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小米的饭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5本章字数:3065字

    坐到车上,宋玉轻舒了一口气。我冷笑说:如果我没看错,这姓王的不是你亲爹吧,有必要这么点头哈腰恭维他吗?

    她白了我一眼,拉低帽檐,遮住俏脸,疲惫说:你少说风凉话,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到这来呢。还有,今天的事,你最好别乱说。

    我把屋子里看到的事告诉了她,冷笑说,王大师治病的法子,比来俊臣这种酷吏还毒,这世上哪有跳进坛子里吞油被火烤的傻子,我看他就是谋财害命。

    宋玉面容冰冷,骂我是个土包子,没见识就别乱评论,东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请王大师治病呢。

    我不屑的笑了笑,懒的跟她争论,“是啊,我是土包子,但你这有钱人,喝那臭烘烘的玩意,真够高雅的。”

    宋玉瞪了我一眼,气急败坏的说了声,你!

    一路无话,快到家的时候,她让我停车,认真问我:跟那个小米的女鬼是不是老相识,王大师不会算错的。

    我对那姓王的一点好感都没,没好气说,姓王的又没见过小米,怎么能确定她就是鬼,还有,我再告诉你一遍,我真不认识这个叫小米的女人,你放心了吧!

    宋玉对我的回答很生气,眼眶一红,别过头望着窗外,眼泪潸然,抽泣说:“花了这么钱,想给你治邪,哪曾想你这么不识好歹。合着是我在陷害那女人,我真是犯贱,出钱出力,还成了别有用心。”

    她这么一说,我顿时哑口无言,心跟针扎一样难受。

    宋玉给钱又陪笑脸,我是亲眼见到的,尽管我对王大师很反感,但他说的又确实有几分真,我不该因为对他有情绪,而责怪一团好心的宋玉。

    说到底,她是我的妻子!

    我张嘴吐了口气,耸肩说:小玉,你别生气,我看的出来,你对姓王的很敬畏,我只是不想你为难罢了。

    说完,我下了车,点了根香烟。

    “你去哪?”宋玉问我。我说出去找工作!

    她不解的看着我,“咱们家又不缺钱,你好好的找工作干嘛?”

    我苦笑说,钱不是生活的全部,你给我的太多了,再这么下去,我就废了。

    说完,我弹飞烟头,快步离去。宋玉在我大叫:老公,你回来,别闹了好吗?

    我没有回头,我知道宋玉对我是有爱的,但由于生活层面不同,又是闪婚,缺乏感情基础,我与她就像是两只刺猬,靠的越近,彼此越疼痛。

    我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我当初就是图着钱来的,只是没想到能收获一份爱情,但这份带刺的情感,像枷锁一样扣在我的脖子上,让我喘不过气。

    我是有钱了,但却更怀念,在工厂上班与工友们打成一片,每天下班后,聚在一起吃烤串、喝啤酒、玩纸牌的日子。

    虽然苦,但很真实,活的也坦然。不像现在这般,如地下的老鼠,阴郁无常,见不得光。

    溜达到盛天百货的时候,看到百货商场门口挤满了人,很是热闹,我正好有个熟人叫小李,在商场当保安,我过去打了声招呼,问他今儿又搞啥活动。

    盛天百货的老板叫周云生,在东江很有名气,经常搞一些惠民活动,很得人心,我上大学的时候曾在这里实习过,还亲眼见过他,是个很平易的人。

    小李说,老板娘准备出国,商场不做了,全部清仓打折呢!

    我说,啥意思?这可是东江最大的百货商场,说不做就不做了?周云生也不管管这败家娘们。

    小李神秘兮兮说:嗨,你还不知道啊,周老板一年多没冒头了,听人说,好像是死了。老板娘耐不住寂寞,找了个小白脸,这不,生意不做了,打算出国享受呢。

    他一脸酸溜溜的说:“兄弟,你是不知道,老板娘虽然近四十的人了,还有一个儿子,但那身材依然是一点没走样,能把人迷死。哎,人比人气死人,你说我咋就没这么好命,要搞上这娘们,下半生就发了。”

    我没接茬,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可惜了老周,挣了一辈子的钱,两眼一闭,全成别人的了。

    离开商场,走了没多远,我突然心中一惊,上午在道观里看到的人,似乎跟周云生挺像的,怪不得我看着有点眼熟。

    王大师说那人是在治邪病,但东江又传周云生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有两种情况,那人跟周云生很像,也确实是在治病。而另一种可能就是,周云生根本没死,而是被困在了清风观。

    这只是一种大胆的猜想,可惜上次在小屋,那人没能说话,要不然一切就好说了。

    我沿途找了一路,没有合适的工作,转悠一圈,就回家了。

    回到家,宋玉给我脱了外套,给我泡了茶,问我找着工作了吗?

