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女人心海底针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4本章字数:3001字

    过了一会儿,吕小米才回了条语音:就知道你是干这行的料,不过你少得瑟,今儿是走狗屎运,水鬼上了岸,要在水里,甭说是你,就是本小姐也未必能搞定。

    我感激说,“谢谢,要不是你,我的小命就交代在这鬼东西手里了。”

    她回了句:现在知道我对你是好心了吧,你八字阴,天生招鬼,以后有你头疼的时候。

    我有些愣了说,不会吧,你可别吓唬我。

    她发了个懒得理我的表情,然后又说:“秦冲,提醒你一句,你还有九口阳气,阳气耗光,阎王爷也救不了你。我知道说宋玉的事,你不会信,也懒的废话了。一句话,你要是想明白了,来城南陈半仙的白事店找我。”

    我没有回她,我之前是怀疑过宋玉,但经过昨晚坟头她不离不弃的守了我一晚上,我决心跟她好好过下去。我相信,不管宋玉有什么秘密,她应该是爱我的。

    而这,足够我为她付出一切了。

    我思考之际,两道雪亮的车灯刺破陈家铺的迷雾,很快,汽车在我的身边停了下来。

    宋玉焦急的从车上走下来,见我颓然的坐在地上,她一把搂着我,心疼问道:老公,你还好吧。

    我指着地上那摊水,喘了口气说:差点被这玩意害死,妈的,老子打死了一只鬼。

    宋玉有些生气了,陈家铺是你来的地方吗?谁让你来这的。

    我把来由说了一遍,她反而更生气了,问我是啥意思,不相信她呗,还跑来偷偷调查,难道拍的照片有假?

    我本来被鬼追杀一路,心里就挺窝火,她倒是先跟我急上了。我并没有丝毫怀疑她的意思,但她这么急着辩白是啥意思?

    我刚要发火,黑暗中陡然传来两声苍老的咳嗽声,紧接着,我听到一个幽幽的声音,在空旷的山村里回荡着:有人吗?谁陪我下棋啊,有要下棋的吗?

    宋玉吓的不轻,拉着我的手,就要上车。突然她哎哟了一声,像是被针刺了一般猛地缩回了手,冷声问我:秦冲,你手里藏啥东西了。

    我摊开手,上面的法字已经化了大半,想到刚打死一只水鬼,我不禁颇为得意。

    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狐疑,但却什么也没说,阴沉的瞪了我一眼,往汽车走去。

    有下棋的吗?我让半边车马……炮啊!

    是抠脚陈,这死鬼还在找人下棋,我能打死水鬼,那是因为水鬼上岸,就像老虎没了牙、但抠脚陈可不是水鬼,战斗力多强,尚未可知。眼瞅着那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我头皮一阵发麻,赶紧与宋玉上了车,一溜烟跑了。

    一路上,宋玉都在流泪,这让我有些莫名其妙。

    女人的心,海底针,让人难以捉摸。

    我问她怎么了?

    她抹掉眼泪,神情伤感说:你知道我今天出来,有多么的不容易?但我现在很乱,我害怕咱们……

    她出来救我,夫妻情深是常情,但不知为何,她似乎对我打死了水鬼,反应很激动,就好像我打死这只水鬼,我俩的关系就要玩完了。

    我一头雾水!绞尽脑汁也无法想到两者之间有何联系,难不成我被水鬼拉了替身,她就高兴了?

    回到家,宋玉让我洗了个澡,一上床,她就开始要准备前戏。我有些不耐烦的拒绝了,说今天又惊又怕的,太累了,缓几天再说吧。

    我很纳闷,我都累成狗了,她不是看不出来。而且,刚刚在车上,她还多愁善感生我“莫须有”的闷气,这会儿咋还有心思笑着跟我调情。

    我突然发现,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人了,有时候觉得她很真,有时候又像是故意在装,而且装的很明显。就好比现在,她应该也是没什么兴致的,却依然在卖力勾我的火。

    她见我实在不上套,沉默了片刻后,眉头紧蹙说:秦冲,你是不是最近交了新朋友?

    我说,没有,我过去的朋友都是工友,还有个曹阳,你认识的。

    她追问,“如果没有,那今天你手上的血字是咋来的?是谁教你这种邪门歪道的东西。”

    我恍然大悟,她生了我一晚上的闷气,原来就是因为我手心的打鬼符。

    “那怎么是邪门歪道呢,它可救了我的命。”我辩解说。

    她抓起枕头,狠狠的砸在我的头上:秦冲,你脑子是进水了吧,这些人最会耍把戏了,你要信了这些鬼把戏,他们下一步就会要你的命,骗你的财。你现在的身份是宋家女婿,有多少人在打你的主意,你难道不知吗?

