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混入酒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6本章字数:3020字

    天鸿大厦的慈善酒会。

    这玩意儿还真有点头疼。

    能去参加慈善酒会的,那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很难往进混吧。当然,以我宋耀人女婿的身份,和宋玉一起去参加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宋玉那边的态度终究没有明确。就算她明确了,我也不能带着她去坏曹阳的好事,否则不就是给宋玉找麻烦么?

    算了,吕小米神通广大,连食药监的头头都能调动,就把这个锅丢给她好了。

    从小在山村里摸爬滚打,我的体质比那些生长在城市中的少爷小姐们好得多,一个星期的时间,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可以出院了。

    宋玉来探望我的时候越来越沉默,经常一晚上都不说一句话。她也没提让我出院回家的事儿,似乎就打算暂时把我扔在医院了。

    我倒是没有因为这个去责怪宋玉。相对于那个车库里藏着个化生子的家,医院这地方好像更安全一些。或许宋玉的本意就是为了保护我吧。周三早上吕小米早早的就把我叫了出去,让我到附近一家宾馆和她汇合。

    宾馆的房间里,除了吕小米本人外,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戴大白口罩的女人。乖乖,难道这小妞儿约我开房怕不尽兴要来个双飞?

    当然,这话我也就敢在心里想想,要是说出来,估计我不太可能活着走出这个门。

    “小米,想好办法了么?咱们怎么混进去?”我没问那女的是谁,小米身上显然也是有秘密的,她愿意告诉我的时候自然会说。

    “你先去洗个澡。”小米指了指旁边的浴室,然后就和那白大褂女人凑到一起嘀咕什么去了。

    我有点汗,这一进来就让我洗澡去,难不成她真的想……咳咳,算了,我现在对那事儿兴趣不大。别说哥无能,你让一个漂亮到不行的老婆连续一个月榨到腿发软,看到女人还能想那事儿,我就服你。

    让洗就洗吧,在医院洗澡终究是很不方便,不如宾馆来的痛快。我进去好好的洗了一澡,然后按照小米的吩咐换上了放在浴巾架子上的新衣服。这身衣服感觉挺不错的,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门边的挂钩上上还挂着一件黑色的西装上衣,应该也是给我准备的。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两个女人坐在床边窃窃私语,小米的脸蛋还有些泛红,而桌上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则正处于关机过程中。这两个女人刚刚到底干啥了?

    “小伙子,身材不错啊。”白大褂女人看我出来,眼带笑意的过来拍了下我的肩膀,然后又上下打量了我几眼,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头冒了出来。我扭头拉开浴室门上下查看了一番,最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针孔摄像头。

    我感觉自己的面部肌肉直抽抽,搞什么鬼,哥这算是被两个女人给偷窥了么?“你们,你们……”我不知道该咋整了,难道去法院告她们非礼?

    “好啦,一个大男人,你扭捏什么。姚姐看你的身子是有原因的。”小米红着脸,说话的时候没有看我,显然是有点发虚。

    “原因?啥原因啊?”我懵了。

    “坐下,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姚姐拉着我的手把握拽到一张椅子边按下,其间还对我抛了个媚眼,从上半张脸来看她长得应该不差,可是我偏偏就觉得身上不停地冒鸡皮疙瘩。她的手感觉都要比一般的人来的凉一些。嗯,比宋玉的都凉。

    她把我按下之后,就打开一个内容超级齐全的化妆盒在我脸上折腾了起来。

    “臭傻蛋,你别乱动啊,姚姐可是东江首屈一指的易容师,刚才观察你身上的肌肉群就是为了画出一个更符合你身体状况的妆来。”小米在一边欣赏着姚姐的工作,身边给我解释了一下。

    “易容师?”我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旋即就被姚姐在肩膀上掐了一把。

    “怎么,对姚姐的工作感到奇怪?你别动。其实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善终,很多人在死的时候面部遭到了破坏,我的工作就是帮他们还原生前的相貌,那些脑袋烂了一半的也得还原,不是易容是什么?”