    我摇了摇头,接过茶,喝了两口,把盛天百货关门的事告诉了她。宋玉很平静的说,周家的事,咱们操什么闲心。

    我说,我还不是心疼你,怕你被姓王的给骗了。你不知道我在那屋子里,好像看到周云生了。

    宋玉面色一凛,拉着我的手,一本正经说:“老公,咱们都是普通人,不是救世主,不该管的,不要乱操闲心,安心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够了,否则会惹上无妄之灾。”

    我想想也是,周云生的死活关我屁事!

    看着宋玉忧虑的样子,我心里颇是感动,再亲不过老婆,不管再怎么吵架,她心永远是向着我的。

    我是个心很宽的人,转悠了一圈,心里这会儿完全通透了。

    我觉的自己很傻,先是为了一个微信陌生人怀疑妻子,现在又因为一个邋遢道士,跟她怄气。

    丫的,我觉的自己不是上门女婿,而是来当大爷来了。

    “老婆大人教训的对,小的以后保证再也不添乱了。”我吻上她的红唇,含糊道。

    “你啊,我看就是闲出病来了,整天神神鬼鬼的,不是怀疑这个就是怀疑那个,干脆改行当侦探得了。”宋玉依偎在我怀里撒娇说。

    当侦探?还真有点意思,值得考虑!

    “你放心,我已经把那些滋补液全给扔了,以后只要你不喜欢的事,不喜欢的东西,我一律不沾。夫妻俩,就要一条心,你说对吗?”

    看着这位富家大小姐,像小绵羊一样温柔,我心都化了,手攀上她的胸,把玩了一阵,就要上床。

    宋玉少有的拒绝我说:老公,不行的。

    我不依不饶,压在她身上说:你忘了,大师说咱俩就得多阴.阳.交.合,能强身健体,百毒不侵。

    宋玉笑靥如花,搂着我的脖子,娇嗔道:某人不是说了,大师是神棍、大骗子,他的话自然也就当不得真。

    然后,她轻轻咬着我的耳朵说:我来事了,还有啊,我那事周期非常不准,有时候一来事,就是半个月哦。

    我哭丧着脸说,那我岂不是半个月不能一亲女王芳泽了。

    宋玉娇哼了一声,掐了我的小兄弟一把:平时要你办那事,你一万个不情愿,这会吃不到了,傻眼了吧。

    闹了一阵,我起身说去弄晚餐。

    宋玉说不用,她今晚给我约了饭局,我问她是跟谁的,她扬了扬我的手机说,跟小米。

    我拿过来一看,宋玉用我的口吻,套了小米很多话。

    小米发语音说,她师父说过了,跟我提前见面,她会有一劫。

    但宋玉用我的身份一再相邀,小米说看在老交情的份上,跟我见上一面,就在城南的咖啡厅。

    我说,不去,我跟她又不认识。

    宋玉替我整了整凌乱的衣领说:“你看到了,她一口咬定跟你是老交情,若她是你的老朋友,你大可告诉她,咱俩结婚了,她自会知难而退,也不会再缠着你。若她不是你的朋友,那你更没必要心虚了,大大方方的见一面,我也好放心不是?”

    不愧是女总裁,针针见血,这么说来,她帮我约了这个小米,还真有必要。

    毕竟她天天在我背后搅合,弄的我也挺烦心的,见一面,说开了,无疑会更好。

    我让宋玉跟我一同去,她说不了,万一这女的认识她,定然不会现身。说到这,她刻意提醒了我一句,别忘了,她很可能是鬼,你把符带上。

    我说大庭广众的,她还能吃了我不成?

    宋玉白了我一眼,荔湾广场、天津日报大厦,那么多人还闹鬼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带着总是好的吧。你放心,我就在旁边看着,她真要纠缠不清,我会出来帮你。

    晚上,我坐出租车来到罗门咖啡厅。

    我拿起微信发了条消息给小米,就说我到了,问她在哪。

    消息刚发出去,在角落里坐着的一个女孩,冲我挥了挥手:“傻蛋,我在这呢。”

    我有些尴尬,她这一声傻蛋,让我顿时成为了瞩目的焦点。不过,倒是消除了我原本的恐惧感,因为她怎么看都不像鬼。

    我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她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漂亮,一张可爱的包子脸,琼鼻玉齿,长长的睫毛衬着星辰般的眸子,很有灵气。一袭活泼的小短裙,搭着马尾辫,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就像是丛林中,活泼乱跳的小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