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清风观道士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4本章字数:3016字

    宋玉穿着一身黑色的怪异长裙,上面用的是布扣斜连襟衫,有点偏旗袍古风,但下面的裙摆却很长,从脖子到脚踝都包裹的很严实。更夸张的是,她的头上带着一顶很大的黑色帽子,有点像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香港电影中美女们带的那种大檐帽,但要更大一号。

    再配上她的黑墨镜,看起来很是不伦不类。

    宋玉妩媚的白了我一眼:土包子,这叫混搭,你没看那些明星走红毯的时候,都讲究混搭、个性吗?

    然后,她把扔给我一个车钥匙,让我去开第二辆就好。

    宋玉有两辆车,一辆房车,一辆轿跑。

    她平时开的都是轿跑,房车用的很少,用房车的时候,一般有专职司机。

    说来也是奇怪,宋玉对我用钱很大方,但却从不让我碰她的车,我因为尴尬的身份,也不好多过问。

    现在她居然让我用她的车,我还得感谢菜鸟小米,她这么一闹,反倒是加深了我俩的感情。

    走进车库,明明是大白天,但车库里面却阴森森的,一股阴寒透体而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我这人是个土包子,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豪车,不免多看了几眼。

    让我奇怪的是,两辆车的车牌,都是带4的,尤其是那辆房车,后面3位数,全都是4。那辆轿跑也含了两个4。

    东江这边4的谐音是死,一般人都不会选这样的车牌,宋家是做生意的,按理来说是挺讲究忌讳的,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选了这么两个秽气的车牌号。

    咕噜!

    车库内响起一连咕噜的声响,那声音很奇怪,就像是有人打了一连串很闷的饱嗝。

    我开始还以为是幻听了,但接下来的几声就更响了,好像是从房车里传出来的。

    车里有人?不应该啊,这辆车好些天没出了,怎么可能会有人?我在车壁上敲了敲,然后贴着耳朵,仔细辩听着。

    奇怪的是,声音又消失了。

    我纳闷了,难道听错了?

    “秦冲,让你开个车咋这么磨叽,王大师是有身份的人,咱们可不能误了时间。”宋玉见我老半天没动静,走了过来,火急火燎的催促我。

    我怕耽误正事,连忙上了旁边的轿跑,发动汽车,开了出去。

    王大师住在城北的一座道观里,一路上堵车的厉害,虽然是清晨,但金灿灿的阳光很是刺眼,透过车窗晒在身上,一如我现在的心情,暖暖的。

    宋玉坐在车上,如坐针毡,眉头紧锁,不自在的扭来扭去,

    我开玩笑说:咋了,屁股让马蜂给蛰了?

    说话间,我伸手去拿她头上那顶大帽子,坐在车内,她带着别扭,我瞅着也碍事。

    我的手刚搭上她的帽子,宋玉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惊叫问:你要干嘛?

    我说,你在车里带着它,不难受吗?

    宋玉一把打开我的手,不悦说:我爱戴,管你什么事,安心开你的车。然后她又咒骂了几句东江的交通,从旁边的手扣里拿出一瓶深褐色的饮料,咕噜噜灌了两口。

    我经常见她喝这种不知道什么牌子的饮料,每次吃完牛排,又或者床上运动完毕后,她都会喝上几口。

    我曾问过她,这是啥,她说是补身子、提神用的,估计是比较昂贵,她从来都没舍得让我喝过一口。

    喝完饮料,她把帽子往下一拉扣在脸上,座椅放倒,索性睡上了。

    本来今天阳光明媚,我心情挺不错的,被她这么一弄,我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宋玉这人吧,有时候温婉多情,但有时候,又会很固执,完全无法沟通,说话做事,完全不顾及人的感受,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患有精神分裂症。

    开了一路的车,我有些乏了,口渴的厉害,见她的饮料就放在旁边,忍不住拿起来尝了一口。

    饮料有些粘稠,有点像蜂糖浆,一打开有股子刺鼻的气味,我试着尝了一点,酸涩难闻,嗓子里又滑又腻,弥漫着一股酸腐之气。

    那感觉就像是喝了一口变质的地沟油再加半块馊了的死鸡肉,我这辈子就没喝过这么难喝的饮料。

    我甚至都无法形容,这种糟糕透顶的滋味,很难想象,宋玉每天竟然都在喝这玩意。

    哇!

    我摇开车窗,直接就吐了。

    一直到了城北的清风观下,宋玉才醒来,伸手拿起那瓶饮料,咕咚又喝了几口。见我一脸惊诧的看着她,她皱眉问道:咋了,我脸上刻字了?

