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丧心病狂的曹阳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5本章字数:3006字

    就在我琢磨着那小孩儿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他竟然有感应似的朝我这边看了过来,这可把我给吓了一跳。不管他是什么玩意儿,肯定不是好东西的。这要是被他看到,我就等于暴露了啊。

    不过还好,他只是朝我这边看了一眼就把头扭了回去,这让我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曹阳站在院门口,做了好几次深呼吸,然后抬起脚来慢慢的走向那人圈。与那些僵尸般的村民不同,曹阳的这个慢不是迟钝,而是犹豫,似乎是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到底该不该做。

    我有点好奇。他和那女人算是恋人关系吧,婚纱照都拍了,现在一顶顶绿帽子往他头上戴,曹阳会怎么做呢?

    走到人圈前面,曹阳很是不耐烦的伸手扒拉开了挡道的村民,原本很有秩序绕着圈子的村民被他扒拉倒了好几个。不过后面的却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就好像是被设定好了的程序一般。

    在他走进人圈的一瞬间,我分明看到曹阳后腰那里寒光一闪,似乎别了一把刀子。

    曹阳坑了我,当时我不想把他想的太坏。毕竟,我们曾经朋友一场,而他下午看到我的时候也明显带着愧色。

    一夜夫妻百日恩。曹阳带着刀子走进去,如果他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去救那个女人,那么我就拼着暴露帮他一把,反正和宋玉的脸是迟早要撕破的,拉回这个兄弟,也许还能知道更多东西。

    三层人圈,被曹阳一层层拨开,最后,他一把拎住趴在廖洁身上那村民的头发把他拽了起来,踹到了一边。

    我的拳头捏紧了。曹阳,好样的!

    在看到他一脚踹倒了那个上来阻止他的记者时,我已经做好了跳下树的准备。只要他把廖洁救起来,我就带着他们出村,坐赵军的车离开这鬼地方。

    被踹开的记者爬起来,再次向曹阳走了过去,曹阳“蹭”的一声从后腰那里拔出了那把明晃晃的刀子。

    “捅他,捅死这玩意儿!”我不知道那记者现在是什么东西,反正肯定不是正常人。这种害人的玩意儿,捅死一个少一个。

    然而下一刻,我彻底愣住了。曹阳的刀子并没有插进记者的身体,而是向下一挥狠狠扎进了女人的心口。在夜色中显得发黑的血液顿时从伤口喷出来,溅满了女人雪白的肌肤。

    而曹阳却似乎觉得还不够,握紧刀柄狠狠划拉了几下,又刺了两下。

    我他妈真是个蠢货,狗怎么能改得了吃屎呢?

    以那些村民呆滞的表现,我如果早点冲上去或许能救下那个女人,可我却期望着曹阳能良心发现,重新成为我的兄弟。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被在胸口插那么多刀,那女人死定了。

    然而更让我惊掉下巴的事情还在后面,曹阳趴下去似乎把头伸到了尸体上不知道在做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在做什么好事。而他肩膀上的那个古怪小孩儿却在此时高兴的拍手大笑,仿佛面前血腥的一幕比动画片还要来的有趣。

    片刻之后,曹阳转身跪在地上呕吐了起来,而那个一直在他肩膀上的小孩儿则跳到了廖洁的尸体上蹦蹦跳跳的玩了起来。我注意到廖洁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她那失去生命的的眸子里依旧留着最后一分绝望与恐惧。

    畜生,这就是一群畜生!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甚至连宋玉的行踪都不打算继续探查了。管她现在在哪儿,管她做了什么,与做出这种禽兽行径的家伙为伍,她自己又能清白到哪里去!

    我悄悄拿出手机,对着望远镜里拍了一小段村民们围着尸体的视频,然后沿着树干滑了下去,蹑手蹑脚的把望远镜放回到房车的工具箱,然后返身离开了村子。

    “冲子,咋样,抓住了没有,勾搭你媳妇的到底是啥人?就这么一个破村子,那兔崽子那玩意儿是有驴那么大还是咋的?我看你媳妇那车可不是一般人开得起的啊。”一回到车上,赵军就兴冲冲的朝我问了起来。