    我被她砸的有些恼火:“要不是它,我今天就被水鬼弄死了。”

    宋玉伸出手,指着我枕头下的手机,冷冷道:拿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教你的。

    她的态度很坚决,我无奈的把手机掏了出来,宋玉一看微信就明白了,冷笑道:“臭傻蛋?小妖精叫的还挺亲热,分明就是想破坏咱们的家庭。好啊,现在的小三,手段越来越厉害,居然拿鬼做文章。”

    我一把夺过手机,没好气说:“什么小三,你别胡搅蛮缠,我这不是没信她吗?

    宋玉在我眉心戳了一指:“秦冲,我提醒你一句,你已经栽进她的陷阱里了。现在的女人,养古曼童的,养小鬼的,乱七八糟的都有,你用脑子想想,她凭什么无缘无故帮你,不就是想钓你上钩,回头再害的咱们家破人亡吗?”

    她说的确实也有点道理,菜鸟小米凭什么要帮我?我要信她,即是怀疑宋玉。她俩之间必然有一个是真的,小米说宋玉会害死我,宋玉说小米想破坏我的家庭!

    但一个是我的妻子,一个是有点神经质的外人,从明面上来说,我该信宋玉,但又总觉的她这人不够通透,本能的又有些相信小米,

    总而言之,我现在很乱!

    “秦冲,你把她约出来,我跟她当面对质,问她凭什么骂我不是人。”宋玉气冲冲道。

    我夺过手机,平静说:“不用了,没这个必要,跟我过日子的是你,我太困了,咱们睡觉吧。”

    宋玉越是这么咄咄逼人,我越觉的有些不太对劲,但我很清楚,我心里是爱她的,所以,我不想惹事。

    不管菜鸟小米是真是假,我只想珍惜当下。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口鼻内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臭脚丫子味,熏的我差点没给吐了。睁开眼一看,在我的枕头旁,摆着车马炮三颗棋子,棋子上一层黏糊糊的污垢,那股子臭脚丫味道,正是从上面散发出来的。

    妈呀!我吓的魂都差点飞了。

    是抠脚陈用过的棋子,阴魂不散的老东西,终究还是找上门来了。

    他肯定是昨天晚上趁着我睡觉的时候,潜了进来,这三枚棋子,很可能是某种暗示。

    果然,我在棋子光滑的圆底下,看到一行小字,今夜,我来找你下棋,等我!

    “下你麻痹”,我抓起棋子重重的砸在墙上,“来啊,老子还怕你不成,老子能灭了水鬼,就能灭了你个老光棍。”

    想要我的命,没门。

    老公你没事吧?我做好早餐了,你赶紧洗漱,来吃饭吧!宋玉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裙,头发散乱的别在脑后,站在门口冲我温婉甜笑。

    我心中顿时莫名一暖,这是我俩结婚以来,她第一次留在家陪我吃早餐。

    我拾起棋子,放在兜里,去洗手间洗漱完毕,桌子上已经准备好了三明治、牛奶、煎鸡蛋,很简单的西式早餐,但却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我边吃边问她今天没去上班?

    宋玉杵着下巴,温柔的看着我,略有些伤感说:还上什么班,老公都要被人抢走了。

    然后,她拉着我的手说:秦冲,我知道平时陪你比较少,让你受委屈了,所以,今天我决定好好陪你一天。

    我笑了笑说:好啊,大美女看来是有计划了?

    她欣喜说:是这样的,这几天咱们都不太顺,我想带你去找王大师破破,他是我们公司的风水顾问,在东江很有名气,肯定是信得过的。

    我心里正为抠脚陈的事发毛,就说再好不过了,还是老婆大人想的周到。

    宋玉起身贴在我的背上,温柔说:老公,我真的好爱你,咱们以后不吵架了,好好过日子,好吗?

    我做上门女婿,本来就低人一等,宋玉能如此相待,已经是额外恩赐。金钱、爱情,我都有了,实在没有作的理由了。

    我抱着她坐在我的腿上,热烈的与她激吻了一番,认真说:老婆,不吵了,以后我只听你的。

    “真的吗?那你再也不许跟那个什么小米联系了,我可不想她抢走我的老公。”宋玉搂着我的脖子,紧紧的依偎在我的怀里。

    “放心,我不会再联系她了。”我点了点头。

    吃完早饭,宋玉让我等等,说她去换套衣服。

    不一会儿,她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她身上穿的衣服,我不禁大跌眼镜,“媳妇,你这是要去走模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