    我说,这饮料你以后还是别喝了,对身体不好。

    她面色一沉,冷冷的质问我:“你偷喝我的滋补液了?”

    我点头说,喝了点,但味道着实不咋样,是不是过期了?

    她脸上的表情很愤怒,想要开口骂我,但张了张,又压制了下去,不自然的说了一句:“可能就是变质了。”

    然后,她用很严厉的表情警告我:以后没我的允许,你不许再乱碰我的东西,听到了吗。

    她这句话让我很受伤,我有些糊涂了,她到底是真爱我,还是假爱我?如果是真爱,为何每每在我全心投入的时候,总要在我的心上泼上一盆冷水?

    我没作声,拉开车门,点了根烟,熏淡了口中的那股腐臭味。

    她可能觉的说的太过了,整理了一下身上衣服和帽子,过来牵住我的手说:秦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你或许觉的我有时候不近人情,但请你相信我,我对你的每一句话,每一寸心,都是真实的。

    我笑了笑说,你放心,我没生气,只是有些累了。

    我跟她在一起还不到两个月,若是安心当个上门女婿,不投入半点感情,只为了钱,或许还好些。但和这位富家女发展夫妻感情,就像坐过山车一般,时而高时而低的,有时候我都觉的自己有点神经质了,徘徊不定,心情阴郁。

    虽然有钱了,但我总觉的生命中像是失去了一些最原始的东西,也许是快乐,也许是自由,我也说不上来。

    她用力的挽着我的手,幽幽叹了口气,强颜笑道:“不说这些了,马上就要见王大师,最近咱俩挺不顺的,让他好好给看下。”

    清风观人并不多,甚至有些萧条,与其说是观,不如说是一个简易的祠堂。

    祠堂里供着一尊长着猪鼻子、长獠牙,凶神恶煞的神仙,有点像猪八戒,但这位爷手里拿的却是一根白骨森森的大棒子,浑身散发着凶气,只是看了几眼,我心底就像是加了个塞子,有些堵的慌。

    宋玉恭恭敬敬的上了香,我刻意数过,上的是四根。

    我见过上三根、九根、十根的,但上四根的还是头一回,当然这或许是每个神仙的身份、喜好不同。

    在神像后边,盘腿坐着一个面黄枯瘦,穿着黑色长袍的老头。年纪约莫在六十岁上下,窄额头、薄嘴唇、三角眼,还留着发黄的拉碴胡须,看起来阴气沉沉。而且他身上有一股酸臭的怪味儿,就好像是很多天没洗澡了一样,很邋遢。跟我想象中,满面红光,道貌岸然的大师有很大的差别。

    见我神情颇为蔑视,宋玉暗地掐了一把,提醒我老老实实的候着。

    过了一会儿,王大师睁开眼,扫了我俩一眼,他的眼睛虽然小,但精光闪闪,锋利如刀,让我顿时心中不敢小觑。

    “宋女士,好久不见。”他微微一笑,声音干涩、沙哑。

    宋玉跟他客气了几句后,就开始说正事,把我在坟山上、陈家铺遇邪的事,跟他讲了。

    他招了招手,示意我走到他跟前,手搭在我的头顶,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他的手很凉,压在我头上很不舒服,但是出于礼貌,我只能半蹲着身子忍了。

    念了几句,他的眉头紧锁,大叫,不好。然后念的更急了,另一只手快速的掐算了起来,神色肃穆连说了几个“不好,不好啊。”

    他这么一咋呼,我和宋玉都有些慌了,连忙问咋了?

    他说,我命主火,今年任已水年,水火相克,又逢太岁,是以,身犯三煞。

    我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忙问,哪三煞。

    他说:一为病煞,我用天眼观你,身体较为健朗,此煞应该是被你有血缘关系的亲人给挡了,是也不是?

    宋玉附和说,大师果然是高人,我家婆婆今年犯了重病,现在还在医院呆着呢。

    我心想,这老头子还真有两把刷子,又问他,那后面两煞呢?

    他抚须点了点头,又说:“第二煞是凶煞,凶事频频,如刀尖行走,轻则见血,重则殒命。不过,你命理有吉星关照,当不会送命。这最可怕的是第三煞叫桃花煞,你最近很可能走桃花运,但这种桃花不是正阳花,而是阴煞花,说白点吧,你就是被女鬼缠上了。”

    我说没啊,我最近是撞鬼了,但都不是女鬼。

    他见我不信,颇为不悦,冷笑说:本人铁嘴神算,字字天机,自当应验。

    宋玉惊诧问:老公,会不会是那个小米?我看她挺邪的,说不定她根本就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