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一劳永逸的方法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5本章字数:3081字

    “你是说,你昨天夜里不但没能杀了那两个人,还被他们给打伤了?”王大师的声音很是严厉,此外也带着一点疑虑。

    “王大师,这个真的不怪我,本来,本来我的事情都成功一半了,把那个开车的按倒给他下了药就等着抽干他阳气呢,谁知道那男人竟然有怪病,该喷阳气的时候喷的居然是尿,你看我这一身都是尿臊味儿,我都没脸见人了。”廖洁很委屈,说的话,却全都是实话。

    我心里不由得打了个突突,之前陈玄重不是都跟他谈好了么,让她帮忙也是为她自己报仇,现在这娘们儿说话这么实诚,会不会是想反水啊。

    “另一个呢?”王大师的声音更加的阴沉。

    “另一个就更别提了,我给了那个司机一点时间让他给同伴打电话,结果来的是个小个子,特别精悍的那种,一开始我附在纸人身上想掐死他,结果他从嘴里喷出来一口血,硬把我从纸人身上给打出去了。我回到肉身上,肉身已经被尿的不像样子了,当时只能逃走了。要不是路上刚好有人祭拜先人,我蹭了一口香火,都不一定能回来。”

    廖洁越说越委屈,都带上了几分哭腔。我心里却是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廖洁说用血喷她的是一个小个子,这并不符合我的身体特征。后面那个蹭香的说法恐怕也是为了掩饰陈玄重救她时候用过的贡香的味道。看来这女人是真的打算跟我们合作弄倒这帮丧尽天良的家伙了。

    “这次就先这样吧,下一次我会找几个化生子帮你,虽然你办事不利,但是我知道你在经商方面还是很有才能的,真让你烂了对我们也没有好处。不过以后要记住,最好不要再把任务做失败,否则等待你的惩罚会让你终生难忘。”

    两个人说着话,声音离我们越来越远,应该是到了手术台那边。

    我乍着胆子把瓦缸上面的盖子掀起来一条缝。

    瓦缸里的那股酸腐味道简直让人难以忍受,尤其是知道了这全都是尸油以后。再不透口气,恐怕我没被王大师他们害死,就先被熏死了。

    透过缝隙朝手术台看去,只见除了廖洁和身穿道袍的王大师外,还有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半大老头站在手术台边,他的手边有一个小箱子,里面放着的是一些针剂,旁边那些医学仪器也都被打开了,各色灯光不停的闪烁着。

    这场面看起开实在是有些诡异。

    在我的印象中,这些用妖术害人的家伙都应该是神神叨叨的,身上穿着怪异的服饰,手上拿着各种各样的法器,跳大神一样的蹦蹦哒哒,可是旁边那个白大褂到底是什么鬼!弗兰肯斯坦博士么?

    “王大师,这些仪器是干什么的?怎么还要用到这些?”廖洁很上道的替我把问题问了出来。

    “哼,这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科学研究。不然你以为,那些化生子为什么不叫僵尸、活尸,而叫这个名字?他们的存在是科学和玄学的完美结合,只要能攻破最后一道壁垒,我们将成为上帝。到时候只要是我们不想让他死的人,那除非是遭遇了极其严重的意外,否则那个人就可以一直活下去。”

    白大褂男人的声音仿若夜枭啼叫,十分的难听,语气更是张狂到了极点,倒是真有些疯狂科学家的感觉。

    “一直活下去?”

    “对,不是像你和之前那些化生子一样的半死不活,还怕什么阳光之类的,而是完完全全的重生!这就是我们这计划的终极目标,你们参与进来的每一个人,都该为自己的牺牲与奉献感到自豪!你们是科学史上的先驱!”

    一路走过去都没有出声,我本以为这个白大褂是个不苟言笑的家伙,却没想到他才是那个真正的话痨。不过这也好,他不话痨,我们去哪儿听这些线索啊。

    说起来,科学和玄学相结合,让人彻底重生,这货还真的跟佛兰肯斯坦博士有相同属性啊。

    “好了,别说那么多了,你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王大师显然经常听白大褂这种论调,都听烦了。

    “让一个科学家保持沉默,你这是扼杀天才的行为,会遭报应的。”白大褂有点泄气,不过没有再话痨下去了,他让廖洁躺到手术台上先用针管从廖洁的身体里抽取了一些死血出来,然后取出一只试管,把廖洁已经发黑粘稠的血液注入到试管中。

