串的字加表情,表达她的愤怒。

    我二话没说,直接把她给拉黑了,丫的,这种妖孽,到处祸害人,老天咋就不把她给收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