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清朝女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6本章字数:3023字

    虽然我不是什么修道之人,但是常识还是有的。天狗食月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大凶之象,阴气极重,很多妖魔鬼怪都会在这个时候出没作乱。

    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那些鬼火的跃动平率也越来越快。

    强压着心中的惶恐,我把手机打开手电模式插在一边照明,从包里取出一个铁锹头插在我的拐上,快速的在歪脖柳树下挖了起来。

    这时候我绝对应该扭头就跑的,可是这是大老板直接吩咐下来的任务,如果我把它做好了,说不定就能见到那位在幕后操纵这一切的大老板。

    “小家伙儿,你要保护着我啊,等我回去了,我给你买糖,买肯德基,买可乐,你喜欢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你可千万要护着我啊。”我一边挖,一边低声念叨着给自己壮胆。

    当初陈玄重给我弄来这个小鬼的时候主要就是为了演戏,他连小鬼有汉森么作用都没告诉过我。现在我这也算是临时抱佛脚吧。不过看之前小鬼的表现,它应该是会保护我的。

    “咚”的一声,铁锹戳到了什么硬梆梆的东西,打去上面的浮土一看,下面果然有棺材。

    看来,大老板说的那个坟包是被岁月给磨平了。

    我回头看了下四周的鬼火,还好,它们只是飘着,并没有像那个吊死鬼一样来害我。吊死鬼吃了那一符可能也是知道了厉害,没有再出现。

    我用最快的速度把棺材上的土整个挖去,可是不知道为啥,月食竟然还没有结束。这都十多分钟了,时间有点长啊。

    不管了。早弄完早走。用铁锹头插进棺材盖下面一撬,不知道是这棺材年月已经很久了,木料腐朽还是别的原因,被我这么轻轻一撬,棺材钉直接都被撬了出来,毫不费力的就打开了棺盖。

    棺材里葬着的是一具女尸,看那些还没烂完的衣服碎片,应该是清朝时期的女人。这具尸体并没有化成白骨,浑身上下皮肉干枯,面颊凹陷,牙齿暴突,和肉联厂下面那些提炼过尸油的油渣倒是有几分相像。

    不过,大老板说的那块儿黑玉在什么地方啊?我拿起手机在棺材里来回照了照,这死者生前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棺材里面随葬的只有几个瓶瓶罐罐。

    我用铁锹头扒了一下那些瓶罐,里面只有些干枯的黑色粉末,也不知道是什么。四下里找了半天都没发现,最后,我把目光落到了死尸交叠在腹部的双手上。

    死尸的嘴巴是张着的,嘴里没有东西的话,那么最有可能有的就是手里和后门了。

    用铁锹轻轻拨拉了一下死尸的双手,发现她的双手干枯僵硬,根本就拨拉不开,我抬起铁锹打算直接把尸体的手腕戳断,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这么做。

    如果是以前没见过鬼的时候,尸体就是尸体,一副臭皮囊,怎么折腾都无所谓,现在鬼也见过了,活尸也见过了,对尸体多少有了些敬畏之心。

    我把铁锹仍在一边,双腿分开,跨在坟坑两边,身子俯下去,一只手按在尸体的身上保持平衡,另一只手去掰尸体的手。

    尸体虽然干枯,却并非一点韧性都没有,努力了几分钟之后,交叠在小腹上的手还是被我掰开了,下面果然捂着一块黑色的玉石。触手之处一片阴冷,显然,也是块吸收了不知道多少阴气的料子。

    可惜,我高兴的还是太早了。女尸的衣服年深日久早就风化了,在我拿到玉的一瞬间,手心按着的那片布片从衣服上脱离,带着我的手滑向了身侧。整个身子立刻失去了平衡,摔进了棺材里,口鼻更是鬼使神差的和棺材里的老腊肉对在了一起。

    那一瞬间,我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上,最近凡是和尸体沾边的,就没好事。好在,这位清朝大姐好像并没有咬我的意思。咳咳,姐啊,我真的不是故意轻薄你的,你要相信我,任何一个脑子没坑的正常男人都不会去故意亲你的。

    带着两节石膏,小心翼翼的从棺材里爬出来,我总算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任务难度也太他娘的大了吧。坐在坟坑边的一块石头上,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不停地用袖子擦着嘴,回去得问问陈老头,怎么才能去去身上的晦气。