    然后,他把一根注射器里的药液也注入试管里,轻轻的摇晃了起来。虽然离得很远,我还是惊诧的看清了那根试管里的黑血在迅速变红,只是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就从粘稠的死血变成了比正常鲜血还要红润鲜亮的样子。

    在这段时间中,王大师手中捏着指诀不停的变换着,嘴里也在不停地念着咒语,剑指一下下点在廖洁的身上,每点一下,廖洁的身体就会抽搐一下。等他从头到脚都点完了,白大褂把试管里的液体吸回注射器中,对着廖洁的心脏部位狠狠的插了下去。“噗呲”一声,针管入肉。

    随着液体的注入,廖洁的身体发生了痉挛。就好像丧失电影中一些人丧尸化时的样子,晃得床都要散了。这时候白大褂把一些仪器上的探针、贴片弄到了廖洁的身上,大量的数据在仪器上不停的闪烁着,时不时的还能看到有电火花从廖洁插着探针的地方冒起,空气中出现了淡淡的皮肉焦糊味儿。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一刻钟,随着廖洁的身体最后一次高高弓起,又重重的落回手术台上,女人的嘴里吐出了一口淡淡的白色烟气。然后,她就从手术台上坐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化生子的改造仪式,这就算完成了吗?

    我有些不懂,现在的廖洁看起来和刚刚没什么区别啊。

    “哟,我的小白鼠173号,现在你感觉怎么样啊?”白大褂很是轻佻的吹了个口哨,好像一个街边的二流子。

    “感觉,很奇妙。”廖洁不停地张合着自己的手,体会着身体上的变化,“之前附在肉身上的时候,感觉就像在操纵一台机器,虽然也很听话,可总是觉得沉重,现在这感觉正好,和以前没什么不同,而且,我觉得我的力气还变大了。”

    “那就好,不过你要记住。”王大师伸手在女人那恢复了弹性的脸蛋上捏了一下,“你现在的身体,每天都必须喝我调制的尸油才能保持你的状态,而且你还得去狩猎阳气,如果一周之内,你一口阳气都没有狩猎到的话,你的身体还是会慢慢变凉,肢体僵硬,最后就算你的意识还在,身子也会动弹不得。除非……”

    “除非什么?王大师,有什么一劳永逸的办法么?您告诉我,我的财产虽然多半转给曹阳了,但是我的人脉还在,我能为您赚更多的钱。”廖洁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她不是个很随便的女人,让她到处去和男人做那事儿吸取阳气,她可不怎么愿意。

    “一劳永逸?呵呵,也不是没有办法。”王大师冷笑了两声,“想要一劳永逸,除非你能找到一个天阳命的男人,把他的四十九口阳气全都吸光。这样不光你能一劳永逸,我也多了一个炼制尸王的绝佳材料,只可惜,东江这么点地方,找到一个天阳命已经是极限了。而且,也轮不到你这条老母狗来享用。”

    一劳永逸的天阳命?我猛地想起,之前小米说过我命格奇特,对他们有用,所以才被拉入了这个局中,难道说我就是那个倒霉的天阳命,而宋玉则是有资格享用我的那个?

    关于宋玉来事儿的事情,我在离开前向陈玄重讨教过。老头子告诉我,化生子在本质上已经是死人了,根本就没有繁殖能力,自然也不可能来事儿。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宋玉不忍心把我吸干?

    “好啦,穿上你的衣服,我们上去,警察那边的事情还等你回去正式销案,今天这波食药监的人来检查的也有点蹊跷,出去注意管好自己的嘴,不要露出马脚。”王大师把一套衣服扔给了廖洁,然后从旁边拎起一个保温壶也扔给了她,里面装的,多半就是尸油了。

    在廖洁穿衣服的时候,王大师这个老混蛋居然从道袍的衣兜里掏出一根干枯发白的断指在手上把玩了起来。我看的一阵恶心,更恶心的是那根手指似乎在不停的弯曲、伸直,好像还没死透一样。真不知道这老王八蛋都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咔嚓”一声门锁合上的响声,王大师一行人走出了这间屋子,我在第一时间把盖子掀了起来,跳出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小米则顾不上身上的肮脏快步走到门口,透过玻璃窗往外窥视。

    三个人走到楼梯口那边,白大褂突然说里面的灯还没关,准备进来关了,却被王大师摆手制止了。他的眼神四下里扫了一下,嘴角边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

    “灯就留给那些小老鼠吧,看不到的话,死前的恐惧感就没那么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