    “别提了,赶紧开车,路上我再跟你说。”我招呼他往回开,等上了一条直路之后,我才打开手机把刚刚拍下来的一小段视频放给了他看。

    赵军看的连声惊呼,虽然是红外视角,但是廖洁的尸体和胸部的伤口都拍的很清楚,尤其跪在旁边呕吐的曹阳那满嘴都是血的样子,更是清晰无比。

    这也就是我有些先见之明,到了直路上才给他看,这要是在弯路上,赵军铁定能把车开树上去。

    事情的严重程度不用我说了,尤其是我告诉赵军廖洁是什么人之后,赵军直接问我要不要把车开到警察局去。

    我思索了一下,要过赵军的手机把视频传到了他的手机上。

    他们这些彷如邪教的东西,报警未必有用,只能说试试。不过这个警肯定不能我去报,眼下的情况我还得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这事儿只能托付赵军去做。

    我让他用匿名的方式,把视频装到U盘里送到公安局,再附上女死者的身份,公安肯定会去调查这事儿。

    我自己则以最快的速度把家里做了一番收拾,抹掉了一切我曾经起过床的痕迹,躺回那间依旧弥漫着怪异味道的卧室,假装睡觉。

    要说陈玄重这老家伙的符是真管用。我这时候躺在床上心里和翻江倒海一样恨不得倒头就睡着,转眼到白天好去找他们师徒俩请教一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事儿,这倒好,怎么睡都睡不着了,要不是实在太恶心,我都恨不得自己从床头柜里翻点宋玉用的那东西出来给我点一盆了。

    陈玄重真心不该去卖什么纸扎活儿,他直接跑到学校门口把他的符纸卖给那些成天想睡的“特困生”就能赚大钱。

    不过话说回来了,昨天晚上我是因为什么醒过来的?难道是抠脚陈的脚实在太臭了,连宋玉的迷魂药都压不住那味儿么?

    在床上辗转反侧折腾了足足一个多小时,耳中听到一阵发动机轰鸣声缓缓的驶进了别墅。宋玉终于回来了。

    没过几分钟,房门就打开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依旧穿着那身黑色连衣裙的宋玉走进屋子的时候似乎带进来一阵阴风,让我后脊梁发寒。

    没猜错的话宋玉当时应该就在那小院里吧。曹阳持刀杀人明显不是出于自愿,说不定,就是宋玉逼他做的。

    “别装了,我都知道了。”宋玉进门后并没有朝床这边走,而是站在门口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滴个心呐,瞬间就蹿到嗓子眼了。这一晚上我明明没有跟宋玉打过照面啊,她怎么会知道我跟踪她了呢?难道是曹阳肩膀上那个小娃娃告诉她的?那小东西明显不是人啊。不过它不是没怎么注意我这边么?

    我心里不停地翻腾着,却是躺在床上没动。既然装睡索性就装到底。反正你没亲眼看到,我就死不承认。

    “唉——”宋玉突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叹息,然后绕到我的旁边,从地上拿起那个铁壳子看了两眼,放到了床头柜上,然后伸出一只素手,在我的面颊上轻抚了两下。“秦冲,有时候我真希望你听到这话以后突然从床上跳起来打我一顿,那样,也许我心里会好受一些。可惜,直到今天,你都没有。”

    微凉的唇,贴在被她抚摸过的面颊上,让我的心海再次荡起了波澜。

    看样子,宋玉并不是第一次说这种话,而是每次夜归之后,都会说上这么一句。在心底里,她希望我能发现她的秘密吗?还是说做这些事情其实她心里也有负罪感,想要得到解脱?

    一阵悉悉索索的脱衣声之后,宋玉上了床,她从背后搂住了我的身子,渐渐的沉入了梦乡。

    这个女人,我到底该如何面对?

    每当我下定决心要和万恶的她划清界限的时候,她都会用一些不经意的小动作搅乱我的心。

    希望我跳起来打她一顿,多么古怪的愿望。其中,又包含了多少的无奈。

    不知道是不是睡的迷糊了,宋玉的一条大腿跨在了我的身上,私密部位在我身上来回蹭着,就好像一个压抑了许久的老宅男。

    一阵好笑之后,我猛地响起了一个细节。宋玉说她这段时间不和我做那事儿是因为来红了,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在卫生间的垃圾桶里看到过用过的卫生巾,也没感觉到她这些天和往常有什么不同。

    或许,所谓的来红了,根本就是一个不和我干那事儿的借口。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要么是宋玉心中愧疚,不忍心吸干我的阳气,置我于死地。要么就是他们这帮家伙还有其他的阴谋没完成,所以短时间内还不能让我死。

    说实话,我更愿意相信是第一种情况。一夜夫妻百日恩。如果把我和宋玉放到今晚曹阳和廖洁的那个位置,我想,我真的下不去那个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