    “喏”,衣袖上的尘土不可避免的被我擦进了嘴里,又是一阵呸呸呸的吐,这时候身前有人唤了一声,递给我一张纸巾,我道了声谢,接过来以后擦了两下才觉得不对劲,警惕的扭身看去,却看到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吕小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边。

    “呼——小米啊,你吓死我了。”拍着胸口长出了一口气,这大半夜的,过来了不能先打个招呼啊?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哎呦,臭傻蛋,平时你胆子不是挺大的么,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胆小鬼了?嘿嘿,连化生子都敢睡,还睡的不亦乐乎,挖个坟对你来说能算什么?”小米双手抱胸,一副看戏的模样。

    “废话,这事儿正常人遇到了都会怕好不。”我毫不客气的对她比了个中指。吕小米是个很漂亮的姑娘,但是在潜意识中,我却把她当成了哥们儿。

    “对啊,正常人都会怕,但是你不是正——”小米说到一半突然张大了嘴巴死死地盯着我的身后。一只手缓缓的抬起,举了起来。

    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够了啊,还想吓唬我?”就在我说完话准备把手上的纸巾丢掉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后面搭上了我的肩膀。

    那手上的寒意让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微微侧头,只见那具清朝女尸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棺材里站了起来,双臂平伸,其中一只长着寸许长指甲的手已经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当即吓得双腿屈起整个身子向前一个翻滚。还没等我爬起来呢,那女尸已经双腿微微一屈,从棺材里跳了出来。

    额滴个娘啊,都说尸体受了人气就会起尸,没想到我还就这么亲身体验了一回全过程啊!

    女尸的身体干枯僵硬,关节已经被枯肉包住,几乎不能弯曲,动作彷如僵尸,一蹦二尺多高,两只干枯的寸许金莲朝着我的胸口就踩了下来。我急忙朝旁边一个翻身,躲过了这一踩,然后连滚带爬的朝着坟圈子那边跑去。

    跑了几步我才发现小米没有跟上来,扭头一看,却见小米还站在坟坑边上,那清朝女尸的两只枯爪已经死死的掐住了小米的脖子。

    “你妹的!到底你是道士还是我是道士!就不懂得跑么!”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声,从地上抄起一块鹅卵石,就跑了回去,到了近前,跳起来一石头就砸在了女尸的脑袋上。

    女尸额头上干枯的皮肉直接被我砸出了几条干裂的痕迹。

    尸体是不会因为这点攻击受伤的,两条手臂用力一甩,扫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的身子顿时被这股巨力给扫飞出去五六米远,掉在地上时打着石膏的左臂正撞在一块石头上,发出了“咔嚓”一声,石膏应声开裂。

    这他娘的应该算走运吧,要是没石膏,裂的就是老子的胳膊了。

    捂着肩膀从地上爬起来,准备继续逃跑,然而我却看到那女尸站在原地并没有过来追我,我的手机正掉在它的脚下,灯光让我很清楚的看到女尸正在不停的抽着鼻子,我顿时醒悟了过来。

    这玩意儿的眼珠子都干的和冬天的酸枣似的了,肯定不是用眼睛来找人,而是靠着鼻子对人气的感知。我被扫出来的位置在它的下风口,所以,它现在好像找不到我了。

    等等!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小米哪儿去了!

    刚刚就是因为女尸掐着小米的脖子我才回来救她的,怎么我被打飞的功夫小米却没影了?

    这他娘的还真是麻烦了。我不可能丢下小米一个人跑掉的,可是那丫头偏偏不知去向了,我又不能喊。

    也许是我的呼吸过于急促,女尸抽了几下鼻子,一个小跳,把脸转向了我这面。

    我连忙闭住气不敢再大口呼吸。

    然而这并没能止住女尸的势头,它依旧缓缓的朝我这边跳了过来。

    五米、四米、三米,最终,女尸跳到了距离我不过两米远的地方,鼻子不停的嗅着,我则用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口鼻,胸腔越来越憋闷,脸上也越来越烫。这娘们儿再不走开,我就真憋不住了。我说小米姑娘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老子刚才救你,你哪怕帮我吸引一下它的注意力也好啊。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我能很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窒息带来的眩晕感让我非常难受。就在我憋不下去准备用舌尖血拼一把的时候,突然,一个绳圈猛地套在了我的头上,把我的身体朝上拽去。

    脖子的部分猛然收紧,我即便用双手死命的拉扯绳子,也没有半点作用!

    他娘的,遇到黄雀了!