    怪不得我后脊梁发凉啊。这姚姐竟然是给死人化妆的。那现在这些化妆工具会不会也是碰过死人的?一瞬间,我很有一种夺门而逃的冲动。

    化妆结束之后,我对着镜子照了照,那种惊讶真的难以用语言形容。虽然脸上还保留着一些我的特征,但是就算宋玉站在我面前估计都认不出我来。我穿上吕小米给我准备的衣服站在穿衣镜前看了看,这活脱脱就是一个——额,服务生。

    好吧,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姚姐也给小米化了个妆,把她原本很出色的容貌弄得比较平庸。在出门之前,我们俩对望了足足半个小时,不然到时候找不到对方就尴尬了。

    吕小米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搞定了酒会方面的负责人,我们两个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天鸿大厦十六层的慈善酒会会场。

    背靠大树好乘凉,说起来我也算是上流社会人士了,可是像这种大型酒会还真的从来没来过。作为宋家女婿,我之前经常出没的地方就是床上、床上还有床上。甚至连知道宋玉结婚了的人都没有几个。

    酒会是西式的那种,自助模式,中间是舞池,旁边有休息区和摆放餐点的餐桌,另外,还有一个小舞台和大屏幕。趁着酒会还没有开始,我和吕小米先把场地熟悉了一下然后,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了宾客名单。

    名单上的都是一些我没听说过的名字,毕竟那些大公司的老板并非都像马云一样出名,倒是特约嘉宾那里让我很是在意。

    今天的特约嘉宾,名叫刘清瑶,是一位在选秀节目中意外蹿红的女歌手,并且很快把自己的业务拓展到了影视歌三界,可谓是红得发紫。我和小米几乎是同时点了点头,曹阳要找的目标多半就是她。

    像真的服务生那样忙碌了几个小时,酒会的宾客终于到场了。那一个个看穿着就知道非富即贵,不过我发现一个很有一起的事情。

    一般来说出席这种慈善酒会,男宾客们身边都会有女伴陪同,这些都是商界的大佬,就算没结婚,秘书总是有的吧,可是今天有一半以上的男宾客都是单身前来,这就不得不引人遐思了。在宾客之中,我看到了曹阳。此时的曹阳身上的阴森气场比以前更重了,整个人看起来都是邪邪的。

    在过去的一星期里,廖洁重新回到了公众的视线之中,非常高调的宣布把盛天集团的一切交给曹阳来掌控。于是乎在如今的东江,曹阳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那些大佬们虽然背地里一副不齿的样子,但是和他面对面的时候都会主动打个招呼。

    姚姐的易容术真是没的说,曹阳从我身边走过好几次都没有发现我,反而是跟他并不熟的小米被他多看了几眼。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参加今晚的慈善晚宴。”一名主持人走到小舞台上开始了毫无营养的开场白,台下这些大佬们很给面子的做出一副“我在听”的模样,其实一个个都心不在焉。

    “现在,有请本场慈善酒会的特约嘉宾,拍品的提供者刘清瑶小姐!”开场白之后,主持人很痛快的就把刘清瑶请了出来。刘清瑶单从外表上看是个很妩媚的女人,虽然相貌及不上宋玉和小米,但是她的媚态和明星光环显然给她加了不少分,那些大佬们看向她的目光中充满了贪婪。

    上台之后,刘清瑶大抛着媚眼,顺便介绍着她带来的一些拍品。有点耐人寻味啊,她的这些拍品中,只有少数的几件是她收藏的所谓古董,就连我这个外行都能看出来多半是赝品。

    另外一些则是她得过的一些奖杯、乃至拍某个戏时穿过的戏服。

    明明就是一些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沾上了所谓“明星”的光彩,一下子就野鸡变凤凰了,这也真是醉了。

    而刘清瑶的最后一件拍品却很是耐人寻味。她要拍卖的竟然是自己身上正穿着的一套内衣裤。

    不少男人们脸上都挂上了感兴趣的笑容,而女人们则是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说着一些“卖骚”“不要脸”之类的小话。

    这一路轮的争夺,可谓激烈。一开场,刘清瑶就自己喊出了一百万的底价。那些本就目的不纯的男人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往上加价,很快就从一百万加到了三百万。而在这个过程中曹阳却并没有出手。难道说,曹阳的目标并不是刘清瑶?

    “三百六十万,还没有加价?三百六十万一次!三百六十万两次!”台上的主持人用满是煽动性的声音喊着,手里的小锤据在空中不停的摇晃。

    就在主持人即将落锤的时候,曹阳猛地举起了手,“我出五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